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18章 泼夫打架

第418章 泼夫打架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贵妃吓的一声尖叫,四皇子被大皇子这突然暴起的一拳打懞了,大皇子一拳砸下,另一拳又抡起,这第二拳把四皇子从懞逼状态打回来了,四皇子反应过来,一声尖叫,“你敢打我!”喊声没落,已经抡着拳头砸回去了。

    两个人虽说号称自幼习武,也就是号称而已,连马步也没连扎三天过,这一架,就是你一拳我一拳的抡王八拳,抡王八拳的规律,抡到最后都是要扭在一起,你抱着我我抱着你,手脚用不上,只好用头撞,上牙咬,大皇子和四皇子自然也不例外,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两个人已经揪在一起,滚在地上,大皇子一口咬在四皇子肩膀上,四皇子一声惨叫,张嘴也咬在了大皇子肩膀上。

    皇上气的浑身发抖,“拉开!快拉开!逆子!逆子!”

    “还不快拉开!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我的儿,快别打了,别打了,有话好好说!贱婢,还不快拉开!”周贵妃连哭带叫,心疼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这两个好的不能再好的乖儿子,这是受了谁的挑唆?

    宫人拼死拉开死掐在一起的大皇子和四皇子,将一个拉到炕这头,一个拉到炕那头,两个人时不时挣扎几下,恶狠狠瞪着对方,恨不能用眼神将对方撕成碎片。

    “你这是干什么?”皇上指着大皇子怒吼,“失心疯了?在朕面前,你也敢动手?那是你弟弟,他纵有不是,你就能打他?”

    “你既然知道他有不是,你怎么不说他?他有不是的时候,你怎么不开口说他?你非要等到我动手了再说话?你为什么要等到我动了手再说话?”大皇子怒目皇上,声声嘶吼,他的悲愤他的委屈……他都不想活了!

    “你!你,你这个逆子!”皇上被大皇子几句话堵的脸色紫涨。

    四皇子听了大皇子的话,冷冷斜着皇上,心里一阵接一阵的寒意涌上来,他看着他错了也一声不吭,他是要养废了他?是了,帝王心术,只要一个英明无比的太子就够了,别的儿子,都当猪养,省得你争我斗……

    “大哥儿,你这是怎么说话呢?这是你阿爹,你怎么能这样跟你阿爹说话?你阿爹都是为了你好。”周贵妃又急又气又心疼,“再说四哥儿的话也不能算错,你这两个媳妇儿,是没挑好,看看,都把你调唆成这样了……”

    “四哥儿的话也不能算错?”大皇子一声冷笑,打断了周贵妃的话,“你这心偏的,还有边吗?他那话不能算错?阿爹刚才怎么说的?是了,回回都是这样,阿爹说错了,可你的心全偏在他那边,你就觉得没错,你就跟阿爹说,老四不错,老四从来不会犯错,错全是我的,全都是我的错!你天天教唆阿爹,你天天跟阿爹说你的偏心话,如今。”

    大皇子回手指着霍氏,“你光调唆已经不过瘾了,你开始动手了是吧?你杀了赵氏,别跟我说什么失足,什么谁推谁!我还不知道你?你这宫里,你这长宁殿前,跪死了多少人了?你这宫里,有多少冤魂?你还怕死人?你一手的人血你还怕什么死人?”

    “混帐东西!”皇上气的额头的青筋暴起老高,怒的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个逆子。

    周贵妃目瞪口呆的看着大皇子,这是她的儿子?她的儿子不会这样!她的儿子一定中了邪了,一定是被什么附身了,她的好儿子不可能这样!

    四皇子幸灾乐祸的看着暴怒的皇上,目瞪口呆的周贵妃,看看,这就是你们寄以厚望,爱之深的好儿子!

    不过老大这几句话倒是一句也没说错。

    “还不跪下,给你阿娘陪礼道歉,磕头!还不跪下!”皇上怒吼声声。

    “大哥儿这是怎么了?一定是被什么附了身,快来人,叫……”太医好象不管鬼上身这样的事,宫里不许请神婆,周贵妃一声叫字之后,卡住了,叫谁呢?

    “大哥儿,你这是中了什么邪?”周贵妃一边说,一边哭起来。

    “大哥现在连阿爹和阿娘都不放眼里了。”四皇子不放过一切揭露打击大皇子的机会,顶着一只乌青眼,半边肿起的嘴唇,照样把一切该挑明的话都挑明了。

    “你怎么不说他?啊?你怎么不说了?这话要是换了我说,那就是挑拨了是吧?他说了,你怎么不说话了?”大皇子指着四皇子,对着皇上声声质问,皇上气的头一阵接一阵发晕,手不停的抖,“逆子!”

    “大哥儿,你这是怎么了?他是你弟弟……”周贵妃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两个都是她的宝贝儿子,怎么能这样?怎么会这样?

    “弟弟?哈!”大皇子一声冷笑,甩开众人,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退到百宝隔断前,突然暴起一脚,重重踹在百宝阁上,放满各色珍宝古玩的百宝阁晃了晃,轰然倒下。

    在周贵妃凄厉的尖叫声中,大皇子冲出长宁殿,冲出长宁宫,冲出了宣德门。

    这一场大委屈,以及担忧伤心,周贵妃没能发泄出来,当天晚上,就病倒了。

    大皇子侧妃赵氏的死讯,以及周贵妃病倒的消息,没有谁能瞒得住,四皇子和大皇子脸上的伤也瞒不住,长宁宫里发生的这一场妻妾之斗,兄弟之斗,在周贵妃病倒的同时,传遍了朝廷内外。

    高书江兴奋的自斟自饮了几杯,在园子里转了半圈,出了门,去寻周副枢密,请了四皇子过来。

    周副枢密心疼无比的看着四皇子乌青的眼圈,和高高肿起的半边嘴唇,“大爷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脸上不算什么,他还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四皇子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人牙有毒!”周副枢密一脸的急切担忧,“让太医看过没有?”

    “他能算人?恶狗咬人入骨三分!”四皇子恨恨的错着牙,“看了,他不是人,他就是一条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