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七零章 宝箓宫里的当家人

第五百七零章 宝箓宫里的当家人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侯爷让七爷留心邵师动静。”福伯叹了口气,他总觉得,邵师这一走,不会再回来了,宁远也是一样的感觉,站在院门口,一阵风来,只觉得后背一片凉意,邵师走了,那宁家……

    宁家立家,靠的是真刀实枪!宁远下意识的绷直后背,片刻,吩咐福伯,“你亲自去跟崔信说一声,让他自己留心邵师就行,不必往下交待。”

    “是。”福伯答应了,亲自出门传话去了。

    …………

    李桐进了宝箓宫,刚到院门口,迎面,五皇子怀里抱着几卷卷轴两三本书,迈过门槛出来。

    李桐忙让到一边,曲膝见礼,五皇子抬头看到她,原本有些哭丧的脸顿时阳光灿烂,“姐姐!”

    “书念好了?”李桐看了眼五皇子怀里那些书和卷轴,下意识的往院门里看,里面没有小厮跟出来,“你的小厮呢?”

    “姑姑不让他们进这个门。”五皇子大约从来没自己拿过什么,怀里的东西眼看要往下掉,李桐急忙上前,帮他把卷轴和几本书整了下,再放到他怀里,“这样拿,就不会掉了,下次拿个书包装着,背在身上就行。”

    “什么是书包?”五皇子仰头问道,“姐姐家有吗?”

    “有,一会儿我让人送一个给你。”

    “谢谢姐姐,姐姐我不陪你说话了,我得赶紧回去读书,你看,这三本书要读通,还有这个,姑姑说就算不能全背出来,也得她说了上句,我能接出下句,我回去读书了。”五皇子苦着张脸,抱紧怀里的东西,叹了口气。

    李桐看着他挪了小步子出了宝箓宫大门,卫凤娘和几个内侍等围上来,才转过身,迈进院门。

    福安长公主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碰到小五了?”

    “嗯。”李桐去了斗蓬,坐到长公主对面。

    “怎么?跟你诉苦了?”

    “那倒没有,我看他抱着书和卷轴,抱的七零八落的,跟他说,回头让人送个书包给他用。”李桐自己沏了茶。

    “八九岁的人了,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真不知道他阿娘是怎么教他的,本来就笨,又没教好,真是!”福安长公主这一通忿忿里,听不出什么怒气。

    李桐看着她笑道:“那是你嫡亲的侄子,再笨能笨哪儿去?我大哥也是七八岁才开始识字念书。再说,有你这个良师呢,以后必定很不一般。”

    “别跟我说这些奉承话。”长公主往后靠到大迎枕上,“还有好笑的事儿呢,昨天下午,太子妃郑氏到我这儿来,扯东扯西扯了半天,说宁娘娘吩咐她查看宫里各处,有该修该补的,趁着夏天雨水来前,赶紧修补好,问我那间别庄是她派人去看看,还是我打发人查看,说是赶紧修好了,省得耽误我回去住着修行。”

    李桐呆了片刻,苦笑无语,“要赶你出城,只怕是太子的意思。”

    “当然是太子的意思,郑氏一门心思都在孙侧妃身上,她就算有功夫,也管不到我头上,可真是……”福安长公主拖着长音,末了,冷笑了几声。

    “是因为你给五爷上课的事吧?”李桐轻声问了句。

    “哼。”好半天,福安长公主意味不明的冷哼了一声,“历来,做了太子的,求的都是一个稳字,稳稳当当即了位,再大展拳脚。”

    “也有在太子位上就大展拳脚的。”李桐轻声接了句。

    “是有,独根独苗,父子不疑,可惜!”福安长公主呼了口气,“不说这个了,这是小事,你是来给我送贴子的?”

    “是。”李桐还真拿出了一张描金大红请帖,福安长公主接过,翻开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合上,翻过来翻过去又看了几遍,晃着请帖笑道:“这是我收到的头一份请帖。”

    李桐一怔,随即失笑,请没出嫁的皇室公主过府赏花,现在从前,确实这是头一回。

    “这请帖是顺带过来的,阿娘让我来跟你说说当天的安排,你看看哪儿没想周到,或是不妥当,我们家这么张罗着开文会花会是头一回,偏偏这头一回里,还要接长公主大驾,家里上上下下都没方向,都昏头转向。”

    李桐老老实实说困难,这场文会花会,不是办不出,是不知道怎么办。

    “我告诉你个巧法子。”福安长公主慢慢转着眼珠,眯眯笑着道:“一会儿你就去一趟季府,请见白老夫人,把刚才那话跟她说一遍,请她大驾出山,替你们府上张罗这一回。”

    李桐愕然,请白老夫人帮忙,她这是想干什么?

    “季天官又安排马前卒上折子,给五哥儿请封。从过了年,皇上的脉象就没怎么好,一个两个,就不让清静一阵子,让皇上养养身体?一个个,都聪明的过了头了!”

    福安长公主语气相当不善,“皇上身体好起来之前,谁也别想给我生事儿,你走一趟,就说我的话,这事儿就得她出面张罗安排,我才放心。正好,顺便解了你这点不知道怎么办的小难处。”

    李桐几乎立刻就答应了,这马前卒,她其实早就在当了,大哥也是,她们一家都是。

    “还有件事,”福安长公主看着李桐,“我打算把姜焕璋调到渭南去做知县,把他从老三身边调走,晋王府长史,让高子宜去做。”

    李桐更加愕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姜焕璋人品低劣,行事乖张,老三本性不坏,不能让他把老三带坏了。”福安长公主的话直截了当。

    “那高子宜?”李桐几乎脱口问了句,高书江是太子身边第一得用的人,长公主竟然把高书江最心爱,也是高家第二代最出色的高子宜,安排到晋王身边做长史!

    福安长公主侧头看着李桐,眉毛抬起,又慢慢落下,脸上笑容渐起,“偏不告诉你,回去好好想想,要是想不通,让文涛给你说说。文涛上一回什么时候回家的?让他回家看看,这世上,就姐姐这一个亲人,不说隔三岔五,一年总得回去看上一两趟。”

    福安长公主后几句话,让李桐心里一下子升起股不妙的感觉,二爷又得罪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