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十三章 杀猪菜和清蒸鱼

第六百十三章 杀猪菜和清蒸鱼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侧看着看着宁远,见他那幅眉飞色舞的样子,忍不住笑,“你们府上是杀不起猪么?还是这杀猪菜,一定要别人家的才好吃?”

    “今天的好吃!”宁远手一挥,“你看看,这庄子,这春光,这花,这树,这人,还有这草棚子,就缺一锅杀猪菜!”

    李桐顺着他的手看了一圈,笑出了声,“这庄子到处都是,这春光哪一年不是这样?这花能算好?这树有上百年了,倒是过得去,这人……我们庄子里的人是很能过得去,可也没比你们宁府下人强啊,这草棚子……也就这草棚子最配杀猪菜,一会儿我让人搬张我们庄户人家摆席的大红桌子过来,请宁七爷就坐在这草棚下面,好好吃一顿杀猪菜。”

    “句句说到我心里!”宁远冲李桐竖起大拇指,“一个人有什么意思?杀猪菜杀猪菜,头一条就是要热闹,得咱们俩一起吃才行。”

    “咱们俩就算热闹了?”李桐无语。

    “对啊!”宁远一脸认真,“有你有我,什么热闹就都有了,走,咱们去看看猪杀了没有,我觉得你这庄子里的人不一定会杀做杀猪菜的猪,我那几个小厮是行家,当然我是行家里的行家,走走,咱们过去瞧着,不能让他们做走了样。”

    李桐想想,也没别的事好看,他既然脸皮厚到说自己是行家里的行家,那就看看这行家是怎么个行家吧。

    走到村口,这一会儿的功夫,村口已经搭起棚子,大锅也支起来了,宁远带来的长随小厮正忙的井井有条,另一拨要么站着看热闹,要么跟着跑来跑去添乱的长随小厮,不用说,肯定是墨七带来的,庄头手拎着刀,正从挂起的半扇猪身上一块块割下肉,一边割一边指示:“这一块给老黄嫂子,她家就老两口,瘦肉多了吃不完,多分点网油。这一大块给沈六家,他家一群半大小子,就五花大肉,吃点油水就行了……”

    “你这庄头不错。”宁远和李桐看了一会儿,指着庄头夸奖道。

    “嗯,我阿娘选庄头,头一样,就是要公道厚道。”李桐转头吩咐清菊,“去吩咐一声,既然杀了,就多杀几头吧,正是农忙时候,让大家好好吃两顿肉。”

    清菊答应一声,几步跑过去跟庄头媳妇说了,正和一群媳妇子忙着洗菜的庄头媳妇拽围裙擦着手,急忙过去跟庄头说了,庄头一脸烦恼的唉了一声,放下刀,紧几步走到李桐面前,“大娘子,不能再杀了,这猪再有两个月就长成了,现在杀太可惜了。”

    “你放心,不白杀你的猪,这银子有人出,你好好算算,一头猪能卖多少银子?你照最大最好最贵的猪算,算好再翻个倍,去找那位墨七少爷支银子。”

    宁远替李桐答道,庄头眼珠往宁远那边瞬到一半又转回来,这位爷拿东西不当东西,他虽然不敢流露出来,可心里的忿忿可一点不少。

    “要是不杀咱们这些猪,就得另外去买,那就更不划算了,现在杀了,赶紧再捉几窝猪崽回来养,还不是一样?”李桐笑道,庄头想了想,笑起来,“大娘子说的也是,那我再让杀两头。”

    “最大的那头给我留着,不用你们杀。”宁远吩咐了庄头一句,扯着嗓子一声吼:“大英!”

    大英应声而到,宁远的吩咐干脆简洁:“杀猪,灌血肠,准备杀猪菜!”

    大英应声而去,庄头带人去赶猪,宁远示意李桐,“杀猪就别看了,血淋淋的不好看,我陪你到庄子逛逛,等他们收拾好,我再来亮一亮手艺。”

    李桐笑着点头,转身往庄子另一边走,他就不说,她也不会站在这儿看杀猪这事,总有些习惯延续下来了,比如她不喜欢看流血。

    “你家这个庄子真不错,打理得好,那边是什么?”宁远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夸。

    宁远手指指向的,是和绕过庄子的一条清澈的、不大不小的河连在一起的一个小池塘。

    “那是外婆的主意。”李桐看着小池塘,说来奇怪,已经久远的很多东西,现在越来越清晰,象外婆。“外婆大半辈子都在江南,她觉得鱼只能清蒸,除了清蒸,别的做法都是糟蹋鱼,吃虾最爱吃炝虾,最多白灼,小暑必定要吃黄鳝,必定要说一句:小暑的黄鳝赛人参。我很小的时候,外婆整天叨叨,说我可怜,可怜桐姐儿噢,吃不上南边的活鱼鲜虾,吃点这京城的土腥鱼土腥虾,就当好东西了。”

    李桐学着外婆念念叨叨的样子说话,宁远侧头看着她,只觉得在这庄子里,这一阵阳光下的李桐,和屋里烛下的她比起来,鲜灵灵活泼泼,漂亮极了。灯下美人这句话,就是胡说八道!

    “后来,外婆看到这条河,这河的源头在那边山上,山泉水涌出来,经过庄子,再往前汇进沙河,沙河再汇进汴河,外婆说这一条河都是山泉水,河里的鱼虾没有土腥味,虽说没有江南的鱼虾味道那么好,可也差不太多了,就花了七八年的时候,将沿河的田地陆陆续续都买了下来,又修了这个庄子,再让人挖了这个小池塘,两边下了网,水从小池塘这边流进去,再从小池塘那边流出去,水是活水,鱼虾却出不去,这条河和这个池塘,几乎每年都要清淤泥,这个池塘里出来的鱼虾,几乎没有土腥味。”

    李桐和宁远信步走到池塘边,李桐指着池塘和河相连的两座石头桥,“网子就在桥下面。”

    “外婆可真讲究。”宁远啧啧,“我往京城来的时候,吃过一回清蒸黄河鲤鱼,都说怎么怎么好,我吃着一般,全是刺,也没怎么好吃。”

    “黄河鲤鱼蒸之前,是要过油的,那不叫清蒸。”李桐示意宁远,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桥。“两浙说的清蒸,就是把鱼去鳞洗干净,鱼身下垫些葱姜,上锅滚水蒸,蒸个小半刻钟就好了,出锅淋上芡汁,外婆连芡汁都嫌厚腻,就用酱油为主调些味汁淋上就行了,鲜嫩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