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五百一十章 闲话

第五百一十章 闲话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看着听的入神的李桐,“我要是造了反,她肯定看不到百亩地了,要是那样,我觉得她肯定想生吞活吃了我,从茶棚里出来,我就灰了心,阿爹说的对,这会儿造反,就是和天下人作对。不过这些事我没跟阿爹说过。从丰城回家,我就不再出去剿匪了,到处闲逛玩乐,阿爹和大哥二哥只装看不见,阿爹说,只要我不造反,别的都随我。”

    李桐揉着额头,他一门心思造反那四五年里,肯定不是只想想,他爹按着捂着他这份造反的心情和准备,得辛苦成什么样儿?能按住这个就不错了,别的,只怕也没心思多管了。

    “我娘也给我说过亲,那时候我没有成亲的打算。”

    “现在有了?”

    “对!一个人太孤单,怎么着也得有个能说说话的人吧,你替我留心挑一个,其它都不管,只要人好,跟我合得来能说说话就行。”宁远一脸笑眯眯。

    “我怎么知道谁跟你合得来能说说话儿?”

    “这容易,”宁远立刻接道:“你跟谁合得来能说说话儿,我就能跟谁合得来能说说话儿。”

    “我跟长公主很合得来很能说说话儿。”李桐看着宁远笑眯眯道。

    “长公主……”宁远干笑几声,“她又不嫁人,再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她不能算女人,一只猞猁……咳,说正事,反正你要替你大哥相看墨家六娘子,顺便替我看看,有挑剩下的,看看有没有跟墨七合适的,搂草打兔子,顺手的事。”

    李桐无语之极的看着他,宁远伸手从袖子里掏出样东西,托在手里,探身过来,“谢礼先给,以后还有重谢。”

    “我不用这个。”李桐看着被宁远托在手心里的赤金嵌宝香薰球,急忙摇头。

    “你看着。”宁远嘿嘿笑了几声,拧开香薰球,小心的拨着里面微微泛黑的红铜球心,指着红铜球一面一排极其细小的孔眼道:“看到这里了吧?”说着,合上香薰球,握在手里,对着案上一碟香橼,李桐只到一声极轻的机括声,碟子里一只香橼动了动。

    宁远探身拿过香橼,递给李桐,香橼上三只细小的孔洞从这边穿到那边,宁远又拿起碟子上另外一只香橼,这只香橼一边有孔,另一边,三枚细小的几乎看不见的银针穿香橼而出。

    “看到了吧?给你防身用的,这三根针没毒。”宁远一边说着,一边从袖子里取了只极小的银盒子出来,打开银盒子,盒子里密密麻麻放着足有三四十根蓝汪汪的银针,宁远合上盒子,翻过来再打开,这一面也放满了银针,不过这一面的银针和刚才射出去的一样,是银白色的。

    “这边的没毒,刚才那面的针有毒,来,我教你怎么装针,看到这个机关了吧,按下去,用镊子,就这样,放进去就行了,松开,听到声音了吧,这就是卡牢了,要是没听到声音,这样倒一倒,针就会出来,要是不出来,就合上,按这里,把针清出来,记好,这一面的有毒,千万别碰到,这毒见血封喉,贵得很。”

    宁远动作极慢的装针,倒针,将装进去的银针钉进香橼里,将香薰球递给李桐,“你试试。”

    李桐头一回见到这样的暗器,又是惊讶又是好奇,接过香薰球,按宁远的示范装进银针,又钉进香橼,宁远赞不绝口,“你真是聪明,对对对!太好了!你这悟性,没说功夫真是太可惜了,对,就这样!你做的简直比我还好!”

    “真有意思,不过我用不着这个。”李桐玩了两回,将香薰球递回去。

    “特意给你做的,我用不着这个,你留着,人心叵测,你又跟长公主常来常往,现在这京城可不怎么太平,真有什么事,有这个在手,出奇不易,总是个傍身的东西。”

    宁远神情郑重,李桐呆了下,确实如此,前几天她阿娘还盘算着从哪儿找个功夫好的女保镖随身跟着她……

    “那……多谢你了。”李桐犹豫了下,收回了托在手里的香薰球。

    “这个也收好。”宁远将放着银针的小盒子推到李桐面前,轻松的拍了拍手,“好了,正事办完了,咱们说说闲话。”

    “说什么闲话,不早了。”李桐看向滴漏。

    “这才什么时辰?早呢,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说说闲话,办正事是顺带。”宁远往下滑到一个极其舒服懒散的位置。

    “我不听姜家的闲话。”李桐先声明了一句。

    “那就不说姜家。你是在京城长大的?”宁远两只手搭在肚子上,一脸惬意。

    “算是吧。”

    “那你跟我说说,京城人春天都往哪儿逛?有什么好玩好吃好看的?”

    “春天……”李桐微微蹙眉,他是去年夏初进的京城,还没在京城过过春天,可她记忆中,京城的春天早就遥远的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能有什么?不过就是踏青,城外转龙湾、独乐冈、板桥、北金水河,景色都很好,热闹得很,清明过节事情多得很,三月初一开金明池琼林苑,今年还有新科进士簪花游街,也就这些。”

    “你去……往年都去哪儿踏青?景色怎么样?有什么好玩的?”宁远看起来兴趣高昂。

    “去年病着,前年忙着准备出嫁的事,大前年忙着挑女婿,都没心思踏青。”李桐努力回想着遥远的过去,却一片模糊。

    “那今年你想去哪儿踏青?你想去的地方肯定都是最好的地方,说来听听,我参考下。”

    “去我家庄子里看看。”李桐斜着宁远,慢吞吞道,宁远高挑起眉毛,“嗯!”了一声,猛拍了一把椅子扶手,“对啊!要说景色好,人又不多,吃的好,什么都方便,那当然是自己的庄子了!你们家在京城有很多庄子?哪儿景色最好?”

    “说不上,我可不象你,就为了玩,去哪个庄子,要看哪个庄子要去看看,今年还不知道呢。”李桐笑吟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