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九一章 算时辰的人

第五百九一章 算时辰的人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一直这么想,只敢这么想。”陈安邦苦笑,“当时我吓着了,指着他呵问: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那人看起来气色很不善,目光森寒,直直的盯着我,回了句:看你的时辰。”

    “看你的时辰?什么意思?”周六不懂就问。

    “我也不知道,”陈安邦脸色不怎么好了,“我当时也是这么问的,问他想干什么,说我是有功名的人,要捉他送官,不怕各位笑话,我胆子小,当时真是吓坏了,慌不择言,那人看起来有点生气,指着我说:两年后的今天你名扬天下,四年后的今天你身首异处。”

    “那天是几月初几?”吕炎愕然问道。

    “就是殿试放榜那天。”陈安邦想笑却没能笑出来。

    “啊?真说准了?那再过两年……”墨七愕然,不过后面那句身首异处,他还知道没脱口而出,周六就爽快多了,“身首异处?就是要砍头了?你一个新科进士,犯什么事能砍头?谋逆?”

    宁远一巴掌拍在周六头上,“胡说八道的话,你也跟着胡说八道!我替你往下说,”宁远转头和陈安邦说话,“那人是不是又跟你说,他能替你做法求福禳祸,你必定没理他。”

    “没有,说完他转身就走,他转身的时候,菜地里突然起了大雾,当时,天上连朵云都没有。”陈安邦脸上那丝勉强的笑意也维持不住了。

    听到大雾,宁远脸色也变了,前一阵子,他刚刚被一场大雾误了姜焕璋那件事,邵师听说这件事后,离开几十年寸步不离的小院,往京城来了,这场大雾,比那天夜里那场,更加怪异。

    众人都呆了,这是陈安邦亲自经历的事,如果仅仅是怪异,大家不过是惊奇议论,可那句四年后身首异处和陈安邦身上透出的压抑不住的恐惧,让众人有种寒风吹背的阴森之感。

    “和我身边有位姓文的先生,因为一生下来腿脚不便,不能入仕途,读书上头就十分自在,他自小儿就最爱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最爱混迹在市井之中。”

    李信舒缓的声音中透着轻松和笑意,“他和我说过几件事,有一件,是他跟随长辈曾在大名府住过几年,当时大名府有个号称铁齿铜牙的神算,一天只算三卦,从没算错过。”

    李信说话缓急有度,十分吸引人,连陈安邦在内,众人都凝神细听。宁远听李信说到个文字,知道他说的是文二爷,也凝神细听。

    “文先生说他年青时最不信邪,他又读过很多杂书,一心要找出这个神算到底是怎么神算出来的,就天天盯着神算,盯了半个多月,看了几十卦,什么门道也没看出来,不过虽然门道没看出来,文先生倒是和神算的徒弟混得熟了,常常请这徒弟喝酒玩乐,有一回,这徒弟酒多了,和文先生感慨,说算命这一行,比考状元难。”

    李信顿了顿,看了吕炎一眼,吕炎笑起来,指着李信笑道:“你看我干什么?别卖关子,快说,怎么就比考状元难了?”

    “那徒弟说:算命这行,首先得什么都知道,比如城里城外各大寺院尼庵每年的放生法会是哪天,城里城外大户人家老人家主哪天过生日,哪一年死了谁,忌日冥寿是哪天,府官县官姓什么哪里人哪一天生辰,哪天纳过妾摆过宴等等等等,知道的越多越好。”

    “这有什么用?”有人问了句。李信一边笑一边答道:“有大用!有一家老太太求算儿媳妇这一胎是男是女,神算先掐指算她的心事,这容易,离临盆还有两三个月,都问到算命先生这儿来了,必定是急着要男丁的,接着说些前世因果云里雾里的话,然后问老太太某月某日是不是放过生,说某月某日的放生积下了阴德,这一胎纵不是男胎,也是个极有福气的女孩儿。”

    “这神算是个心善的。”季疏影感叹了一句。

    “就没人想到某月某日是放生日?”吕炎失笑,李信指着陈安邦道:“你问他想到了吗?春闱放榜的日子可没变过。”

    陈安邦脸色好多了,笑起来,“还真是没想到。你接着说,这算命还有哪些难处?”

    “第二件最难,就是看人,文先生说他后来不管到哪里,最爱找当地的算命先生喝酒说话,但凡有点名气的算命先生,看人的眼光都相当不错,文先生说,上元县有个神算,在街头看人是从哪儿来的,家境如何,进城干什么的,最近际遇如何等等,几乎没看错过。”

    “这个厉害!”周六惊叫出声。

    “第三样,就是要会说话,凡事不可说死,要留余地,比如刚才说的,神算绝不说死是男是女,而是说,纵不是男胎,也是个有福气的女孩儿,到底是男是女?”

    众人哄笑。

    “文先生说神算曾经给一位赶秋闱的秀才起过一卦,说他能考中,只是一定要行善积德,心地纯良。结果秋才落了榜,来砸卦摊,神算说他绝不会算错,问他必定亏过心,就算没有恶行,必定生过恶念,秀才沉思半晌,转身走了。”

    “什么算恶念?”陈安邦问道,李信一边笑一边答:“文先生说,象见色起意这种,都是恶念。”

    吕炎大笑,折扇点着众人,“你们,谁没生过这样的恶念?”

    “我头一回见文先生,先生就给我起了一卦,当时惊为神人,等先生一条一条解释给我听,我真是……”李信一边大笑,一边指着陈安邦。

    陈安邦明显松了口气,周六脖子伸长过去,“那大雾呢?大雾说不通啊!”

    “街头杂耍里,用一棵桃仁种出桃树,转眼开花结果,那是怎么回事?”李信反问道。

    “那是幻术……呃!这也是幻术。唉,原来都是骗人的!”周六悻悻然,陈安邦长舒了口气,冲李信拱手道:“李兄真是洞察世事,多谢指点。”

    宁远瞄着李信,他这份劝人的本事,实在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