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五九章 狠心狠手

第五百五九章 狠心狠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看看汤五娘子,再看看空空如也的桌子,再看看砸了一地的点心和碟子,再看看抱着头的手上流着血,糊了一身点心糊糊,正痛哭不已的墨七,下意思的回头看向明三娘子,明三娘子几乎同时看向她,两个人再同时瞪着汤五娘子,明三娘子脱口问道:“就这一眨眼,你就……全砸了?”明三娘子指着桌子,汤五娘子这手,也太快了。

    汤五娘子缩着肩,两只手揪着帕子,微微颤抖,“我……那个……我……”

    “这不怪你,换了我也得吓坏了,手边有什么都得砸出去。”见汤五娘子吓成这样,李桐急忙上前扶着她的肩膀,宽慰她。

    “是不能怪你,要是我,只怕连桌子都得掀了。”明三娘子也急忙接了句,她现在就恨不能掀桌子把墨七这只夯货拍成一片肉泥!

    “是在下和表弟言行不慎。”苏子岚拉起墨七,赶紧陪礼。

    墨六娘子用帕子给墨七擦了两把,当值的婆子丫头已经捧了热水、帕子、沤壶等上来,七手八脚侍候墨七至少把头脸洗干净了。

    已经有人禀报了管事嬷嬷,管事嬷嬷吩咐赶紧取一件大爷的新衣服。

    墨七洗干净,手上抹了药膏,回过气,呻吟了一声,“渴,先给我杯茶。”

    李桐失笑,墨六娘子脸都红了,明三娘子错开目光,不愿意多看墨七一眼,汤五娘子也不知道是看到李桐笑了,还是觉得有意思,噗一声也笑了。

    墨七一口气喝了三四杯茶,垂头丧气站起来,“六妹妹,这事千万别告诉太婆,我没想什么坏事,就是渴了,大郎也渴了,我听到你说话,才……是我错了,六妹妹可千万别告诉太婆。”

    “是我太莽撞,实在对不住,七少爷大人大量……”汤五娘子是个机灵的,松了口气之余,急忙曲膝陪礼。

    “不敢当不敢当,是我对不住,我莽撞惯了,让你砸了那么多碟子,手肯定疼了。”墨七不停的长揖,诚恳陪礼,确实是他的不是,小娘子都是娇滴滴的娇客,肯定被他吓坏了。

    “是我的错,我太一惊一乍了,把七少爷手都砸破了,七少爷千万别计较。”汤五娘子再陪礼。

    “是我错是我错!都是我的错,吓着你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我的手不要紧,你别伤着就好。”墨七长揖如捣蒜。

    李桐歪头看着一个曲膝一个长揖,抢着认错的两人,目光转过来,看过去,咦,这倒是很有意思的一对儿么!

    …………

    曲大奶奶带着姜婉和姜宁刚回到绥宁伯府,在二门里车还没下,姜焕璋就到了。

    姜焕璋手里捏着鞭子,一头冲进二门,看到姜宁,一句话也不说,举起鞭子,劈头盖脸抽的鞭子呼啸声声。

    姜婉双手捂着脸,尖声叫的没人腔。

    曲大奶奶急忙往后躲到安全的地方,大瞪着双眼,一错不错的看着姜焕璋抽下去的鞭子,只看的两眼放光,兴奋不已。

    姜焕璋凭着一股子愤怒,不知道抽了多少鞭子,只抽的姜宁浑身鲜血,在地上紧紧蜷成一团,声息全无。

    姜婉开始还尖叫,从姜宁鲜血淋淋起,姜婉紧紧捂着嘴,掂着脚一步步往后退,直退到车子旁,紧挨着车轮蹲下,瑟瑟发着抖,透过车轮缝隙,看着开始还尖叫痛哭,后来一声也没有了的姜宁。

    姜焕璋抽的几乎脱了力,才扔下鞭子,指着姜宁寒意森森的吩咐道:“把她关到她院里,锁起来,没我的吩咐,凭谁也不许开门放她出来,夫人和伯爷也不行!”

    说完,猛甩了下袖子,转身就走。

    曲大奶奶看的心满意足,舒服之极的长叹了口气,看着几个吓的脸色苍白的看热闹下人,冷哼了一声,“没听到大爷的吩咐?把她拖进去!锁起来!”

    曲大奶奶也不知道是不放心,还是不过瘾,竟跟在鲜血淋淋的姜宁后面,看着她被扔进屋里,看着锁了院门,想了想,吩咐将钥匙给她,捏着钥匙,得意洋洋的回去谷兰院了。

    进了谷兰院,春妍等几个丫头小心翼翼的侍候曲大奶奶换了衣服,曲大奶奶歪在榻上,抿着茶,吩咐叫王嫂子进来,姜宁怎么会和解尚书家姑娘打起来,这事她还没来得及问清楚。

    王嫂子进来,曲大奶奶先吩咐她把蜜饯盒子拿来,挑挑拣拣了半天,拿了块桃脯放嘴里,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问道:“说说,二娘子怎么和解尚书家姑娘打起来了?”

    “回大奶奶,不是打起来,是咱们二娘子打了解二娘子一记耳光,打的解二娘子半张脸都僵起来了,解二娘子没还手,也没声张,一声不响自己回去了。”

    “哈!”曲大奶奶一声冷笑,将手里咬了一口的桃脯扔回盒子里,又挑了块杏肉,“装模作样,欲擒故纵,既然没声张,怎么该知道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这种不声不响的狗,才真咬人呢,就象咱们府上那位顾姨娘。”

    曲大奶奶斜着垂手站在门口,等着请安的顾姨娘,“没眼色的东西,没看我忙着呢,滚!”

    顾姨娘如蒙大赦,急忙垂手退出。

    “你接着说!”曲大奶奶吩咐。

    “是。大奶奶说得对!”王嫂子不管对错先奉承一句,“解家那位二娘子,可是出了名的不得了……”

    “我问你怎么打起来了,你扯那么远干什么?”曲大奶奶不耐烦了。

    “是是!”王嫂子赶紧答其所问,“白老夫人身边那位嬷嬷,真是好人,一清二楚都告诉我了,说是咱们府上大娘子和二娘子去找解二娘子她们一群小娘子玩儿,荆国公周府嫡出的八娘子上回在宫里见过咱们大娘子和二娘子一回,说咱们大娘子和二娘子怎么穿的还是上一回进宫的衣服。”

    曲大奶奶一愣,这句她没听懂。

    “咱们大娘子和二娘子都是极要面子的,就说咱们府上从来没有一件衣服穿两回的理儿,这一回是因为衣服太多,实在记不清哪件穿过,哪件没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