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三零章 机会

第六百三零章 机会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兄也相信……这真是笑话儿。”季疏影苦笑。

    “我应了这事,倒不是因为信这个。”顿了顿,李信笑起来,“我妹妹说过一次,一个笑话儿,说三鼎甲,再加上我吧,四个人,这京城的小娘子,一半想嫁季探花,另一半的一半,想嫁吕状元,余下的,陈榜眼占七成,我占三成。要说谁心仪季兄,我可一点也不意外。”

    “令妹……”季疏影猛的一顿,才接着道:“真会说笑话儿。”

    “她放肆得很。”李信笑起来,“这桩亲事,也就是钱老夫人和墨相这里,有几分不妥,季兄好好想想,要是真觉得……要不你见一见明家姑娘,也看看宁七那厮的话是真是假,这个人,不能全信。”

    季疏影低着头,转着手里的空茶杯,茫然出神,心里仿佛思绪万千,却又空白一片,也理不出是什么感觉,说难过算不上,说惆怅也算不上,就是空空的,空的十分难受。

    “这不是大事,我不过想着咱们平时无话不说,随口说了句,你要是觉得不合适,就当我没说过。”李信见季疏影呆呆的跟平时大不一样,急忙改了口。

    “还是见一见吧。”季疏影突兀的答了句,李信一愣,随即点头,“那好,我来安排吧,偶遇一次而已,季兄放心。”

    别了季疏影,李信下午去延庆宫给五皇子上了一个半时辰的课,出来往翰林院打了个转儿,上马回家,骑在马上,才重新开始想宁远和季疏影这事。

    宁远今天来找他,他想着必定是因为昨天桐姐儿没见他,他找他,大约想说点什么,怎么也没想到,这事他一句没提,李信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宁远是怎么回事,是压根没把桐姐儿没见他这事放在心上,还是有别的什么打算?

    回到家,给张太太请了安出来,宁远往文二爷院子方向走了几步,又收回脚,往李桐的院子过去,先把季疏影和明家姑娘见面这事和妹妹商量好,再找二爷好好说说宁远这事。

    李桐听李信提到季疏影和明家姑娘,一个愣神,顺口问道:“是你自己想到的,还是别人和你提的?”

    “是宁七爷特意找我,希望我推一把,问一问季兄,我觉得确实是门好亲。”李信答了句,不等他再多说,李桐点头,“正好,后天大相国寺大慈悲法会,照往年的规矩,墨家女眷都是要去的,见了明家姑娘,我看看有没有机会,若她肯,就在班楼吧,我请明家姑娘和墨家姑娘过去吃素斋,做个偶遇的局。”

    李信忙点头,“这样最好!那就这么定了。”

    说完正事,李信拱手告辞,退了半步,回过身,“那天晚上……算了,没什么事了,你早点歇着,我看你脸色不怎么好。”

    李信一句晚上,李桐的心一下子提起来,听他说算了,心又放下,等李信出了门,才恍过神,大哥说晚上,不一定就是说她的事,她真疯魔了,这几天,她这心简直没有片刻的安静。

    …………

    中午,姜焕璋从晋王府回来,就让人吩咐曲大奶奶,他要出去几天,巡查京城周边的河道。

    今年冬天河道疏浚是他领了差使主理的,这两天一直不停的下雨,钦天监说夏汛要来了,工部照惯例,责成他在夏汛前,再巡查一遍自己修整和疏浚的河道。

    曲大奶奶听说姜焕璋要出门,少说四五天,多了十数天,急忙吩咐给姜焕璋收拾东西,亲自送姜焕璋在绥宁伯府门口上了工部那辆公务大车,看着车子转过巷子口不见了,脸上笑容绽放,机会来了。

    曲大奶奶一条裙子走的惊涛骇浪,没到谷兰院,就吩咐赶紧去把王嫂子叫来。

    王嫂子现在已经荣升绥宁伯府头一位的管事嬷嬷了,不过大厨房还被她紧紧抓在手里,这府里,上上下下,也就大厨房还有点儿油水,她可舍不得丢。

    王嫂子一路小跑进了谷兰院,曲大奶奶见她进来,抬抬手指头,屏退春妍等人,笑意融融,“爷少说也得四五天才能回来,正好,你赶紧去,把该叫的人过来,该准备的准备好,听着,要是错了半点,哼!”

    曲大奶奶一声冷哼,王嫂子心一抖,赶紧连声保证,急急忙忙出来,一口气跑到通往下人们住处的角门口,抚着门框,直觉得心里一阵接一阵发紧。

    这事,自从那天大奶奶吩咐下来,她就胆颤心惊夜夜做噩梦,这事儿,稍差一步,就得搭人命进去……看大奶奶那意思,就是要要了她的命的……

    后角门外人来人往,王嫂子不敢多站,推了把门框站直,拉了拉衣襟,绷着脸先往自己家走。

    这些天一直没动静,她还以为……是她盼着!盼着大奶奶就是说说,说过也就算过,每过一天,她这份感觉就厚一分,没想到,今天突然就发动了。

    王嫂子心乱如麻,脸越绷越紧,一头进了自己院子,反手关上门,头往后抵着门,喘不过来气一般深吸深吐了几口气。

    自己就是胆子小,能有什么事?不过就是再指个婚赏了人,省得自己挑挑拣拣,也不是坏事……

    王嫂子抬手打了自己一个巴掌,回手又打了一个,没出息的东西,这年头不都是这样?你不吃别人,别人就吃了你!再说这是大奶奶的吩咐,那是主子,主子吩咐了,她能怎么样?这事缺一百辈子德,也跟她半分不相干!

    她真是疯了!

    王嫂子深深吸了口气,屏了片刻,慢慢吐出来,咬着牙低低道:“这是主子的吩咐!我就是管照吩咐做事罢了!”

    王嫂子连说了四五遍,还真觉得心里安定了,站直,抬手抚了抚鬓角,又拉了拉衣襟,抖了几下手帕,咳了一声,拉开门,几步走到隔壁有财家,拍了拍门,“有财在吗?有事找。”

    “来了来了!”门里应声几乎立刻响起,一阵脚步声传来,门从里面拉开,有财的脸从门里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