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四百八一章 老气横秋

第四百八一章 老气横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天天那么多事,照理说没这么闲,怎么连人家姨娘胖瘦都知道。”李桐刺了一句,宁远嘿嘿几声干笑,“这不是跟你……看个热闹么,有张有驰。”

    “我不喜欢看别人家热闹,自己的事还顾不完呢,有功夫看别人家的热闹?”李桐回了句,宁远头探过去,大瞪着双眼看着李桐,看的李桐头紧靠在椅背上,几乎想一巴掌把他那张脸打回去时,宁远总算缩回头,悠长的叹了口气。

    “你说你,十几岁的小姑娘家,怎么整天摆出这么幅老气横秋的样子?”

    李桐听的心里猛的一跳,勉强笑道:“象我这种经历过沧桑的人,当然老……”

    “瞎说!”宁远打断了李桐的话,“不就是遇人不淑?算什么沧桑?你别总这样拘着自己,多难受?人活一辈子,怎么着都是一辈子,象我这种,你看看,怎么自在怎么活,多好!象你这样,非得摆出这幅心如死灰的样子,摆给谁看呢?总不是给姜焕璋吧?你都看不上他了,肯定不是摆给他看,那你摆给谁看?我?”

    “胡说八道!我就是这样的性子!”李桐被宁远这一番话说的有点恼了。

    “你这才是胡说八道,十几岁小姑娘什么样性子都有,就是没有你这样老气纵横所谓性子!”宁远嗤之以鼻,“我姐,出了名的少年老成,整天觉得她就是整个老宁家的脸面,就那样,听说四叔惧内,她还爬墙翻院听壁角呢,也没象你这样!”

    “她爬墙翻院听壁角能让你知道?又胡说!”李桐嘴角往下扯。

    “她干这种事都是让我给她放风,我当然知道!她还……”宁远一句话没说完,跺着脚笑起来,“这个话,咱们私底下说说,你可别往外说,不然我姐得生吃了我。”

    “那你还是别说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说多难受。”宁远一边说一边笑,“我姐,学人家逛红楼,逛就逛了吧,还点了个顺眼的侍候过夜,她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侍候过夜是怎么回事。”

    李桐哭笑不得。

    “阿爹把她揪回来,跪了一夜祠堂。”宁远跺着脚,“过了好几年,她才知道这过夜是怎么回事,知道之后,谁提这一段她就跟谁急,我姐在家的时候,最无法无天,我跟她都没法比。”

    宁远话没说完,脚不跺了,上身往下滑进椅子里,“年前去接大姐,头一眼看到她,我都不敢认。”

    李桐也慢慢靠进椅子里,宁皇后看起来是十分苍老,她没留意过她的年纪,她才三十左右,和长公主差不多年纪,可看起来,她比长公主至少老上十年。

    “你别象她,你跟她不一样,她那是没办法,你别这样,活的跟个老太太一样,有什么意思?你才多大?”

    宁远一把把话扯回来,“你嫁不嫁人?嫁不嫁都别这样,别跟长公主学着,你也不是她,长公主身份摆在那儿,太显眼,皇家规矩又多,该玩玩该乐乐。”

    “我什么时候跟个老太太一样了?我就是喜欢现在这样过日子。”李桐堵了一句。

    宁远一声嗤笑,“对了,明儿我带你去听云袖唱小曲儿?云袖的小曲儿唱的真不错,嗓子好,能唱出味儿来,这一条最难得,她跟着沈大家长大,很有几分见识,清音楼也雅致得很,沈大家点的一手好茶,明儿我带你去见识见识。”

    李桐斜着他,她跟他见识这个?亏他想得出。

    “你别这样,你上次穿那身衣服,多好看!挺象个清秀少年,晚上又看不清楚,就是看清楚又怎么样?你又不是没出阁的小姑娘……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那个啥,那个,你还打算嫁人不?”

    宁远舌头上连打了几个结,李桐斜斜的看着他,“我不打算嫁人,可也没打算跟着你这么鬼混。”

    “这哪叫鬼混?真鬼混的地方,我也不能带你去啊,我的意思是说,我从来不去鬼混的地方,听云袖唱小曲儿怎么了?从前太后也爱听,沈大家要不是给太后唱小曲儿,能红透半边天?这哪能算鬼混?”

    宁远一脸正气,李桐调转目光,不打算再理他了。

    “你一个小姑娘家……”

    “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要歇下了。”李桐打断宁远的絮叨,扶着椅子扶手站起来。

    “天儿还早呢,哪能歇那么早,又不是老太太。”宁远半点要站起来的意思也没有,“你别这样,我今天一大早先是被皇上逼问接大姐那天劫袭的事,想到现在,也没个头绪,后来又是小五念书的事,孙翰林简直就是周家私人,从前我在翰林院读书还好,如今小五可不能象我那样,唉,一个头两个大,还有今天说了要再推个副相的事,一着紧似一着,我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文涛去哪儿了?我有一阵子没见着他了。”

    “他在长公主那儿领了差使。”李桐答了句。

    宁远一下下拍着额头,“我就知道!你看看,我这一天!也就是在你这儿,活泛活泛,我累得很,还没歇好呢,你别赶我走。”

    李桐无语的看着宁远,“你到阿萝那儿歇一歇,不比我这儿好?”

    “你别这样!”宁远听李桐提到阿萝,从椅子里直起上身,“我不是跟你说了,我到阿萝那儿,都是因为有事,办正事,不能不去,其实我这个人,不好这口,真不好!你以后就知道了,我也就跟你说说话,就连从前在北三路,我也没跟别人这么说过话,就你一个!”

    宁远高高竖着一根手指。李桐重又坐回去,他把话说成这样,她还怎么好非把他赶走不可。

    “你真不想听姜家那些笑话儿?”宁远的话题一下子又蹦回去了,李桐扭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认真的摇了摇头。“真不想听,我不喜欢听不好的事,不想看到悲苦。”

    宁远呆了好一会儿,才恍然笑道:“是我心窄了,你已经放下了,也是,我也喜欢只闻欢乐不见悲苦,是我错了,以后再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