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52章 不认可不行

第452章 不认可不行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去叫墨兰!”姜焕璋气晕了。

    “她刚生了孩子。”姜婉怯生生接了句,姜焕璋用力按着太阳穴,他快气疯了,他从来没碰过墨兰,墨兰肚子里的孩子……是了,一定是顾家的,不是顾家大爷,就是顾家老爷!

    这件事,是墨兰?还是她?

    姜焕璋盯着顾姨娘,从她圆胖胖灰扑扑的脸上,看到脏的已经十分明显的老棉袄,再看到顾姨娘高高挺起的肚子上。

    心里一阵厌恶涌起,他碰没碰过墨兰,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知道,她明明知道他没碰过墨兰,她这样一口咬死墨兰肚子里的是他的孩子,她是想让他替她们顾家养儿育女么?

    “墨兰肚子里不是我的孩子,那是野种,让人去那个野种溺死!还有墨兰,这个贱婢,让人把她赶出去,留她在家庙里,就不怕脏了姜家的祖先的眼?”姜焕璋咬牙切齿的吩咐。

    屋子里,从陈夫人起,大眼瞪小眼瞪着气的发疯的姜焕璋。

    陈夫人呆了呆,带着几分怯意含糊道:“你看看,就是说……这事,族里就是说,怕你不认,大哥儿,你看顾氏也没说什么,你就算疼顾氏,可那是你的长子……”

    “那不是我的长子!”姜焕璋一声怒吼,“我说了,那不是我的孩子,那是野种!野种!”

    陈夫人吓的身子往后仰,一句话不敢再说,姜焕璋猛的站起来,环顾着满屋子惊恐的脸,深吸了口气,“我去族里说清楚!”

    姜焕璋走的极快,冲出绥宁伯府,直奔出去,往宗祠方向走到一半才醒悟,这会儿到宗祠找什么人,去找族老!姜焕璋调转方向,直奔最的话语权的族老二叔祖家。

    进了二叔祖家门,在上房门前,姜焕璋停了停,深吸了口气,他得冷静,冷冷静静的把这件事说清楚。

    姜家辈份最长的二叔祖虽然过了七十,却耳聪目明,这会儿正坐在炕上,和最疼爱的小孙子下棋,见姜焕璋进来,一脸惊讶,忙招呼姜焕璋,“焕璋来了,快坐,小六,快去给你大哥哥倒杯茶。”

    “二叔祖安好。”姜焕璋长揖见了礼,“本来不敢打扰二叔祖,实在是事情要紧,不得不来烦劳二叔祖。”姜焕璋没坐,垂手站在炕前。

    “坐下说话,你是稀客,快坐下,你上次到二叔祖这里来,才跟小六这么大,二叔祖还记得呢,你是跟你父亲一起来的,也是这么站着,快坐,在二叔祖这里不用客气。”姜家这位二叔祖脾气极好。

    “是,谢二叔祖。”姜焕璋谢了座,耐着性子听二叔祖絮絮叨叨了几句,不得不打断了二叔祖的话,“二叔祖,焕璋这趟来,是有要紧的事要请二叔祖作主。”

    “有啥要紧的事?你说你说,只要二叔祖能帮得上忙,焕璋难得来一趟,小六,去把你娘刚炸出来的果子拿一碟子来,让你大哥尝尝。”二叔祖最疼小辈,特别是象姜焕璋这样又好看又出息的小辈。

    “二叔祖,有个叫墨兰的丫头,怀了身子,前一阵子跑到祠堂……”

    “这事我知道。”姜焕璋话没说完,就被二叔祖打断,“守祠堂的老九过来找我,说你府上那位顾姨娘恶嫉,你又宠她,唉,焕璋,这件事儿,二叔祖就倚老卖老多说一句,你可不能宠顾氏宠成那样,二叔祖虽然没见过顾氏,可也不用见,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鸡窝里飞不出凤凰,就顾家那样,她家孩子能有个好?”

    “二叔祖,不是……”二叔祖岔话和话多让姜焕璋头又痛了。

    “你年青,唉,谁年青的时候不犯糊涂?你二叔祖年青的时候,也糊涂过,当年……”

    “二叔祖!”姜焕璋不得不再次打断了二叔祖的话,“今天家庙有人报信,说墨兰生了。”

    “唉哟那可是好事儿!男孩女孩?这可是你们伯府头一个孙辈,三代同堂,好好好!”二叔祖最喜欢听生孩子和成亲这样的喜信儿。

    “二叔祖,那不是我的孩子。”姜焕璋只好怎么直接怎么说,否则只怕绕到明天早上,也绕不到正事上了。

    “不是?”二叔祖一呆,随即一脸明了,他虽然老了,可没糊涂。“焕璋啊,二叔祖刚才说了,年青的时候,谁都糊涂过,可你糊涂归糊涂,大事上不能错了,就说顾氏吧,焕璋啊,你让二叔祖把话说完,二叔祖说的可都是金玉良言。”

    姜焕璋刚要开口,就被二叔祖拍着他的肩膀挡了回去。

    “你听二叔祖说,你就算要宠顾氏,得有个度,唉,”二叔祖长叹了口气,“焕璋啊,为了这个顾氏,你做过的荒唐事可不少了,几十万银子都给了顾家,啧!”

    说到这个,二叔祖啧啧有声,可惜不已。“二叔祖跟你说,二叔祖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这双眼看人看了七十年了,那个顾氏,二叔祖都不用看,就看顾家就知道了,哪能有个什么好?这孩子都是看着爹娘长,爹娘什么样儿,孩子就是什么样儿,儿子随爹闺女随娘,二叔祖告诉你,就没个错的!”

    “二叔祖!”二叔祖的偏题和唠叨,让姜焕璋快要抓狂了。

    “好好好,二叔祖不管你宠谁不宠谁,你宠顾氏也行,可不能坏了自己的子嗣啊,这是大事,难道你就为了怕顾氏不高兴,连自己亲生的孩子都不要了?是男孩还是女孩啊?行行行,二叔祖知道了,二叔祖跟你说,你前一个媳妇后一个媳妇的,闹过一场大官司了,那个顾氏,祸害了几十万的银子,你阿爹可是亲笔写了欠据,还是二叔祖按了手印做的中人!”

    姜焕璋捂着头,他想哭一场。

    “二叔祖跟你说啊,咱们姜家,可不能再丢人了,上上个月,勤房的老五,你记得吧?多好的孩子,好不容易说了房上好的媳妇儿,都说好了,人家听说跟绥宁伯府姜家是同族,说什么也不肯了,你看看!老五他娘气的什么似的,我好不容易劝住了,二叔祖告诉你啊,焕璋啊,咱们姜家,可不能再有啥丢人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