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28章 父母之心

第428章 父母之心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娘,先把药吃了。”大皇子看着被周贵妃托在手里的那碗药汤,心提在嗓子眼,唯恐周贵妃手一抖,药汁洒出来,功亏一溃。

    “算了算了,只要你和四哥儿听话不淘气,我哪还有什么气儿?我只看着你们两个活着。”周贵妃一只手端着药汤,另一只手怜爱非常的拍了拍大皇子,将碗送到嘴边,大皇子脸色一下子煞白,下意识的抬起手,张了张嘴,仿佛想说什么,想阻止什么,却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周贵妃蹙着眉头,一口气喝完了药,将碗递给女侍,急忙漱了口,又拿一块蜜饯放进嘴里含着,咬了两下,长长叹了口气道:“这药也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我记得你小时候,就这么大点的时候。”

    周贵妃抬手比划着高度,“话还说不清楚,受风寒积了食,太医开了药,你说什么也不愿意吃,趴在我怀里,哭的啊,阿娘心都碎了,阿娘说,大哥儿生了病,不吃药怎么能好呢,你一边哭一边还跟我讲理,大哥儿没生病,大哥儿好了,真是……”

    周贵妃话没说完,就蹙起眉头,抬手按着肚子,“怎么肚子有点儿疼。”

    大皇子呆呆的看着周贵妃,突然跳起来,声音凄厉的叫道:“快传太医,快去!快!”

    周贵妃已经疼的人都蜷起来了。

    周贵妃病着,照惯例,在周贵妃病好之前,太医院要派四五位太医常驻在离长宁宫不远的延庆殿里,随时等候传唤,所以,长宁宫传太医时,太医到的极快。

    四五位太医一脚踏进长宁殿,一眼看到两眼鼓瞪、脸色已经腊黄的周贵妃,脚下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贵妃这怎么象是中了毒的样子?

    “快去请皇上,贵妃怕是不好了!”太医正吴太医吩咐了一句,也顾不得其它了,扑上前翻开周贵妃的眼皮看了看,“快!拿炭灰来!还有碱水,快!”

    几个太医听了吴医正的厉声吩咐,印证了头一眼的判断,顿时吓的一颗心缩成一团,急忙上前,扎针的扎针,灌药的灌药,把周贵妃趴在炕上,头朝下伸出炕沿,灌了催吐的药,周贵妃一口一口吐着黑黄的水。

    “娘娘,用力吐,都吐出来,吐出来就能好了,用力,往外吐,再灌些,快!”吴医正急的满头满身的大汗,指挥着跪在炕上托着周贵妃腹部,以让她吐出更多、吐的更快的侍女放低一点,不停人的催着蹲在旁边不停的配制催吐药水、解毒药水的太医快快快,一群人不停的往周贵妃嘴里灌催吐的药,解毒的药……

    整个长宁殿,乱成一团。

    大皇子在旁边站的象只木偶,呆呆看着被灌的、吐的痛苦不堪,脸色越来越黄,气息越来越弱的周贵妃,浑身麻木,这是生了他、养了他的阿娘。

    躲在空屋子里的四皇子趴着门缝,提心吊胆看着外面,没多大会儿,就看到长宁宫里狂奔出几个人,奔向旁边的延庆殿,片刻,延庆殿方向,吴医正拎着药箱跑在最前,几个太医一路飞奔,向长宁宫奔而去。

    四皇子站直,往后退了两步,深吸慢吐了几口气,将门打开一条缝,看了看,再开大一点,探出头左右看了看,再将门拉开些,飞快的挤出来,反手关上门,出来两步,站住,用力咳了几声,理了理衣服,扶了扶帽子,走了两步,又跺了跺脚,咳了两声,这才不紧不慢的往长宁宫方向走,走了几步,又顿住,四下看了一遍,转过身,绕到另一条路上,转个大圈子再往长宁宫去。

    皇上奔进长宁殿时,周贵妃已经被灌进去十几碗药,也吐出来了十几碗药,吐无可吐,人却没有丝毫好转,反而越来越虚弱。

    “娇娇!”皇上直直的盯着已经面无生机的周贵妃,脚步踉跄,一头冲上前,周贵妃看着皇上,泪如雨下,挣扎着指了指站在旁边的大皇子,想说话,却只张了张嘴。

    “这是怎么回事?”皇上一把抱住周贵妃,如同受了伤的野兽一般,瞪着吴医正嘶吼道。

    吴医正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皇上,贵妃中了毒,中了……毒!”

    皇上低头看着鼻孔里已经有血丝慢慢往外渗出的周贵妃,“是谁?是……”

    周贵妃轻轻拉了拉皇上,一下下张着嘴,皇上急忙伏下身子,侧耳过去,听周贵妃说什么。

    “……皇上,求你,不要怪,大哥儿,他是,我的,我生的,不要,杀他,我,舍不,得。”

    “好。”皇上泪如雨下,一个好字几乎都说不出来。

    “我死,立太子,四,哥,立刻。”周贵妃用力揪着皇上胸前的衣服,越揪越紧,直揪着整个人一阵剧烈的抽搐,双手依旧紧紧揪着皇上的衣服,头一歪没了气息。

    “娇娇!”皇上紧紧搂着周贵妃,放声大哭。

    四皇子刚到长宁殿门口,就听到了皇上撕心裂肺的哭声。

    …………

    周贵妃的暴亡,让禁中如同砰然炸开的豆荚,将这个消息飞快的弹送到那些他们要送到的人家。

    白老夫人已经歇下了,自从季老丞相走后,十来年里,她头一次被人从熟睡中推醒。

    心腹袁嬷嬷叫醒白老夫人,示意了站在她身后,裹在一团黑衣中的人,立即转身退出,亲自守着门,那团黑衣和白老夫人俯耳嘀咕了几句,转身出去,依旧由袁嬷嬷送了出去。

    白老夫人呆呆的坐在床上,想笑却泪流满面,象阿云说的那样,她终于自作孽不能活了!

    “来人。”白老夫人抹了把眼泪。

    在外间躺着一动不敢动的大丫头桑叶急忙起来,叫了桃叶,点了灯,掀帘进到里间。

    “侍候洗漱。”白老夫人声音里听不出异样,侍候她多年的桑叶凭着直觉,却感受到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桑叶和桃叶侍候白老夫人简单洗漱好,一层层穿好衣服时,袁嬷嬷也送走了黑衣人,掀帘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