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25章 动手

第425章 动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贵妃看着突然乖巧的好象三五岁时候的大皇子,又是意外又是高兴,眼泪掉个不停,“乖孩子,阿娘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从前你在宫里时多好,一搬出去……不知道多少人调唆你,要不然哪能那样?你这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来人,拿碗汤来,给大爷暖一暖。你府上怎么就没个尽心侍候你的人呢?赵氏还好,可惜没了,霍氏……要不,等阿娘好了,替你再挑个好的?”

    听周贵妃提到赵氏,大皇子眼角抽动了几下,别过脸,片刻又转回来,看着周贵妃,顺从的答应道:“都听阿娘的。”

    “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见大皇子又象从前那样懂事了,周贵妃高兴极了。

    “阿娘,我替你捏捏肩膀。”大皇子挪了挪,伸手替周贵妃捏肩膀,周贵妃呆了呆,激动的两眼热泪,“乖儿。”

    大皇子坐在周贵妃身后,垂着眼皮,专心细致的替周贵妃捏着肩膀,仿佛捏了这一回,从此就再没有下回了。

    …………

    高书江得了大皇子进了宫这事,急忙让人去告诉四皇子,让他赶紧去长宁宫看着,关键时候,别让大皇子在周贵妃和皇上面前做了什么手脚。

    四皇子匆匆换了衣服,一脚踩出门,又踩了尾巴般急忙回来,从丫头怀里一把揪过换下的衣服,找到荷包,摸出个小瓷瓶,紧紧攥着塞进怀里,再次出门,急匆匆往宫里进去。

    …………

    长宁宫里,大皇子给周贵妃捏着肩膀,乖顺的如同两三岁时那样,答着周贵妃的话,不管周贵妃说什么,他都顺着周贵妃的意思说。

    周贵妃心情舒畅极了,阿娘说的对,孩子十几二十岁的时候都不听话,过了就好了,看看,大哥儿这就是过了!

    “阿娘,昨天是我不对,不该惹你生气,还有从前,也都是我的不对,不管怎么样,您生了我,阿娘,我很感激你。以后,我不会再惹你生气了。”大皇子声音很低,好象在跟自己说话。

    “看看这孩子,说懂事就懂事成这样!”周贵妃再次热泪盈眶,回头看着儿子,怜惜的不知道怎么怜惜才好。

    “阿娘,您该吃药了吧,我去给您煎药。”大皇子避开周贵妃的目光,站起来道。

    “哪用你去煎药?你最怕闻药味儿。”

    “阿娘,这是儿子的孝心。”大皇子很坚持,周贵妃笑起来,“好好好,你这孩子,来人,侍候大哥儿去煎药,这孩子,说孝敬就孝敬成这样,这孝不孝的……乖儿,你离远点看着就行,千万别离的太近,别让药味儿熏了你,还有,小心烟气燎了眼……”

    大皇子跟着侍女出了殿门,周贵妃还在后面不放心的交待。

    大皇子跟着侍女,进了茶房旁边专门隔出来煎药的小隔间。

    宫里规矩严苛,主子们的药,每一道都要同时有两个人经手,另外至少两个人不错眼的看着,防着有人做手脚。

    大皇子进了煎药的小隔间,负责煎药的两个侍女忙着现捅开炉子,照规矩取出晚上的药,倒进煎药的沙吊子里,量好水添上,旁边一个内侍、一位年长有职份的女使,站在旁边不错眼的盯着。

    其实周贵妃吃药的时辰还没到,不过大皇子既然要尽孝心,周贵妃既然吩咐了,没到时辰什么的,就都不算事儿了。何况,周贵妃这病这药,也不过就是安神顺气,讲究的就是个顺着贵妃的心意,时辰什么的,早一点晚一点都无所谓。

    大皇子站在小隔间门口,目光从忙碌不停的两个侍女身上,看向一脸严肃紧紧盯着两人动作的内侍,又落到绷着脸,同样不错眼盯着的年长女使身上,再从年长女使身上看回去,直看的紧皱起了眉头。

    他得把她们都打发走。

    “好了,你们走吧,我来煎。”看着两个侍女将沙吊子放到红泥炉上,大皇子一脚踏进小隔间,冷着脸吩咐一个站着,一个蹲着的侍女。

    两个侍女一愣,急忙看向年长女使,主子们所谓的亲手煎药,不都是站在隔间门口,少的就看一眼,最尽心最孝敬的,也不过就是站在门口从头看到尾,大爷这是要干什么?

    “我的话你没听到?耳朵聋了?”大皇子和四皇子在长宁宫里,一向说一不二,有时候说话比周贵妃都管用,见两个侍女呆着没动,大皇子的脸立刻就沉下来。

    “大爷,这屋里脏,又有烟灰,万一迷了眼就是大事,再说娘娘交待过……”一个侍女尝试着想解释。

    “出去!”大皇子打断了侍女的话,“我要亲手给阿娘煎药。”

    两个侍女一脸仓皇,再次看向年长女使,年长女使垂了垂眼皮,两个侍女急忙垂手往后退,“婢子们就在门口,大爷别离炉火太近,万一……”

    “滚!”大皇子最厌烦这种喋喋不休,何况他现在心情不好,两个侍女一句多话不敢再说,退出小隔间,一左一右,垂手站着,时不时看一眼隔间里的炉火、沙吊子,和站在旁边的大皇子。

    “你们也出去!”大皇子指着内侍和年长女使,内侍和年长女使一脸错愕,对视了一眼,年长女使曲膝回道:“回大爷,大爷也该知道,这是宫里的规矩,娘娘这药,从打柜子里取出来起,一直到送进长宁殿,我俩的目光,不许离开半分。”

    “让你们看着,不过是防着有人做手脚,我亲自给阿娘煎药,还用你们看着?”大皇子看着两人质问道。

    年长女使苦着张脸,再次曲膝,“大爷,这是规矩,婢子若是违了,就是杀头的大罪。”

    “滚!”大皇子极其简单了回了一个字。

    年长女使没敢动,看向内侍,内侍躬身劝道:“大爷,水火无情,小的们看着,也省得大爷烫着哪里,或是被烟灰迷了眼,要是……”

    “爷给阿娘尽孝心,用不着你们虎视眈眈盯着,都出去。”大皇子是一定要把他们赶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