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二五章 不见

第六百二五章 不见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法子……”明三娘子刚开了个头,又戛然而止,直憋的脸都红了。

    墨七瞪着她,等了一会儿,见她还是憋着一张红脸不说话,急了,“你倒是说啊!我就说,你们这种读书人就是一肚皮弯弯肠子,要是五娘子早就说明白了!”

    “我要是说了,你别笑话我。”明三娘子实在是太难为了,墨七这句话,她听到了,不过没心情往心里去。

    “我小时候还给我六妹妹换个尿介子呢,我都没笑话她!”墨七急了。

    “好!我说!”明三娘子呼的又站起来了,墨七急忙跟着站起来,眼巴巴看着她,想催又不敢催,不过不用他催,明三娘子噼里啪啦就说了:“你太婆认准了,可我阿娘,偷偷哭过好几回了,说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小姑姑说你的时候净打马糊眼儿了,我阿娘说墨家再好,可我所嫁非人,我这样的脾气,以后肯定是委委屈屈过一辈子。”

    “啊?”墨七有点傻,这是什么主意?

    “我阿娘这里有松动,要是先从我阿娘那里下手,咱们这桩亲事,说不定就做不成了。”明三娘子说完,长长透过口气,看着墨七,墨七木愣愣看着她,“从你阿娘那里下手?怎么下手?”

    明三娘子瞪着墨七,憋了半天,直憋的指着墨七的手指都抖了,才憋出句话来,“让季公子求亲,找我阿娘求亲!这回你听懂了吧?”

    “懂了懂了,你看你发什么脾气,早这么说不就得了,一句话的事,非得绕上几百个圈子,你们这些读书人……啧!”墨七啧了一声,“这容易!你等着,我这就去办!”

    “你回来!”眼看墨七转身就跑,明三娘子赶紧叫他回来,“你听着,我没看中季公子……有话直说,直说!你听着,不许说我看中了季公子!不许说是我让你让季公子求亲的,不许……”

    “行了行了,不就是不能让你没面子嘛,你跟六妹妹一个样儿,行了,放心吧。”墨七挥了挥手,转身就跑。

    明三娘子站在原地,好半天,慢慢吐出口气,慢慢转过身,慢慢往墨六娘子院子里过去。这会儿,她心里乱的厉害,也激动的厉害,更忐忑的厉害,她得找六姐儿好好说说这件事。

    …………

    太阳西落,眼看就要天黑了,宁远坐在离李家巷子口不远的车子里,透过车帘缝儿,看着外面渐渐灰暗的天色,和渐渐明亮的灯笼。

    天色完全黑暗下来,华灯一片,宁远从车里跳下来,沿着墙根,直奔李府后墙,到了后角门,左右看了看,捅开锁进去,沿着花间林下,直奔李桐的院子。

    进了月洞门,宁远停下,整了整衣袖,掸了几掸衣襟,两只脚来回换了几下,板起脸,一步踩出去,进了游廊。

    游廊下灯光通明,屋里人影晃动,宁远站在上房窗外,看着映在窗纱上的人影,今天是水莲和绿梅当值,这是个小丫头,他好象没见过,桐桐呢?没在?不会,她不在这几个丫头在上房干什么?

    宁远挪了两步,从这边窗户前,挪到另一边窗户前,再往里看,这张窗户几乎看不到什么,宁远往前靠了靠,伸手指按在窗纱上,想捅开却又缩了回去,往后退半步,又看了片刻,挠了挠头,清了清喉咙,重重咳了一声。

    片刻,上房帘子掀起,水莲掀帘子出来,板着脸走到宁远面前,“我们姑娘说了,请七爷回去,以后不要再来了。”

    “这是你们姑娘说的?”宁远啊了一声,不敢相信,“你们姑娘病了?有事?对帐呢?不舒服?”

    “都没有,我们姑娘好好儿的,也没对帐,我们姑娘说,七爷这样半夜三更穿墙入户,从来没有这样的理儿,请七爷回去,请七爷不要再来了。”

    水莲脸板的更紧了,说完,侧身站到旁边,做了个请走的姿势。

    “你跟你们姑娘说,我来找她有正事!大事,是墨七和……墨七的亲事,有大事,一定得跟她商量,你跟你们姑娘说一声,我哪趟来不是正事?你们姑娘……你再去问一声你们姑娘,快去啊!”宁远急了。

    “我们姑娘说,”绿梅掀帘子探出头,“她不知道七爷说的这些正事、大事,跟她有什么相干?请七爷赶紧走,不要再来了,不然,我们就叫人了。”

    “啊?”宁远直瞪着绿梅,“出什么事了?这是……”

    “水莲姐姐,姑娘说,让人请文二爷,还有太太、大爷过来。”绿梅又传了句话,宁远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好好好!我走,我现在就走,我真有正事……我走,回头再说。”

    宁远见事不妙,急忙往月洞门走,水莲紧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推开角门出去,紧跟着推开角门出来,那意思,是一直要盯着他出了李家。宁远没办法,只好一路往前,在水莲的监督下出了后角门,门在他身后哐一声关上,水莲的脚步远去,还没消失,又回来了,接着听到水莲的声音响起,“去跟陶嫂子说一声,姑娘的吩咐,把这个角门上的锁,用铜汁儿灌死。”

    宁远听的目瞪口呆,出什么事儿了?

    宁远辗转一夜也没睡着,第二天也没心思练功了,眼巴巴看着天亮,看着滴漏数着水滴熬到散了朝,换了衣服,一溜烟直奔翰林院,去找李信。

    李信正从书库抱了一大抱书出来,宁远急忙小跑冲去,伸手去接李信怀里的书,“这收沉,我替大哥抱。”

    李信一个愣神,书就被身手比他利落不知道多少的宁远抢过去,宁远抱着书,掂了掂,“这么重的书,大哥怎么能自己抱?这种粗活以后我来。”

    “宁七爷这句大哥,在下实在不敢当。”李信绷着脸,神情严肃。昨晚的事,他已经知道了,本着文二爷的吩咐,他至少得袖手。

    “大哥要是不敢当,那还有谁敢当?论学问、论见识,论品行,大哥都当得起。”宁远呵呵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