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零四章 雾里看花

第六百零四章 雾里看花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事。”李桐一句不想多说,宁远又往前凑了凑,看着李桐眼里的抗拒,下意识的往回缩了缩,立刻笑道:“你不说我说,我有大事要跟你说。”

    宁远的后退让李桐心里一松,端起那碗汤,重新啜着,看着宁远,示意他说。

    “你怎么想起来让我问小季什么楚家娘子解家娘子的?”宁远先问了句,李桐三言两语将那天的事说了,“……我想着,也只能是小儿女动了心思,生了醋意,所以让你看看能不能探一探季公子的话,两情相悦才是真正的佳偶。”

    “啧啧!”宁远听的啧啧有声,“这些小妮子只会看皮囊。”

    “要是只看皮囊,应该个个都看中了你才对。”李桐接了句,宁远愉快的飞扬着眉毛,“你也觉得我长的好看?至少比小季好看是吧?”

    李桐露出丝笑容,宁远放松了些,往下滑了滑,坐的没那么正了。

    “我跟你说,那天话还没探,我先发现了一门好亲,明家三娘子,你知道吧?她跟小季,是不是天生一对?门户相当,人品相当,处处相当,简直是天作之合,不结成亲家简直天理不容!”

    宁远啪啪拍着椅子扶手,李桐一呆,“那墨家?钱老夫人?”

    “墨七巴不得呢,当时他也在,你说这个人吧,平时笨的让你看到猪都觉得遇到天才了,偏偏到这事上,他聪明了,求了我好几回了,说要是能牵成明家和季家这门亲事,把他解救出来,他请我一辈子戏酒。”

    “那你准备怎么牵这线?”李桐想着明三娘子,至于对她来说,和季疏影至少比和墨七好太多了,顿了顿,李桐又问了句,“季公子对明三娘子?”

    “小季那样的人,他不说不好,那就是好,咱们只牵线,愿不愿意在他,咱们又没牛不喝水强按头。”关于季疏影的态度,宁远含糊了一句,后半句却是真心话,他就是牵线,这根不成牵那根,那根不成再找一根,总有能成的。

    “上回咱们说汤家那位小娘子的事,得赶紧,墨家小七有了着落,明家那边,可就挑不出比季家更好的亲家了,不然,钱老夫人死捏着不放,这事无论如何也成不了,所以我才急着见你。”

    李桐嗯了一声,现在她比任何时候都希望事事都不一样,“明天来不及了,那就后天,我请汤五娘子到城外庄子里赏春,住上一晚。”

    “好!你就只管请汤家姑娘到城外庄子里,别的全归我安排!”宁远大包大揽,李桐瞟了他一眼没理他,别的也只能他安排了好吧!

    “大事说定!”宁远一幅总算安排好了的样子,手按着扶手将站起来还没起,好象想起什么,“还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那就别说了。”李桐也要站起来,宁远却一屁股又坐回去了,“最好跟你说说,我犹豫了这两天,是因为这是姜焕璋的事,不过,现在我又一想,正因为是姜焕璋的事,才不好瞒着你。”

    “什么事?”听宁远这么说,李桐神情微凛,也坐了回去。

    “一件怪事。”宁远严肃起脸,“就是昨天,小季跟我说了件怪事,说是前一阵子,晋王妃怀过一胎,刚诊出来没几天就滑胎了,这件事,姜焕璋在晋王妃知道自己怀上胎之前,就知道了,不光知道晋王妃怀胎,以及保不住要滑胎的事,他还说,晋王妃流产两个月后,会再次怀胎,这一胎,会顺顺利利生下晋王的长子。”

    李桐听到姜焕璋在晋王妃知道自己怀上胎之前就知道她怀上了胎时,脸色就有些微微泛白。

    “他为什么……”后面的话李桐咽了回去,他为什么要说这些?宁远却理解为他为什么知道这些。

    “前一阵子,长公主有意要将姜焕璋远调外任,姜焕璋不愿意离开京城,离开晋王府,为了求季天官保下他,和季天官说了这些话,小季说,他父亲以为姜焕璋能知道这些,是晋王天命所归,他却觉得姜焕璋知道这些,是妖孽所在,所以才跟我说了。”

    宁远声音很低,李桐凝神听的专注,怪不得,他居然要靠这些保住自己了,唉!李桐心里说不出的感慨。

    “还有件事,”宁远接着道:“在这事之前,姜焕璋曾经在大相国寺后面一间空院子前,跪了好些天,说是一定要见在院子里清修的老和尚。”

    李桐微怔,她不愿意多听姜焕璋以及姜家的事,从张太太到李信他们,更不愿意让她听到,这件事,她真不知道。

    “我觉得奇怪,就让人盯着他,后来,一天大雨后,半夜里睛了,睛的满天星辉,大相国寺,甚至整个京城,半点雨雾也没有,可那间院子门口,突然起了阵大雾,雾浓到什么也看不见,雾起的急散的也快,雾散之后,姜焕璋就站起来回去了,我觉得,他应该是见到了想见的人。”

    宁远说的很仔细,李桐木着张脸,她知道他想见的是谁了,十数年后,大相国寺是出了件哄动一时的大事,说是某代高僧,在大相国寺某一处闭关三十年之后,平安出关,当时,连皇上都亲自驾临大相国寺,看高僧出关。

    那位高僧,后来好象很喜欢姜焕璋,这让姜焕璋在皇上面前平添了许多份量。

    姜焕璋想见的,大约就是他了。

    “大雾那天,我就起了疑心,再加上小季说的这件事,姜焕璋这个人,只怕有奇遇。”宁远想着听到信儿就直奔京城的邵师,一颗心悬在半空忽上忽下,昨天他做梦梦到晋王登上大位,醒了之后,再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要真是那样,他该怎么办?真起兵杀个血流成河吗?

    李桐紧紧抿着嘴,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成一团。

    “你是不是觉得我想的太多了?”宁远没看到李桐攥成一团的手,他在她面前时,本来就极其放松,这会儿心情又是极其复杂忐忑的厉害,洞察力远不如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