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06章 腊八的酒

第406章 腊八的酒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妃,怎么办?”桃夭满腔惊恐的问道。

    “让我想想。”霍氏绞着手,急的在屋里团团转,怎么办呢?大爷今天太反常了,这一劫到底逃没逃过去,她心里七下八下,不安的厉害,越想越觉得肯定没逃过去,要是让赵氏再告上一状,她的命说不定这回就交待进去了。

    怎么办?找赵氏求个饶?她哪会饶她!许些好处给她?能有什么好处?她要的是她这个正妃之位……

    “王妃,要不,您也去二门里等着,至少,话不能都让赵夫人一个人说了。”桃夭建议,霍氏定定站着,想了想,“对!不能让她一个人说,她要说,也得当着我的面。”

    桃夭急忙取了斗蓬过来,两人急急出来,直奔赵氏等大皇子的暖阁。

    暖阁里,一边坐着霍氏,一边坐着赵氏,两人斗鸡眼一般你盯我我盯你,直盯了一个多时辰,二门外婆子进来回话,“王妃,夫人,爷吩咐了,今天晚上在外书房歇下,就不进来了。”

    霍氏忍不住舒了口气,赵氏恼怒不已的站起来,冲霍氏重重哼了一声,一阵风走了。

    霍氏拍着胸口,今天是熬过去了,至于明天……明天再说明天吧,她这日子,熬一天是一天,活一天是一天。

    …………

    紫藤山庄,藤花院上房的窗户轻轻响了两声,值夜的水莲急忙爬起来,站到窗旁,侧着耳朵听动静,窗户上又响了一声,水莲猛的推开窗户,窗外的卫凤娘吓了一跳,上身如同被风吹起的柳枝儿一般折下去,瞬间又直起来,“是我。”

    “又是你!”水莲声音压的极低,“现在是半夜,三更半夜!你来干什么?”

    “可不又是我,我没事,是我家爷……”卫凤娘的话没说完,就被水莲打断,“姑娘睡着了,这半夜三更的!姑娘睡着,谁也不许打扰,这是我们太太的话,请回吧。”

    “你问问你家姑娘。”卫凤娘伸手按住窗户。

    “刚才不是说了,姑娘睡着的时候不许打扰,不许打扰怎么问?让你家爷以后再来,哪有半夜三更这么扰人的!”水莲往外掰卫凤娘的手。

    “你家姑娘醒了,你去问问。”卫凤娘的手,水莲哪里掰得动。

    “你怎么知道我家姑娘醒了?你看到了?把手拿回去,别说话了,扰了我家姑娘。”水莲十分后悔,刚才不该开窗户。

    “气息跟刚才不一样,肯定醒了,你去问问,大家都是当差的,你不容易,我也不容易,你去问问,只要你家姑娘说睡着了不见,我就能交差了。”卫凤娘脾气无比的好,慢声细语和水莲商量,自从跟宁七爷进了京城,她的脾气越来越好。

    “好吧,我去看看,姑娘要是醒了,我就问一句,要是没醒,你把这手拿回去,我要关窗户睡觉了。”水莲犹豫了下,折了个中。

    “行。”卫凤娘满口答应,她家姑娘肯定醒了,要是连这个她都能听错了,那她这几十年的功夫全都是白练的了。

    李桐确实醒了,她觉轻,卫凤娘敲头一声,她就醒了。

    水莲掂着脚尖走到床前,将帘子掀起条缝,一脸苦楚,“姑娘,她非要我来问问。”

    “拿件厚点的衣服,再拿双厚底鞋。”李桐坐起来。

    他半夜三更过来,一定是有很要紧的事,或者,是很特殊的情况,他表面上嘻嘻哈哈,其实是个极其慎重的人,没有足够的原因,他不会半夜三更来找她。

    水莲一句多话没有,点起支蜡烛放到地上,绿梅已经醒了,进来侍候李桐穿衣穿鞋,绾了头发,水莲拿出件最厚的大毛斗蓬,给李桐披上,又将帽子提起,戴到头上。

    李桐出来,卫凤娘冲她长揖到底,一句话没说,带着她穿过月洞门。

    后园的花厅里,宁远坐在栏杆上,一只脚踩着地,一只脚踩着栏杆,正仰头看着天上的弦月。花厅中的石桌上,好象堆了一堆东西。

    看到李桐过来,宁远从栏杆上跳下来,几步迎上来,“你睡了?”

    “我一向睡的早。”李桐打量着宁远,他从栏杆上一跃而下时,她看到了几分兴奋,可这会儿,他身上仿佛又有些寥落和寂寞。

    “我犹豫了很久才出来找你。”宁远尴尬里带着几分隐隐的低声下气,“今天腊八,想找个人说说话,除了你,实在没别人。”

    过了腊八就是年,出门在外的人,腊八前后都要回家过年了。

    李桐心里一软,整个人也跟着柔和下来,“你要是早点来,还能赶上喝一碗我们家的腊八粥,这会儿……”后面的话李桐没说出来,这会儿已经是腊九,不是腊八了。

    “我带了几样小菜过来。”宁远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我们家的规矩,腊八是进年头一顿团圆饭,腊八粥早上喝一口就行了,晚上的酒得喝好,我带了瓶葡萄酒,我陪你喝一杯?”

    宁远一边说,一边往花厅里让李桐,李桐在石桌旁的椅子上坐下。

    这花厅里的石头凳子,她已经让人换上了小巧的扶手椅,铺了厚厚的毡垫椅靠。

    宁远紧跟进来,将石头桌子上堆在一起的油纸包一包包解开,挤挤挨挨堆在一起,李桐探头细看,一包白切羊肉,一包酱肘子,一只卤鸡,煎羊白肠,生炒肺,煎鹌鹑,另外还有几包,炒银杏、甘棠梨、糖藕、肉牙枣、樱桃煎,截然不同的风格,看样子后一半是给她准备的。

    摊了一桌子的吃食都是凉透了的,银杏糖藕还好,那些肉食,白色的油腻在上面,看的李桐有些反胃。

    “这是你……吃的?”李桐看着拿出了酒,又不知道从哪儿摸了两只水晶杯的宁远,宁远探头看了眼桌面,“我挑的,怎么样?都是美味!”

    “都凉了。”李桐只好指点到明处。

    “这不算凉。”宁远凑上去看了看,伸手捏了块滚在一边的肘子肉扔进嘴里,“没冻上就不算凉,就是冻上了也不怕,放嘴里一会儿就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