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八五章 心计

第五百八五章 心计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李桐有些迟疑的低声道:“劝劝皇上?”

    “母亲活着的时候,一直很担心我,她临走前逼我发下毒誓,无论如何不可干政。”沉默了好一会儿,长公主声音微微发干的说了句,李桐默然。

    “皇家最不值钱、最不当回事的,就是这誓言了。”长公主看着戏台上唱腔婉转的青衣,“阿爹临走前,我在阿爹面前发誓要守护林家,皇上在阿爹面前发誓要让我一辈子顺心称意,母亲大行前,我又发誓不干政,皇上发誓太子必定出自周家血脉,一定会让我嫁人生子,幸福美满。”

    长公主一声轻笑。李桐看着她没接话,这话她没法接。

    “不说这些没意思的,还有件事,前一阵子我跟你说要让姜焕璋出到渭南做知县,这事被季绍衍拦下来了,老三特意为了这事求见我,好象我要先害了姜焕璋,再害了他一样,这不是什么大事,他们愿意留,就让他们留下好了。”

    “嗯。”李桐眉头微蹙,晋王留姜焕璋在京城有情可原,季天官为什么要拦下这件事?总不会是他说了什么吧……

    离李桐和长公主不远,解二娘子瞄着两人,心不在焉的听楚三娘子说话,可没几句话,解二娘子的注意力就全部转到了楚三娘子的话上了。

    “……我问阿娘,阿娘说没这回事,可我听的清清楚楚,墨夫人说的清清楚楚,是袁夫人托她过来探的话,说只看我们家的意思,只要我们家觉得好,她就托人上门提亲,阿娘不认帐,还把我训斥了一顿,你说这事该怎么办?阿娘和阿爹要是商量好了,我该怎么说?总不能说……”

    总不能说她想嫁给季公子吧。

    “你真听清楚了?墨夫人是受了袁夫人的托付,要求娶你?”解二娘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太婆已经托人往吕府探话了,可还没有回话,墨夫人受的这个托付,是在她太婆托的人探话前,还是探话后?

    “你怎么也这么问?我听的清清楚楚!”楚三娘子有点急了。

    “好好好!”解二娘子心乱如麻,“墨夫人这个人,你知道,一向热心的有点过了,说不定是她自己的意思……”

    “不是苏家,她不是替她儿子探话,我都听清楚了!”楚三娘子又气又急。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扯线你和吕家,只怕是墨夫人自己的意思,不一定是袁夫人的意思。”解二娘子其实比楚三娘子更加焦急生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太婆托付的人拖拖拉拉,还没到吕家去探这个话?

    或者,话已经递到了,可袁夫人却想先探了楚家的意思,若是楚家肯,就回掉自己,若楚家不肯,再松口答应自家,毕竟,楚三的父亲如今是丞相了,自己的父亲叔叔辈没一个争气的,翁翁年纪又太大了……

    解二娘子想的心里一片寒凉,她的人再怎么出色,在袁夫人眼里,也抵不过楚三娘子那位正当壮年的相公父亲。

    “你别急,还没到没有办法的时候,你先静一静,让我想想。”解二娘子可不是个见难就退的人,她相信事在人为。

    “季家往你们探过话没有?”解二娘子一边问一边飞快的盘算着,楚三娘子摇头,“要是探话就好了。”

    “也许你不知道呢,这一回墨夫人来,也是碰巧你正好在你阿娘屋里陪着说话,又让你看出不对,偷听了壁角,说不定季家已经找你阿娘探过话了,你没碰到,不知道罢了,你阿娘又不是象我太婆,这样的事都跟我说的。”

    解二娘子已经有了主意,楚三娘子仔细想了想,轻轻吁了口气,“嗯,你这话极是,可是,我怎么才能知道季……他们探没探过话?问我阿娘肯定没用,象吕家这事,我都听到了,问她,她还咬死口说没有这事。”

    “你阿娘治家那么严,下人们那里,肯定也是白费力气,让我想想。”解二娘子手指敲着太阳穴,拧眉思考了一会儿,“有了,有个办法,一问就知道了。”

    “什么办法?”楚三娘子眼睛亮亮。

    “咱们问问季公子,不就知道了。”解二娘子一边说,一边紧盯着楚三娘子的神情,楚三娘子神情一滞,“问季公子?这怎么行?白老夫人让人探不探话的,季公子也不一定知道,这是馊主意!”楚三娘子说话一向很直。

    “男人跟咱们不一样,象我哥哥他们,伯娘婶婶,还有太婆给他们议亲之前,都是要先问好的,肯不肯,要他们点了头,才会探话啊提亲啊什么的。再说,白老夫人那样的人,不拘俗礼,又最能替小辈着想,她要探话前,肯定先问了季公子,季公子点了头,她才会托人呢,要不然,万一季公子不喜欢,那不就尴尬了?白老夫人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

    解二娘子见楚三娘子态度有缝,急忙再劝,楚三娘子犹豫着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她也听阿娘和别人聊天时说起过一回,说季家说亲,必定是要季公子先看中了的。

    “今天正好便当,季公子就在那边。”解二娘子一鼓作气,“让我想想,找个什么借口最好,咱们把他叫过来,也就是问一句话,还得找个合适的地方,让我看看。”

    解二娘子四下张望。

    楚三娘子揪着帕子,纠结万分,问一句,确实立刻就水落石出,一切明了了,可是,她一个小娘子,把季公子叫过来问这种事,怎么问得出口且不说,季公子会怎么看她?会不会觉得她是个莽撞无礼,不知羞耻?会不会觉得她德行有亏?

    楚三娘子一想到季公子瞧不起她,心都缩起来了,要是因为这个让季公子瞧不起,岂不是好事就要变成坏事了?

    还有,万一季家没托人探过话呢?万一季家没有这个意思,季公子没看上她呢?一想以季公子可能压根就没看上她,楚三娘子觉得血都冷了,要是那样,她还活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