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31章 一切都变了

第431章 一切都变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眼睛只盯着每隔十几步一盏的小灯笼,进了院子,下了台阶,从院子里直穿过来,进了垂花门,再从院子里穿过,刚上了台阶,帘子从里面掀起,李桐一头冲进去,一眼看到披着件长衣,懒散的歪在炕上的福安长公主,一口气松下来,脚一软,急忙扶住旁边的椅子扶手,顺势软瘫在椅子里。

    福安长公主歪头看着她,慢吞吞道:“看你这样子,总不是以为……”

    “以为你出事了,吞金了,生病了,失火了,什么的。”李桐这一路上真没想过好事,这会儿见长公主好的不能再好,这股子惊气就化作了没好气。

    “吞金?”福安长公主一只手捏着下巴,一脸沉思状,“有意思,你怎么想到吞金?到底是做生意的,不管什么事先想到金子,我干嘛要吞金?不过……”

    福安长公主拖着声音,“真要是自裁的话,吞金这法子不错,吞下去,一时半会死不了,熬着,说是能熬一两天呢,这一两天里,可以好好想一想,自己怎么能那么蠢,蠢到有一天吞了金子,一件一件的想,一两天呢,死前肯定能想的明明白白,然后,死而瞑目,自己蠢死的么。”

    李桐目光沉沉看着她,从前,她之所以吞金子,就是这么想的么?

    “把外面的衣服脱了,到炕上来,这屋里没有地龙,我是修行人么,不能太过奢靡,不过开了春我就能让人来装地龙了,到炕上来,炕上暖和,看看你的脸,都青了。”福安长公主看起来绝对不象心情不好的样子。

    李桐站起来,解开斗蓬,她的脸如果青了,那是因为福安长公主的话,而不是因为冷,她走的急的都一身薄汗了。

    李桐脱了鞋坐到炕上,绿云抖开条薄绫夹被给她搭在腿上,又使了几个垫子过来,李桐伸手去接垫子,“绿云姐姐给我就行,我自己来,烦姐姐给我倒杯茶,要是能漱漱口最好,着急出来,没顾上。”

    绿云将垫子递给李桐,拿了温水漱盂侍候李桐漱口。

    福安长公主看着李桐,看着她漱了口,喝过茶,才低声问道:“怎么担心成这样了?”

    “害怕。”李桐看了眼福安长公主。

    福安长公主蹙着眉,一脸的哭笑不得,“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我能有什么事?要是吞了金,我真要吞金,那肯定都要把一切安排好,还用这么半夜三更把你叫来?我是那样乱七八糟的人?要是病了,又不方便请太医,肯定让人告诉你,让你请好大夫带过来,能这么让你来了再说请大夫?至于失了火,失火找你干嘛?你又不是水龙王。”

    “吓晕了。”李桐叹了口气,她的害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福安长公主长长呼了口气,一脸无语,“不说这个了,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半夜三更把你叫来。”

    “为什么半夜三更把我叫来?”

    “周氏死了。”福安长公主这四个字吐的清淡无味。

    “嗯?”李桐一时没反应过来,呆了片刻,“你说谁死了?周氏?周贵妃?”

    “嗯。”福安长公主长叹了口气,“当然是她,就在今天傍晚,死在她儿子手里。”

    “那大爷和四爷呢?还活着吗?都活着?”李桐问的有些急切,福安长公主奇怪的看着她,“当然都活着。”

    “都活着!”李桐一字一句重重咬着都活着三个字,直直的瞪着福安长公主,心里一片清明又纷乱无比,五味杂陈,眼泪夺眶而出。

    周贵妃死了,可两个皇子还活着,变了,一切都要变了!全改了,那长公主的宿命……她不用再担心长公主的宿命了,全改了!

    那根空签,怪不得是根空签……

    “你这是怎么了?喂!”福安长公主探身过来,伸手在李桐面前晃了下,见她还是眼睛直直的,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李桐额头上,“想什么呢!”

    李桐一个机灵,恍过神,看着长公主,想笑却又没能笑出来,眼泪比刚才掉的更厉害了。

    “这妮子,是疯了吧?”福安长公主心提起来了,欠身坐起,伸手去摸李桐的额头,李桐侧身躲过,“我没事,高兴……你就当我高兴的。”

    “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好高兴的?怎么回事?”福安长公主见李桐虽然古怪,但神志如常,松了口气,仔细看着李桐,心里的感觉更加怪异,这丫头有什么事瞒着她?

    “就是高兴,以后没有人逼你嫁人了,难道不高兴么。”李桐知道自己失态太过,在别人面前还能掩饰一二,在长公主面前……掩饰不过就掩不过。

    “刚才吓着了,心神失守,听到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高兴,是不是要乱起来了?”李桐先扯开话题,“你刚才说周贵妃死在她儿子手里?怎么回事?”

    “嗯。”福安长公主紧盯着李桐看了片刻,没多追究她的失态,“总算问了句该问的话。”

    福安长公主又叹了口气,“从前季老丞相给我讲史,总说前朝污秽肮脏,其实哪一朝都一样,本朝,弑母这一件,已经有了。”

    “是大爷还是四爷?”

    “百年之后,史书上大概是写老大弑母,可弑母的,不只老大一个。”福安长公主靠在一堆锦垫中,一条胳膊搭在曲起的一条腿上,垂着头,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关切看着她的李桐。

    “老大将鹤顶红放进了周贵妃的汤药里,把瓶子埋在一盆佛珠锦里,老四看到了,找机会又加了一味毒,老大亲手将药送到母亲手里,原本,太医就是长宁宫外,要是只有一味毒,也许还能救得活,可是,两个儿子都下了毒。”

    福安长公主一声冷笑,“养儿如此,周氏是该死了,周氏死时,老大跪在地上痛哭,当场就认了,老四……”福安长公主眯起的眼睛里仿佛有无数刀光剑影。“下了毒,趁乱跑出长宁宫,等事发之后,再施施然装着刚进来,没事人一样哭他阿娘的死,让他子欲养而亲不在,骂老大狼心狗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