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16章 只有一个重点

第416章 只有一个重点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次浑身冰水、哆嗦不停的不是美人才人,周贵妃只是太惊恐太意外,乱了方寸,忘了吩咐,可这长宁宫里的人,还是不敢违了她的规矩,谁知道她是忘了,还是有意的呢?她一向不喜欢大皇子妃。

    周贵妃一进长宁殿,入眼就看到正在剧烈抖动的霍氏,狂抖不停的霍氏和刚刚殿门外圆瞪着双眼的赵氏在她眼前叠加起来,周贵妃满腔的恐惧突然化成了怒气,指着地上的霍氏尖声狂骂起来,声音尖利可怕的简直不象人的声音。

    抬着赵氏尸体往外走的内侍刚到院门口,就迎面撞上急步匆匆一头冲进来的皇上,以及跟在皇上身后的大皇子和四皇子。

    “这是怎么了?”皇上一看抬成那样,就知道已经不是活人了,心头一紧,这是谁?

    大皇子和四皇子一左一右扑上前,四皇子看清楚了,轻轻舒了口气,却没往后退,斜斜的盯着大皇子看。

    大皇子认出是侧妃赵氏,顿时眼睛瞪的溜圆,她杀了她!她现在开始杀人了?

    “人死不能复生,厚葬吧。”皇上上前,轻轻拍了拍大儿子的后背安慰了一句,大皇子猛然回头,直直的瞪着皇上,可皇上已经越过他,脚步急匆的进去了,里面传出来的尖利呵骂声,让皇上极其担心周贵妃。

    四皇子紧跟在皇上后面往里奔,大皇子呆了片刻,绕过赵氏的尸体,也紧追上去,他要好好问问她,赵氏是怎么死的?赵氏怎么惹着她了?

    长宁殿内,周贵妃还在指着抖的更加剧烈的霍氏大骂,皇上和四皇子、大皇子一起冲进来,看着殿内的情形,三双眼睛一起瞪大了。

    “是她害了赵氏?”这是皇上头一个反应,因为恐惧而大骂不停的周贵妃,一眼看到皇上,心头一松,转身扑进皇上怀里,紧紧抱着他,失声痛哭,哭的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地上霍氏不停的咬着舌尖,咬的满嘴血腥,她不敢晕过去,这殿内,这宫里,能替她说话的人只有她自己,她要是晕过去了,也就死定了。

    她拼命撑着,用力撑着,撑着让自己清醒,一阵阵剧烈的抖动中,她一遍遍咬破自己的舌尖,让自己清醒、清醒,一定要清醒。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可她想活着。

    皇上的话她听到了,庆幸之余,又涌起无数悲愤,是,是她害了她,可她不害她,她就会害死她!

    一阵阵剧烈的抖动之间,霍氏拼命要喊出来,不是,不是她!可她的喉咙象被什么东西死死卡住了,声音堵在喉管里,无论如何冲不出来。

    “阿娘是想让她也死在这里吗?”大皇子喉咙紧的象哑着嗓子一样,直直的盯着伏在皇上怀里,哭的肝肠寸断的周贵妃,她杀了赵氏,又要杀死霍氏,难道她还有委屈?

    是了,这样的情形,他从小看到大,回回她跪死了那些年青貌美的美人才人之后,都会这样,在阿爹怀里哭的仿佛无辜跪死的是她。

    霍氏喊不出来,大皇子的话听在她耳朵里,仿佛死神的脚步,对死亡的恐惧让她突然生出力气,扭过头,用尽全力爬了半步,一把抱住大皇子的小腿,仰头看着大皇子,张着嘴却说不出话,和死人几乎没有什么分别的脸上,泪如雨下。

    大皇子低头看着霍氏,濒临死亡却又拼命求活的霍氏,不知道触动了哪根心弦,大皇子蹲下,弯腰抱起霍氏,将她放到旁边炕上,转身吩咐,“把湿衣服给她换下来,太医呢?”

    在长宁宫,大皇子和四皇子的吩咐甚至比周贵妃更管用,早就看的不忍心再看一眼的女侍们急忙上前,拉帐幔的拉帐幔,脱衣服的脱衣服,拿衣服的拿衣服,很快侍候霍氏换下所有的湿衣服,两个侍女半跪在炕前,用大棉帕子给她绞头发。

    太医也急急上前,诊脉,灌丸药,开汤药,吩咐女侍揉脚心等穴位,忙个不停。

    大皇子站在炕前,呆呆的看着炕上已经缓回来半条命的霍氏,霍氏迎着大皇子的目光,说不出话,只不停的流泪。

    四皇子站的离大皇子不远,眯缝着眼,看看大皇子,再看看不停的流泪的大皇子妃霍氏,好一会儿,移开目光,看向垂手站在旁边的王妃郑氏,目光再转,看着搂着周贵妃柔声细语不停安慰的皇上,和脸贴在皇上胸前,委屈劲儿已经快过去的周贵妃。

    四皇子嘴角往下扯了扯,真是满屋子虚伪,一屋子贱货!

    皇上眼里只有周贵妃和周贵妃的委屈,周贵妃在皇上全神贯注的关爱下,和以往每一次一样,委屈劲儿跟着眼泪流出来,由痛哭而抽泣,眼泪不流了,委屈也没了。

    “刚才吓着你了?”周贵妃不哭了,也能听进去话了,皇上这才柔声问道,周贵妃一阵委屈,眼泪差点又流出来,“说是死了,皇上知道,我最怕死人。”

    “没事儿了,已经抬出去了,没死在这里,胸口疼不疼?让太医给你诊诊脉?”皇上虽说这十来年很少遇到周贵妃委屈成这样,不过十来年前安慰的次数太多,她受了委屈痛哭之后,哪儿疼哪儿不疼,他记得清清楚楚。

    “嗯。”周贵妃应了,正要躺到炕上,抬眼却看到已经躺到炕上的霍氏,和围了霍氏一圈的女侍太医,以及大皇子,脸色顿时难看下来。

    她眼睛所及的地方,中心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她,除了她之后,她唯二能容忍的,就是她的两个儿子,炕上的霍氏是什么东西?

    皇上也皱了皱眉,那是贵妃起居燕坐的地方,霍氏躺在那儿,这太僭越了!

    “把霍氏抬到那边榻上。”皇上的声音里透着不悦。

    四皇子挑起眉梢,脸上喜色还没铺开,想到阿萝的话,喜悦顿时如同被烧上沸水的冰,瞬间消融,四皇子斜着大皇子,再看看皇上和皇上怀里的周贵妃,脸上的喜色化成了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