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七九章 劝

第五百七九章 劝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咱们府上也不是没有银子,”曲大奶奶进入正题了,“这你肯定比我知道,夫人手里的银子多的是……”

    “夫人没有银子!”捧云不等曲大奶奶说完,断然打断她的话,“大奶奶不想怎么孝敬夫人,倒要算计夫人,大奶奶说孝字是天下最大的事,大奶奶的孝字呢?”

    捧云气极了,竟敢算计夫人,她最恨的就是对夫人不好,算计夫人,以及一切对不夫人不利的人。

    捧云怒气冲冲走了,曲大奶奶看着捧云的背影,也气的呼呼喘粗气,好好好,咱们走着瞧!

    王嫂子听了曲大奶奶连说带骂一通脾气后,出了谷兰院,低着头一路想一路走,快到大厨房了,王嫂子一个转身,大步直奔陈夫人正院。

    她和捧云家做了几十年邻居,捧云差不多是她看着长大的,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捧云吃了大亏。

    王嫂子在陈夫人院门口犹豫了片刻,没进去,托看门的婆子叫捧云出来说话。

    如今的绥宁伯府,就数王嫂子面子最大,看门的婆子急忙进去,片刻就出来回话,说捧云一会儿就来。

    王嫂子等了两盅茶的功夫,捧云出来,站在门口笑让道:“王嫂子进来说话吧。”

    “不用不用,就几句话,正好春天了,园子里花开的正好,咱们边逛边说。”

    曲大奶奶要算计陈夫人手里的银子,曲大奶奶没觉得心虚,王嫂子倒是心虚的不愿意进陈夫人这间正院。

    捧云犹豫了片刻,勉强答应了,下了台阶,和王嫂子一起往旁边里野花芳香的园子逛过去。

    “……我来找你,是有几句话要跟你说。”扯七扯八了几句,王嫂子很快切入正题,“听说刚刚大奶奶找你了?”

    “嗯。”听王嫂子说到这个,捧云皱起了眉,“嫂子怎么知道的?那嫂子知道大奶奶为什么找我?”

    “知道。”王嫂子叹了口气,“我就是为了这事来的。”

    “嫂子是替大奶奶来找我说话了?”捧云立刻拉下了脸。

    “不是!”王嫂子一句不是出口,就发觉不怎么对,再一想也对,虽然她是要劝捧云听大奶奶的话,可她却是为了捧云,不是为了大奶奶,当然就不是替大奶奶来说话。

    “我是为了你!”王嫂子又叹了几口气,“你从小就是个实心眼,要待谁好,那就实的不能再实的好,可这件事,唉,捧云,你得好好想想,咱不说大奶奶,就说夫人,夫人不是个能实心眼侍候的。我跟你说……”

    王嫂子左右看了看,“你知道吴嬷嬷一家现在怎么样了?”

    “不是说日子过的挺艰难?”捧云立刻答了句。

    “艰难?”王嫂子哈的一声讥笑,“她一家子就住在紧挨着上元县的庄子里,离县城一里多路,五进的大院子,青砖到底的大瓦房,庄子足有三百多亩地,都是上好的水田,她家老头子打理,除了这个大庄子,还有两三间铺子,不说日进斗金也差不多,这日子叫艰难?”

    “她哪儿来的钱?”捧云愕然。

    王嫂子一阵干笑,“自从从咱们府上赎身出去,她就再不跟咱们这些人走动,这些事,我是听从前帐房钱管事的妹子钱媒婆说的,你知道吴嬷嬷哪儿来的钱?”

    王嫂子一脸神秘的问道,捧云呆了呆,脱口道:“夫人赏的?”

    “唉哟闺女哎,你可真会做梦,夫人赏的?真是让人笑掉大牙!”王嫂子一脸鄙夷的斜着捧云,仿佛捧云就是陈夫人。“吴嬷嬷到夫人身边侍候的时候,比你当年还小一两岁,赤胆忠心侍候夫人几十年,临老了求归家养老,夫人可是叫了中人上门,问清楚吴嬷嬷一家子身价,又加了两成,拿了银子才放吴嬷嬷一家子走的,连身价银子都要赚几个,她能赏吴嬷嬷这许多家业?你这心眼,可真够实诚的。”

    “那是哪来的银子?她管家这么些年……都说她贪了好些银子……”捧云立刻想到那些闲话。

    “捧云姑娘,这话可不能乱说!”王嫂子打断了捧云的话,“就这府里,穷成这样,就是全拿家去,能有多少?能贪出几百亩的庄子,还有两三间上好的铺子?说到吴嬷嬷,帐房上的钱管事,当初被大爷一顿打的快死了,又把他一家子都发卖了,你知道他们家现在怎么样了?”

    王嫂子眯眼看着捧云,捧云摇头,她一心一意侍候夫人,从来不打听这些闲事。

    “也在城外住着,老钱在临江县李家铺子里做帐房,他那个大小子,你还记得吧,比你小三岁,如今在李家生药铺子里当学徒,听说十分出息,前儿我见钱媒婆,她说她嫂子托她留心,要买两个女孩子使唤,你看看,这日子过的。”

    “李家铺子?”捧云一声惊叫,“先头大奶奶?她怎么敢插手咱们府上的事?大爷?”

    捧云后面的话被王嫂子一脸的鄙夷给看了回去,“你这心眼,可真够实诚的!”王嫂子重重咬着实诚两个字,“你怎么不回过去想想,吴嬷嬷是夫人自小的丫头,赤胆忠心侍候这么些年,临到老了,夫人一个好字不说,只顾着算计身价银子,钱管事是夫人的陪嫁,这几十年真叫唯夫人之命是从,可大爷往死时打他,他真有错?就算有点小错,打成那样也够了吧?还要一家子发卖,你见夫人说过一句话没有?”

    “大爷发了话,夫人能怎么样?”捧云替陈夫人辩护,“吴嬷嬷是自己求着夫人说要赎身,既然是赎身,就是赎身的规矩!”

    “哈!”王嫂子一声哈,双手拍着,她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算了,你从小就这样,我早该想到了,你就是个榆木脑袋。我就跟你实话直说,今儿大奶奶找你说的这事,大奶奶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这事她生了心打定了主意,那是一定要做到的,谁拦着她,她那脾气,真要杀人,只怕她也下得去手!”

    捧云紧紧抿着嘴,斜着王嫂子,象在看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