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四二章 暴雨

第五百四二章 暴雨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无智恭敬答应,刚要退出,突然问道:“师父,那个院子里,真有人闭关吗?”

    青空看着他,露出丝笑容,“快去吧,天色不早了,把芦棚搭好,别让他淋了雨。”无智呆了呆,有些答应一声,退出方丈室,走出十几步,呆站了片刻,才往厨房去取热汤热饭。

    宁远和墨七、周六等人,从吕府出来,找个地方又吃喝玩乐了一通,眼看日头西斜,才各自回去。

    宁远先到京府衙门,再从东华门进去,四下兜了一圈,这才往定北侯府回去。

    刚进了定北侯府,六月迎上来,一边跟在宁远后面往宁远住的小院过去,一边禀报今天的大事小情,“……晋王爷今天去了趟宝箓宫,巳初进去,巳初一刻出来,经过延庆宫,叫了当值的内侍,问了五爷的饮食起居可好,十分关切。”

    宁远哼了一声,脸色微冷。

    “……姜焕璋今天还在大相国寺,说是夜里有雨,青空大和尚吩咐给他搭个芦棚挡雨,人熬的已经不成样子了。”

    宁远的脚步一下子顿住了,沉默了片刻,“那间小院到底有没有什么古怪?还是没听到什么信儿?”

    “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六月愧疚中带着隐隐的不安,“小的今天在大相国寺后巷几间茶坊里听了一两个时辰的闲话,又守着大相国寺后门,看到往寺里送东西的,就想办法攀谈几句,都没听说过那间小院,有几个知道的,也是说那间小院一直空关着,大相国寺里象这样空关着的院子足有七八处,那间小院偏在一角,空关也是常理之事。”

    见宁远凝神细听,不管有用没用,六月统统细细禀报。

    “只有个送香花的婆子,头一句就说她七十了,说是往那间小院送过几回香花,问她当时小院住的谁,什么时候送的,送的什么花,她糊里糊涂又说不上来了,只翻来覆去不停的说她的花怎么好,怎么新鲜,怎么洁净。”

    “去找这个婆子,想办法问清楚,到底什么时候送的花,当时院子里住的是谁,送的什么花,为什么送花,总之越详细越好。”宁远吩咐,六月垂手答应,退后几步出去了。

    宁远回到自己屋里,换了衣服,到后院练了几趟拳,做了晚课,回来沐浴洗漱,挑挑拣拣了半天,挑了件象牙白素绸长衫穿了,刚踏出门,想起六月说的夜里有雨,回身又吩咐大英取了几件斗蓬,挑了件墨灰织锦缎薄斗蓬穿上,吩咐大英备车,从角门上车,直奔李宅而去。

    大英扭开后角门,宁远闪身进去,左右看了看,大步留星,直奔李桐的院子。

    路上不时看到提着灯笼的婆子,或是成双成对的小丫头们,宁远警惕的看着前后左右,躲躲闪闪曲折往前,一边走一边思念城外的紫藤山庄,那个庄子多好,足够大,这宅子也太小了,磕头碰脑全是人!

    离李桐院子后角门不远,宁远轻轻舒了口气,左右看了看,正要一个箭步上前冲进角门,一棵开的正盛,在已经紧起来的风中哗哗拍着树叶的高大山茶后,文二爷笑眯眯闪身出来。

    宁远没提防,吓的一个趔趄,看清楚是文二爷,瞪着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最合适。

    “我刚到,七爷就到了,这个时辰掐的还算准。”文二爷笑眯眯一脸说不清的味儿。

    “正好路过……”宁远的话说到一半就咽回去了,算了,不解释了,“你等我,有事儿?”

    “当然。”文二爷左右看了看,招手示意宁远,宁远上前两步,也隐在那棵旺盛无比的茶花阴影里,挤在文二爷身边。

    “也没什么大事,听说今天吕府的文会很热闹,七爷没带五爷过去凑个热闹?”此时此地不宜客套,文二爷直奔正题。

    “嗯?”宁远皱起了眉。

    “好在这文会不只吕府这一场,季老丞相号称天下文人领袖,过几天他家的文会,指定比吕府的更好,七爷该带五爷过去凑个热闹,涨涨见识。”文二爷接着道。

    宁远盯着文二爷,片刻,慢吞吞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文二爷低低的干笑两声,“那我就不打扰七爷了,这样的天儿,眼看就要下暴雨,七爷还……呵呵。”文二爷这两声笑更加干巴,“我家大娘子不是寻常人,七爷慧眼识人,难得,难得!”

    宁远斜着他看了一会儿,转身就走,没理他。

    半空中一声炸雷,雨点落下时,宁远已经站在李桐正房廊下,仰头看着一落就倾盆一般的暴雨,长长舒了口气,今天运气真好。

    雷声刚过,窗户上就响起几声轻轻的敲击声,绿梅正背对着窗户剪灯花,吓的一个机灵,水莲急忙竖指唇上示意她淡定,自己急步过来,经过绿梅,低低嘀咕了句,“指定又是那个!”

    绿梅会意,顺手拿起灯,跟在水莲身后,水莲推开窗户,绿梅把灯举高。

    “你们大娘子呢?这天早着呢。”窗户一拉开,宁远就探头进来,伸长脖子左右看。

    “姑娘在书房对帐。”水莲答了句,“烦您先等一等,我去跟姑娘禀一声。”

    “快去快去。”宁远缩回头,挥手说了句,抬脚就往西厢书房过去,李桐这间院子,那间书房,他已经熟的不能再熟。

    水莲从屋里穿进书房,话没说完,门上就响起了两声极轻的笃笃敲击声。

    李桐手指飞快的拨着盘算珠,‘嗯’了一声,水莲会意,上前开了门,立刻示意宁远,“先进来坐着,等姑娘对完了帐。”

    宁远立刻掂起脚尖,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比水莲还小心几分,进来坐到常坐的位子,坐下去,转了几下,怎么看李桐都得拧着脖子,掂着脚尖站起来,搬起椅子,挪到正对着李桐的方向,重又坐下,往后靠进椅子里,换了几个姿势,翘起腿,侧头看着将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简直比外面暴雨还急的李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