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九二章 改命之人

第五百九二章 改命之人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陈安邦心情舒展了,李信暗暗松了口气,心却沉沉的提不起来,本朝厚待文人,立国以来,至少还没有处死一甲的先例,陈安邦这个榜眼,却要在两年后身首异处,两年后……听说皇上身体一直不大好……

    宁远的心思却在季疏影身上,他和季疏影十分不熟,可李桐的交待是一定要办好的,这不得不好好动动心思,宁远一边转着心眼,一边往季疏影身边凑过去,要找机会,得先搭上话。

    季疏影紧挨吕炎站着,吕炎正和李信低低说着话,“文先生就是文涛?”李信点头,吕炎扫了眼眉宇舒展、不知道说到什么,正哈哈大笑的陈安邦,声音压的更低,“听说文涛极其精通周易,六爻卜事,听说极少有错?”

    “先安了他的心,不然,也无事无补。”李信低低答了句。

    宁远虽然离的略远,可他耳力极好,听的清清楚楚,心思微转,伸头接话道:“这大雾的事,我也听说过一回。”

    季疏影、吕炎和李信一起转头看向他,宁远上身往前,低低道:“绥宁伯世子姜焕璋,跪在大相国寺后院的事,你们都该知道吧?”

    李信皱眉,他不知道,吕炎看向李信,他也不知道这事。季疏影眼皮微垂,这事他是知道的,因为这事,当时阿爹发了很大的脾气。

    “不知道?”宁远仿佛有几分尴尬的嘿笑几声,“我也不是盯着他,我这个人,好事,也是巧了,听说他跪在大相国寺后院,非要见一个谁也没听说的人,我这个人么……对吧,就让人盯一盯,谁知道,那天半夜,大雨过后,满天星輝,别的地方都好好儿的,就姜焕璋跪的那地方,起了一团浓雾,浓雾过后,姜焕璋就站起来回去了。”

    季疏影脸色微变,李信和吕炎愕然看着宁远,宁远摊着手,“都是平白起的大雾,这事儿……我当时吓坏了。”

    “这点小事能吓着你?”李信失笑。

    “我这人胆子小。”宁远一脸认真,吕炎忍不住笑,李信哼了一声,季疏影却仿佛没听到这几句,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信看着季疏影,微微蹙眉,正要关切一句,季疏影冲他摆手,“我没事,没什么事,这园子里景色极佳,我出去逛逛。”说着,转头看向宁远,“一起走走?”

    李信和吕炎对视了一眼,默契的看着季疏影和宁远一前一后出了花厅。

    季疏影和宁远一前一后,各赏各的景,沉默不语走出很远,季疏影脚步微顿,回头看着宁远,“你进京城之前,姜焕璋就是晋王府长史了,你一直盯着他?”

    “是。”宁远极其干脆的答道。

    季疏影又沉默了,低着头,又走出很远,才带着丝犹豫问道:“你盯着他,觉得他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吗?”

    “不对劲儿的地方太多了,你说的是哪个地方?”宁远圆滑的反问了一句。

    季疏影又不说话了,走到湖边,沿着九曲桥一直走到伸入湖中的亭子里,目光遥遥看着湖对岸,好一会儿,才垂下目光,“前一阵子,晋王妃怀了胎。”

    宁远一怔,这事他不知道。

    “没保住,刚诊出孕脉没多久,就滑掉了。”季疏影看着宁远,“晋王妃怀胎,连晋王妃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姜焕璋就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宁远愕然。

    “姜焕璋不但知道晋王妃怀了胎,还知道她这一胎保不住,很快就会流产,而且,姜焕璋说,流产两个月后,晋王妃会再次怀胎,这一胎,会顺顺利利生下晋王的长子。”

    季疏影一口气说的很快,宁远眼睛越睁越大,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脸上表情变幻不定。

    他知道邵师说的那个逆天改命的人是谁了!

    “你和我说这些?为什么?”宁远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震惊和激动。

    “你用不着这样。”宁远的激动都落在季疏影眼里,季疏影有几分好笑,“阿爹以为这是晋王天命所归,我不这么认为,姜焕璋无德无行,由他来说明晋王的天命所归,道义何在?这不是天命,这是妖孽。”

    宁远看着季疏影笑的春天一般,季疏影皱起眉头,厌恶的看着笑的花儿一般的宁远,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寒。“你笑什么?”

    “我替季兄高兴,季兄是真正的青出于蓝。”宁远心情愉快极了,想不笑都憋不住。

    “哼!”季疏影真有点恼了,抬脚就往岸上走,宁远紧跟其后,一边走一边笑问道:“我还有件事想问问季兄,不知道季兄的亲事定下了没有。”

    “怎么?你要给我说门好亲?”季疏影讥讽道。

    “这容易!季兄看中了哪家姑娘?只要你看中了,我保证给你娶回去,是哪家姑娘?”宁远话接的极快,季疏影哼了一声,没理他。

    “以季兄的人品才情,这京城里,不是,满天下,能配得上季兄的,也就那么几个,楚家娘子?解家娘子?也就这两位吧?对了,墨家姻亲,明家小娘子也不错,你看中了哪个?”宁远步子盯得紧,话盯的更紧。

    “噢!是了。”见季疏影一声不响,宁远抬手拍了下额头,一声噢表示自己明白了,“你害羞,那这样,咱们无言就是默许,我说到哪家姑娘,你一声不吭,那就是同意了,现在开始,楚家三娘子?”

    “婚姻连两姓之好,这是要由父母长辈作主的事。”季疏影要是不开口,就成了无言就是默许,宁远这个人,说了要替他说成哪门亲,说不定就真能成了,他不开口肯定不行了。

    “都听长辈的?你自己一点主意没有?平时瞧你不象是这样的夯货,你真没看中哪家姑娘?”宁远压根不相信季疏影会全听长辈安排,季疏影被宁远这几句话戳的心里一阵痛楚,“听宁七爷这意思,你看中哪家姑娘了?”

    “当然看中了!”宁远叹了口气,“我看中了人家,可人家还没看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