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零六章 福寿双全

第六百零六章 福寿双全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转身就往回走,走了几步又一个急转身,大步留星出了月洞门,一直冲到角门前,伸手要推角门,突然又一个转身,几步冲回月洞门,站在月洞门下,深吸深吐了几口气,嘴里念念有词,“淡定淡定,泰山崩……急乱不作决定,先回去!”

    宁远这回再转身,冲出角门走了。

    …………

    周贵妃是个疼孩子的,大皇子和四皇子两个,从小的时候,一声哭出来,保姆乳母没跟上,那就是大罪,等到大了,要什么都是一声,稍慢一慢就不得了,随国公和周副枢密等人,都是侍候两位皇子侍候惯了的,知道脾气,一个从太子那里挨了踢出来,回府喝口水就开始张罗挑人的事,一个领了太子的吩咐出来,立刻就打发人去接阿萝。

    阿萝回到软香楼,还没来得及喘匀气,把看到的那场热闹跟多多好好说说,来接她的人就到楼下了。

    杜妈妈一口气跑上楼,脸色煞白,一把揪住阿萝,声音都变了,“你又跑哪儿去了?你又闯了什么祸了?你干什么去了?”

    “没干什么。”阿萝愕然看着急的失态了的杜妈妈,“妈妈这是怎么了?”

    “不得了了!”杜妈妈哭出了声,“到现在你还瞒着我!随国公府打发人来了,说奉了老祖宗的吩咐,来接你进府!傻阿萝啊,你活不成了!”

    “随国公府?老祖宗是接我进府,又不是一顿乱棍打死我?妈妈……”阿萝懞圈儿了。

    “你这个傻孩子!这接进府不过是个说法,你不进府,她想害了你得多难,可你要是进了府,傻萝啊,那大家里死个丫头小妾,连声响都没有!你想想,她接你进府干什么?这是想害了你了!”杜妈妈悲伤无力的看着阿萝。

    阿萝啊了一声,两只手举起来又放下,放下又举起,“让我想想!妈妈别说话,让我想想,多多也别说话。”

    “我没说话。”多多一边抖,一边嘀咕了一句。

    “妈妈,说不定是接我进宫,转个手,进宫!”阿萝手一挥,“就刚刚,六爷带着去见太子了,太子说晚上来看我,后来……就出来了,说不定是接我进宫,妈妈别净想坏事,大师给我批过命,说我福寿双全,福,寿,寿!双全!”

    阿萝一只手竖起一根指头,几乎贴到杜妈妈脸上。

    “你去见太子……”杜妈妈看着阿萝,重重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再叹一口气,“萝啊,七爷怎么吩咐你的?你看看你?你……”

    “妈妈,别说了,就算不是去送死,进宫,也跟死差不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就是自作自受,妈妈,要不去找找七爷?”阿萝抹一把眼泪,又升起希望。

    “人就在外头,立等着要带你走,怎么找七爷?就算七爷把你当皇后娘娘那样护着,他飞都来不及!既然这样。”杜妈妈一边拉着衣襟,一边飞快的转着心眼,“你等着,我去探探话。”

    “叫上来,咱们一起探话!”阿萝紧跟了一句,杜妈妈想了想,点头,“也好。”

    片刻,杜妈妈带着个衣饰奢华、带着股子昂然之气的婆子上来,婆子一上来,一脸的笑,眼里满是鄙夷,一边深曲膝见礼,一边上上下下打量着阿萝。

    杜妈妈紧盯着她,见她这样恭敬,暗暗松了一丝气,越恭敬越好。

    “是谁让你来的?”阿萝扫了眼杜妈妈,问道,她和杜妈妈配合多年,十分默契。

    “除了我们老祖宗,还能有谁?阿萝姑娘这一身就挺好,这就跟我走吧,什么都不用收拾,就是收拾了,以后也用不着。”婆子答了话,接着催道。

    “是到你们府上?”阿萝再瞄杜妈妈,再问。婆子笑着没答话,只催促,“阿萝姑娘,赶紧走吧,迟了可不好。”

    “我倒不是收拾衣服什么的,这几年我攒了不少金银细软,总得带上。”杜妈妈晃了晃手腕上的金镯子,阿萝就明白了。

    “那倒是……那姑娘赶紧收拾收拾。”婆子一脸干笑,那宫里,还真是有银子跟没银子完全两样。

    “多多,去收拾收拾。”阿萝吩咐了多多,再瞄着杜妈妈,见她摸了摸鼻尖,接着笑道:“我带上我的金银珠宝,多多肯定要跟我一起,还有杜妈妈,都是自小侍候我的,我到哪儿,她们都得跟到哪儿。”

    婆子回头看了眼陪着一脸笑的杜妈妈,再回头看看阿萝,心里有几分明了,接她进宫这事,大约她早就知道了,这银子要带,人手要带,心眼儿真不少,也是,心眼要是少了,能哄得太子把她这么个不清不白的娼妓接进宫!象她这样的人,最会侍候男人,那些大家闺秀跟她可没法比,说不定,她还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了第二个贵妃娘娘呢。

    婆子想到这儿,脸上眼里的神情就变了,连浑身上下那股子味儿,也从昂然飞快的滑到恭敬里,“那是应该带着,不然岂不是委屈了姑娘?”

    杜妈妈慢慢舒了口气,冲阿萝使了个眼色,走上前,熟练之极的塞了张银票子到婆子手里,“嬷嬷,您指点一句,这一趟接过去,是在贵府上周转几天,还是……我们也好准备准备。”

    “可不敢当。”婆子收了银票子,压低声音笑道:“上头吩咐,接了阿萝姑娘,前门进后门出,车都不下,就往宫里去了。”

    杜妈妈长长松了口气,转头扫了眼一脸得色的阿萝,和婆子陪笑道:“这样最好,不瞒嬷嬷,我们姑娘一直担心转来转去误了时辰,嬷嬷也知道,太子脾气急,说一句,那就是立刻要到的。”

    “可不是,太子爷就是这样雷厉风行,恭喜阿萝姑娘了,这往后,可就不得了了。”婆子这话,怎么听都透着股儿酸溜溜的味儿,一个下三流的娼妓,就这么飞上了高枝,过几年生了儿子……唉哟哟唉,这世上的事儿啊,可真是让人看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