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四零章 余波

第五百四零章 余波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商大奶奶脸色发白。张太太接着道:“这事,我回去跟桐姐儿说说,让她看看能不能找以机会求一求长公主,只是。”

    张太太看着商大奶奶瞬间就光亮起来的脸,不忍也得说下去,“你别抱什么希望,照桐姐儿一直说的那些事,十有九成九,长公主根本不会理会这些事儿,只是,这关着儿女的事,哪怕只是万一之望,咱们也得尽力不是。”

    “是是是。”商大奶奶用帕子按住眼,“我就是这么想,才想着求您,我知道了,您放心,别的地方,能想的办法,我都……象您说的,哪怕是万一之望,也得尽了全力。”

    没有不散的筵席,袁夫人送走众人,又谢了来帮忙的几家媳妇,歪在厅里,看着众人收拾东西。

    赶紧娶个媳妇回来就好了,有个媳妇儿,这些收尾的事儿,她就不用操心了……正歪着胡思乱想的犯困,吕炎进来,袁夫人看到儿子,立刻精神了,坐直笑道:“忙了一天,还不赶紧去歇着。”

    “阿娘不也没歇着,我看着收拾,阿娘去歇下吧,我刚才看阿娘都快睡着了。”吕炎侧身坐到榻沿上笑道。

    袁夫人顿时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她这个儿子,真是好的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就是眯着眼睛歇一歇,哪里睡着了?你不去歇着,那就坐着陪阿娘说会儿话。”袁夫人心里微微一动,正好,趁这个机会,探一探儿子的话,看看他是不是真看中了李家那个已经嫁过一回人的小娘子,这可是大事。

    “……今儿个,我才算看清楚了李家娘子。”说了几句不相干的闲话,袁夫人将话题扯到李桐身上。

    “嗯?李家……李大郎的妹妹?”吕炎立刻反应过来,袁夫人嗯了一声,心里一紧,她一说李家,他就知道哪个李家了!

    “从前也见过一回两回,没留意,今天仔细看,李家娘子生的真是好看,气度也好,确实十分难得。”袁夫人一边说,一边紧紧盯着儿子的神情,吕炎多聪明的人,立刻感受到母亲的不对劲,迎着袁夫人紧张到令人屏气的目光,瞬间就明白了,不禁失笑出声,“阿娘!你想哪儿去了!”

    话音没落,吕炎就紧张的追问道:“阿娘,你没对李家太太和李家娘子有什么……不客气的地方吧?”

    “你这话说的……我想哪儿去了是什么意思?”袁夫人心里一松,立刻又紧张起来。

    “阿娘!”吕炎连声叹气,挠着头,“算了算了,还是跟你说几句吧,不然……我跟你说的那几句话,是翁翁交待下来的,您别多想了!翁翁交待这句话,是因为翁翁当年受过张太太母亲……张太太父母的大恩,翁翁当年读书赶考,都是张太太父母的资助,阿娘,您真没做什么不妥当的事吧?”

    “啊?”袁夫人呆了片刻,一拍额头,儿子这几句话,让她一下子联想到不少事,当年婆婆还年青的时候,偶尔跟公公发脾气,她一时避退不及,听到过几回婆婆的抱怨,说什么:你是不是后悔娶我了?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江南女子呢?

    那个江南女子,李家可不就是江南来的。

    “你太婆当年……”袁夫人瞪着儿子,说到一半,后面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个江南女子,是张太太,还是张太太的母亲?这事……唉哟哟!

    “唉!”吕炎一看母亲的神色,就知道她又不知道想哪儿去了,这事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免得母亲捅出什么篓子来。

    “这件事,翁翁就跟我说了,连阿爹都不知道。”吕炎先郑重交待一句,“翁翁当年是受过张太太外婆的大恩,翁翁家里穷得很,这事阿娘知道,翁翁能读书进学,全靠张太太外婆的资助,翁翁中进士那年,听说张太太的父亲横死,张太太的她母亲成了孤儿寡妇,翁翁就想娶回张太太的母亲,算是报了张太太外婆的大恩了,当然没娶成,太婆性子娇惯,虽然知道翁翁只是为了报恩,可……所以这些年,翁翁从来没提过这事,时间隔的越久,这事就越没法提起,只能暗中照顾,就是这样。”

    袁夫人眨了下眼,又眨了下眼,好一会儿,唉哟的唉字出口,哟字硬生生咽了回去,这桩八卦的主角是她公公,这事儿可唉哟不得。

    “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大恩,你翁……你也真是的,怎么不早点跟阿娘说?真要照应,还是阿娘这里便当……唉哟这也真是,早说了,也不能让桐姐儿受那么大罪,怪不得你跟李家大郎交往的那么好……这可真是大恩,可怜张太太这一支,从她外婆起都是苦命……”

    袁夫人被这桩惊人的八卦冲的一阵又一阵凌乱,吕炎无语的看着母亲,“阿娘,这桩事儿,可不能流传出去,毕竟,这样的大恩,说起来,翁翁……”

    “我懂我懂!”袁夫人急忙点头,她当然懂,这事传出去,让有心人说起来,就是知恩不报。想到知恩不报,袁夫人一阵心虚,今天她可不算真心热情,大家都是明白人……

    唉哟这可真是!袁夫人抬手拍着自己的额头,这事得赶紧描补描补,唉哟哟,自己也真是,前天炎哥儿说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起来多问几句呢?

    …………

    李信回到李宅,文二爷对着几碟子时鲜小菜,一个满满都是羊肉的锅子,一壶酒两个杯子,已经在等着他了。

    李信净了手,在文二爷对面坐下,文二爷给他斟了杯酒,拿起筷子示意他,“先吃点,今天这文会时候可不短,饿坏了吧?”

    “是饿了。”李信拿起已经放好青蒜和香菜的碗,先盛了碗滚热的羊肉汤晾着,再拿起张春饼,卷了绿豆芽、搅瓜丝、木耳丝、椒油鸡丝,连吃了两张,再喝了羊肉汤,长长舒了口气,吃饱了真舒服。

    “说说,今天文会上,都有什么有趣的事儿。”文二爷看他吃饱了,举起酒杯示意了下,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