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43章 后勤

第443章 后勤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紫藤山庄,李桐正看着人收拾东西,婆子带了跑的满头大汗的大英进来。

    大英虽说有些喘,说话倒十分利落,转了宁远的话,李桐听的一个愣神接一个愣神,头一个念头,她跟文二爷一样,他使唤起她来,可真是不客气,第二个念头,是他怎么这么信得过她,一路上的吃喝拉撒都让她准备,这简直是把宁皇后和五皇子的安危放在她手心里。

    “把阿娘和我的大车拉出来,水莲去,照着走远门日夜赶路来安排,绿梅去找小悠,照四个人,要日夜不停赶路一天半夜准备吃食茶饮,清菊去找大乔,让他挑六匹最好的马,要赶一天半夜的路,该准备的都准备好。”

    大英话音刚落,李桐就吩咐了下去,“文竹把我出门的衣服拿来。从这里到五里坡,要走多长时间?”李桐最后一句话是问大英的,大英想了想,“要是能跑起来……”

    “你骑马要多长时间?”李桐打断了大英的话。

    “最快两刻钟。”大英答的飞快。

    “嗯。”李桐盘算了下,骑马最快两刻钟,大车的话,只怕要半个时辰,时间还算宽裕。

    也就两三刻钟,大乔赶一辆车,车后系着辆放着食水点心的车,大英赶了另一辆车,车的栓着两匹马,李桐一身小厮打扮,外面套了件宽大的皮袄,带着同样穿着的水莲和绿梅,出了紫藤山庄,直奔五里坡。

    李桐骑在马上,远远看着京城方向一阵烟尘,烟尘前面,宁远一马当先,疾驰而来,离李桐十来步,宁远勒住马,马原地转了一圈,宁远催马走到李桐面前,探头弯腰,脸凑的很近,看着骑在马上的李桐。

    “你怎么穿成这样?挺好看。”宁远神彩飞扬,看起来心情好极了。

    李桐没理他这句话,指着车子,“两辆车,防个万一,路上要用的东西都在那辆小车里,可用可不用的都没带,车子后面……你过去就能看到了,有个桶,里面是山泉水,旁边的小箱子里,有盆、帕子、沤壶这些东西,备着来不及进宫洗漱,在车上好歹能收拾收拾。还有两件银白面白狐里斗蓬,裹在外头能充一充素服,备着万一。车子很结实,车里的东西都在扣死在车上的,不怕颠。”

    李桐说完,宁远转头看了眼三辆大车和车后的两匹马,拱手笑道:“幸亏有姑娘,等忙过这一阵,我专程谢姑娘,我走了!大姐等着我呢!”

    大乔已经跳下了车,宁远带的四五个护卫,有一个跳下马,将马递给同伴,从大乔手里接过赶车的长鞭,跳上车,跟在已经纵马往前的宁远身后,扬鞭而去。

    李桐看着宁远一行人走远了,轻轻呼了口气,看大乔上了马,一起回去紫藤山庄。

    …………

    宝林庵外的别庄里,福安长公主一切收拾妥当,直等到日上三杆,也没等来宫里报丧,以及传她进宫的人,正纳闷,突然醒悟,是了,现在的宫里,除了周氏,就是那个关在院里不许出来的杨嫔,周氏暴亡,宫里肯定乱成一团,在没立出一个主理人之前,恐怕没人想起来给她报个信。

    福安长公主想到这个,长长叹了口气,想笑又觉得十分可悲,堂堂皇家内宫,这十几年竟沦落的连个大家内宅都不如!

    看样子今天不用进宫了,福安长公主顿时有些百无聊赖的感觉,在屋里转了几圈,吩咐绿云,“让人请桐姐儿过来说话。”

    李桐回到紫藤山庄时,福安长公主遣来的婆子已经等了一会儿了,李桐换了衣服,出来上了车,往宝林庵外的别庄过去。

    福安长公主坐在昨天的位置,正抱着碟松子儿慢慢剥,慢慢吃,看到李桐进来,努努嘴示意,“坐,怎么这么慢?收拾东西呢?”

    “不是。”李桐坐到炕上,自己沏了杯茶,将宁远请她帮忙的事说了。福安长公主抱着松子碟子,两根眉头一起蹙起抬起,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桐,“这种事儿他也敢找你?你还真能办了?你就不怕万一怎么怎么样?”

    “办都办完了,万一也来不及了。”李桐喝了一杯茶,又喝了一杯,再沏了一杯。

    福安长公主慢慢磕着她的松子,斜斜的瞄着李桐,眼珠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李桐喝好了茶,福安长公主放下松子,拍了拍手,“给我也沏杯茶,喝惯了你的沏的茶,别人沏的总觉得差口气儿。”

    李桐沏了茶给她,福安长公主托着杯子,看着李桐叹气道:“你看看,我万事俱备,就等着一个报丧的信儿往宫里赶,可这个信儿,就是等不到了。”

    “嗯?怎么回事?宫里乱成这样了?”李桐反应极快。

    “聪明!”福安长公主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我等了一个多时辰才想起来,你看看,这宫里乱成什么样儿了?在她手里也就不到十年的功夫,老娘真是……”福安长公主错着牙,一声长叹,“算了,不提了,宁皇后对上这个烂摊子,不知道怎么样呢。”

    “你不是说宁皇后很有手段?宁远说过,他姐姐当年领兵打仗,说是不比他大哥差。”李桐倒不怎么太当回事,理家这事有什么难的?

    “这是两回事。”福安长公主好象不怎么喜欢谈论这些,“手段厉害、用兵如神不见得能管好家务,我最讨厌这些家长里短的事,咱们不说这个,说个有意思的事,皇上议政,有个法宝。”

    福安长公主连说带笑,将皇上的投豆表决大法说了,“……早朝后议事,吕相提了宁皇后,墨相推了我,高书江推了杨嫔,老四最实诚,说让他媳妇儿出面就行。”

    李桐忍不住笑,从半夜起她心情就特别好,一点点小事都觉得好笑。

    “老四他媳妇儿不提,其余三个,皇上就用了投豆表决大法,结果,宁皇后三粒豆儿,我和杨嫔都是两粒,你说说,这些豆,谁投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