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八四章 纵容

第五百八四章 纵容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见她这样作派,也不多客气,和平时一样,和她并肩往里进去。

    邵九奶奶见袁夫人恭恭敬敬送过二门就停步不前,也跟着停步,解二娘子却一路跟了进去。

    到了花厅,以白老夫人和钱老夫人,张太太为首,花厅里所有的人,都已经迎在了台阶下。

    “快扶起来!都起来!”见众人参差跪倒,长公主急忙吩咐,李桐上前几步扶起白老夫人,解二娘子和李桐同时,将钱老夫人扶了起来。众人跟着起来。

    长公主看着白老夫人嗔怪道:“你最知道我,我就是怕她们客气过了,才让你盯着,你怎么也客气上了?”

    “真照规矩,这满府的人都该在大门外跪迎。”白老夫人笑道,长公主又是笑又是叹气,看起来和白老夫人象母女般亲呢。

    “这是张太太。”白老夫人指着张太太介绍,张太太刚要深曲膝见礼,却被长公主一把托住,“不必多礼,李信能高中二甲第一,是你教导有方。”长公主说着,伸手从绿云手里接过只匣子,打开送到张太太面前,“这方砚台是季老丞相心爱之物,从得了这方砚,季老丞相一直随身携带使用,从未暂离,直到后来我跟他讨了来。送给李信,贺他高中二甲第一,以后也能象季老丞相那样,做一代能臣。”

    长公主这些话和这方砚台,让李桐立刻想到了文二爷的话,当着众人高调送出这方砚台,这是要表明态度,替大哥造势了。

    张太太并不多客气,双手接过砚台,连连致谢,长公主回身拉了李桐,向众人笑道:“看样子,我在这儿,你们就不能随意自在说笑玩乐了,我和桐姐儿到那边赏景说话,你们自在你们的。”

    张太太忙看向白老夫人,白老夫人笑起来,“明明是你嫌弃我们这些俗人。”

    长公主一边笑着说哪有,一边拉着李桐,往旁边那处李桐特意安排出来的小亭子过去,解二娘子迟疑了下,没敢再跟过去,长公主并不平易近人。

    楚三娘子总算等到解二娘子进来,见长公主离开,忙上前拉了拉解二娘子,“我有要紧的事要跟你说!”

    长公主进了亭子,转身四下打量,“你们府上这间花厅有意思,花木在屋里,怎么这间亭子,也象是建在屋子里的。”

    “哪是建在屋里,这间花厅是再搭出来的,你也知道我们家,从来没想到过象今天这样宴客,连间大点的屋子都没有,只好现搭出来。”李桐解释道。

    长公主听李桐这么说,出来亭子围着看了一圈,又站到亭子旁边一株已经盛开的牡丹旁,拨开牡丹往下看了看,赞叹不已,“还是这样的现搭的好。”

    李桐没接话,好是好,就是太费银子了。

    长公主看了一圈,回到亭子里坐下,看了眼伸进湖中的戏台上咿咿呀呀已经开唱的折子戏,问了几句有哪些人家来了,来的是谁,谁来的最早,又问到宁远,“……是你请他来的?”

    “我请他?您可真是……”李桐失笑,她要是请了宁远,那就成了京城最大的笑话儿了。

    “你大哥替你请的?”长公主接着问道,李桐摇头,“他倒是说过,让我给他下张帖子,我是觉得我们家跟他算不上有来往,下帖子请他太突兀了,就没理会,我没想到他来。”

    “这怎么能想不到?”长公主不知道在笑什么,一边笑一边摆了摆手,“不说他,就当白使唤一回了。前儿个,老大说是霍氏病了,逼着太医从高墙里带信出来,偏偏让周渝民撞上了,这事你听说没有?”

    李桐惊讶的摇头,“怎么那么巧?撞上六少爷?”李桐话没说完,就是撞上周家六少爷,就周六那份眼力,那点心眼,也不应该发现什么不对。

    “周太医根本不愿意替老大做这种够杀头抄家的事。”长公主哼了一声,“周渝民是跟着宁远,才撞上的周太医,他是那个被人拎去专门用来背黑锅兜旺炭的棒槌。”

    李桐立刻就明白了,周太医不愿意替大皇子传信,撞上宁远和周六,就自己交待了,宁远应该是知道周太医带信这事,带着周六去撞破,再把这事交给周六兜起来。当然,这在周六眼里,只怕是大功一件。

    “皇上生气了?”李桐低低问了句。

    “周渝民有多蠢,你还不知道?他把周太医带进了太子府,老四这个蠢货,当场把周太医打个半死,拿了信去见皇上,说老大大逆不道,毫不悔改,让皇上赐老大一杯毒酒。”长公主轻轻错着牙。

    李桐愕然,周渝民兜起这事,居然不是直接禀告皇上,这简直是不把皇上放眼里,不过依皇上的脾气,他大约不会计较。

    太子拿着信要皇上赐死,唉,兄弟之情呢?难道不应该是让周六这个冲头去让皇上严惩,他再哭一哭好展示作为太子的仁慈之心么,怎么自己赤膊上阵了呢?唉,长公主说的对,就是一对蠢字。

    “信里写了什么?给谁的?”李桐轻声问道。

    “给随国公,没什么,就是说思念皇上,不知道皇上身体怎么样。”长公主顿了顿,“老大有个还不错的幕僚,姓蒋,也围在里面了,那封信写成那样,看样子老大能听进去几句话了。”

    “就这些?太子还拿给皇上看?皇上那脾气……”皇上那脾气,哪会生气,只会感动啊!

    “唉!”长公主长叹了口气,“这一对兄弟,论心计没有心计,论学问没有学问,唉,连善良都没有。”

    “皇上没怎么样吧?”李桐没接长公主的感慨,含糊问了句,长公主看了她一眼,“能怎么样?安抚老四,为老大那封信感动,已经传了口谕给随国公,让他过去看看老大日常供奉可好,下人侍候的是不是尽心,哼!”

    李桐也叹了口气,皇上让随国公去看大皇子,这样纵容鼓励大皇子的妄心,谁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