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三九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五百三九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袁夫人是吕相夫人苏氏相中娶回来的,和婆婆苏夫人感情非常好,当年的事,只怕她从婆婆苏夫人那里知道不少,既然是从苏夫人那里知道的,对她们母女不快,那就太正常不过了。

    想到这些,张太太从进来起,就尽可能不惹人注目,省得再多招袁夫人厌烦。

    商大奶奶从一眼看到她起,就紧跟着她一步不落,张太太见她跟的这么紧,心里一动,示意珍珠去打听了,果然商大奶奶的亲家,高书江夫人刘氏有点儿不大舒服,没来。

    张太太知道她是想借着自己,打开在京城的交际圈子,自己虽然打着主意能多低调就多低调,可不能耽误商大奶奶的事,张太太带着商大奶奶走了半圈,其实今天来的这些老夫人、夫人们,她认识也极少,多数都是她认识人家,人家并不认识她。

    转了半圈,就看到钱老夫人和白老夫人坐在一起,招手叫她,张太太心里一喜,同时舒了口气,这真是太好了,把商大奶奶介绍给这两位老祖宗,以商大奶奶本事,必定奉承的十分妥帖,她这个介绍人引路人就能问心无愧了。

    没想到她把商大奶奶介绍给了钱老夫人和白老夫人,陪着说了一会儿话,借着点事儿后撤的时候,商大奶奶也跟着她往后撤。

    张太太有几分纳闷,瞄着商大奶奶,见她紧跟着她,竟是一幅心无旁骛的样子,心思转了几转,立刻就想到了汤五娘子身上,只怕她家汤五娘子身上,还有别的麻烦,她是想借着桐姐儿的手转到长公主?

    张太太一念至此,顺着自己原本的意思,找了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坐了,商大奶奶挨着她坐下,说了些平常的家长里短,渐渐切入正题。

    “……我在山西就听说了你家桐姐儿的事,听了一言半语,我这心就提起来了,悄悄打发人到京城打听了,才知道这事儿的原委,真是太委屈桐姐儿了,我是又心疼,又佩服你,你这是真疼孩子,也就是咱们当娘的,才能替儿女做到这样。”

    商大奶奶从李桐的那桩失败的婚姻入手,说到疼孩子这颗心上。

    “我也跟你一样,别的都不想,只盼着咱们的孩子好,我家大姐儿,你也知道,虽说她回回捎信,都说自己过得好,可我虽然远在山西……咱们都不是傻子,她过的好不好,我心里明镜儿似的,当初这桩亲事我一点儿也不赞成,是她阿爹和翁翁,定下了才告诉我,唉!”

    商大奶奶一声长叹,“都说你命苦,其实我这样的,才是真的命苦,连自己的儿女都护不住,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说真的,我家大爷这些年在外头宠这个捧那个,甚至锣鼓喧天抬人进家,说什么两头大,我都没往心上放过,什么两头大?自欺欺人罢了,真回到太原府,他敢提这三个字?都是有家法规矩的。”

    商大奶奶说的伤感,张太太听的也十分伤感,汤家大爷的荒唐,她听说过不少,商大奶奶是汤家老太爷看中的,汤家大爷嫌她长的不够好,夫妻情份一直很一般。

    “可后来,到大姐儿说亲的时候,我是真伤了心了,我这三个孩子,长到这么大,我操碎了心,他这个当爹的,他连虞哥儿今年多大了都不知道,大姐儿长到七八岁,都不认识他这个爹,我捧在手心里的掌中珠宝,他一句话,就远嫁到这京城,高家门风怎么样,高家三爷人品脾气怎么样,他们统统不管,他要的,就是跟高家攀上亲。”

    商大奶奶说到伤心处,眼眶微红,停了一会儿才接着道:“前一阵子的事,你都知道,我那个小女儿,你也看到了,高家一句话,他就要把五姐儿送到宫里去,做梦要当皇亲国戚,我真是……不瞒你说,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幸亏桐姐儿照顾,五姐儿逃过一劫,可逃过这一劫,谁知道下一劫能不能逃得过。”

    “唉。”张太太轻轻叹了口气,她明白商大奶奶紧盯她不放的原因了,是为了她那个小女儿,她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在京城权贵圈子里,唯一能搭上的高家,又是要拿她小女儿的婚姻做交易的人家,这会儿,她就是商大奶奶面前的一根救命稻草,她要抓紧她,哪还有心思去应酬周旋呢。

    张太太想明白了,可越想越觉得棘手,汤家五姐儿的亲事,商大奶奶是只要女儿过得好,是不是有利可图一点不想,汤家大爷是铁了心要拿女儿攀高门,只看是不是有利可图,至于女儿嫁过去以后过的好不好,他一点不考虑。

    汤家这样的身份地步儿,比自己家好不到哪儿去,在京城这样地方,只要汤家五姐儿过得好的,好找,只求攀上高门有利可图的,也不难,可又要过得好,又攀上高门有利可图……这中间还夹杂着已经隐隐形成的争储党派……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商大奶奶一定是想的十分清楚了,她紧抓住自己,大约是想借着长公主的势……只要长公主肯出面保个媒,不管这桩亲事高使司和汤家大爷看不看得中,只怕都得捏着鼻子子答应。

    可长公主怎么肯替汤家出面呢,张太太暗暗叹气,如今朝中的局面,她知道的不少,不知道商大奶奶知道多少,不管她知道多少,至少现在,她绝对不能跟她说这些事。

    可一口回绝?张太太实在不忍心,将心比心,如果把汤家五姐儿换成桐姐儿,她这心得难过成什么样儿?

    “我知道你的意思。”犹豫片刻,张太太叹了口气,拍了拍商大奶奶的手,“当初桐姐儿……我这心也是,跟被人生生撕开了一样,你跟我说到这份上,我也跟你实话实说,你大约是想着借一借长公主的手,唉!长公主清修多年,她已经好些年没过问过红尘俗事了,桐姐儿往她那儿去,听桐姐儿说,说的都是佛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