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03章 洒洒水

第403章 洒洒水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氏说完,冲霍氏猛甩一袖子,往旁边闪了两步,站在路边示意霍氏,“姐姐还是往前走走吧,您跟我肩并着肩的,这可不合规矩,这大规矩可不能乱了!”

    霍氏一张脸由红而白,急急往前走了两步,只气的浑身发抖。

    跟在两人后面的一个老内侍,有几分不忍的看着霍氏的背影,不动声色的紧两步走到霍氏的丫头桃夭旁边,低低说了几句话,桃夭听了,急忙点了点头,紧跑几步追上霍氏,和她俯耳说了两句,霍氏脚下一顿,转头看了眼低头低眉的老内侍,转身往回走了几步,从十来个内侍捧着的瓶花中,挑了最大的一瓶红梅,接过来,亲自抱在怀里。

    那个侍候周贵妃多年的老内侍说,贵妃最喜欢小辈亲力亲为的孝敬她,比如亲自挑花,亲自折枝,亲自装水插花,亲自拿过去奉给她。

    转过弯,眼前就是长宁宫,霍氏小心的将梅花瓶从左边换到右边,花瓶本身就不轻,又加了水,霍氏抱着,很有几分吃力。

    到了院门台阶前,霍氏轻轻舒了口气,进去就不远了。霍氏双手抱着红梅瓶,没法自己提裙子,丫头桃夭急忙过去,帮她提起裙子,两人刚要上台阶,桃夭脚底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一头扑倒,撞上了霍氏,霍氏一个趔趄,手里的红梅瓶被她抱的紧紧的,人没倒,瓶也没掉,只是瓶子里的水和梅花,却全部洒在了地上。

    桃夭吓的浑身发抖,一把抓起梅枝,不幸之中的万幸,那根梅枝好好儿,也就是掉了三五瓣梅花,根本看不出来。

    霍氏后背一层冷汗,好在有惊无险没有大错,桃夭将梅花插进瓶里,从别的花瓶里匀了点水进来,霍氏重新抱好梅瓶,小心翼翼的上了台阶。

    四皇子妃郑氏回去的比大皇子妃霍氏早,只有四皇子侧妃孙氏,因为怀了胎,走的慢挑的慢,最后一个回到长宁宫。

    孙氏扶着个粗壮丫头,裹着斗蓬,一步一步走的很慢,到了长宁宫院门口,丫头看到了青砖路一边洒的水,水已经结成了冰,泛着亮白,十分显眼,孙氏也看到了,扶着丫头小心的往旁边避让。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孙氏一脚踩过去,只觉得脚底下滑的出奇,粗壮丫头一声尖叫,两只脚连滑再滑,一屁股摔在地上,孙氏脚下打滑,手下又骤然失去支撑,一声尖叫,也和丫头一样,一屁股摔在地上,摔下去之后又往前滑了一步多,上身往后仰倒在地上。

    长宁宫门里门外一片惊叫。

    长宁宫里,周贵妃听说怀了胎的孙氏摔倒了,急的一边连声喊着传太医,一边急急忙忙奔出来。

    孙氏已经被婆子七手八脚抬起来,在周贵妃紧跟而来的吩咐声中,被急急忙忙抬进了正殿。

    孙氏两只手捂着肚子,痛哭不已。

    四皇子妃郑氏紧紧盯着孙氏下身,她想看到血,一定要有血,血越多越好,越多越好!

    大皇子妃霍氏紧跟在周贵妃后面,周贵妃迎上被抬起来的孙氏,掉个头再往正殿回去,霍氏却下意识的往院门口走了几步,直直的看着她进来时差点摔倒,洒了满满一花瓶水的地方,孙氏,是在那儿摔倒的么?

    大皇子侧妃赵氏紧盯着直直看着院门外的霍氏,一颗心兴奋的砰砰乱跑,她总算等到了一个让霍氏万劫不复的机会!

    太医来的很快,诊了脉,确认四皇子侧妃孙氏虽然摔的这一跤很厉害,但胎相依旧稳固。周贵妃长长舒了口气。

    太医确定没事,开了安神汤,告退出去,四皇子侧妃孙氏哭的更厉害了,“……都是媳妇儿的错,不该怀上这胎,是我的错……这一回借娘娘的洪福,躲过去了,谁知道下回……还躲不躲得过去?娘娘,还不如……求娘娘作主,媳妇儿不为自己,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这是四爷的骨血,是娘娘的孙子。娘娘,求娘娘作主,娘娘院门前,怎么能有冰?娘娘也知道,媳妇儿自从怀了四爷的骨血,都没敢自己走过路,那路上怎么会有冰?怎么能滑成那样?娘娘……求娘娘明查。”

    孙氏伏在榻上,冲周贵妃不停的磕着头,哀哀痛哭,直哭的四皇子妃郑氏和大皇子妃霍氏齐齐脸色青灰。

    “你胡说什么!哪能有下回?嗯?你这话说的也对,连我这院门口也敢疏忽了?来人,去看看怎么回事,院门口归谁管?怎么打扫的?当差当到这份上,赶紧查,查出来立刻打死!”

    周贵妃一听也是,她这院子里里外外,怎么可能有滑倒人的冰?这差使怎么当的?在她这里把差使当成这样,这是不想活了!

    “娘娘这宫里,哪有人敢疏忽?只怕是有人故意把水洒在了路上,又一声不吭的瞒下了,这才害了孙妹妹。”一看周贵妃这方向一开始就偏的没影儿了,大皇子侧妃赵氏赶紧上前点明原因,霍氏死死盯着赵氏,恨不能扑上去活活掐死她。

    四皇子妃郑氏也死盯着赵氏,身子微微颤抖,她怎么知道她刚刚回来的时候,花瓶里的水洒在院门口了?她是怎么知道的?

    “去查!谁把水洒在院门口了?”周贵妃这大半辈子,二十几岁那时候,还时不时用用心眼,最近这十来年,她那不多的心眼几乎一次没用过,心眼早就锈死了。

    四皇子妃郑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一抬眼看到神情惊恐的象鬼一样的大皇子妃霍氏,急忙转头再看看揪着帕子转着眼珠的大皇子侧妃赵氏,心里仿佛一道闪电划过,赵氏说有人把水洒在院门口,她说的不是她,她说的是霍氏!肯定是霍氏也把水洒在院门口了,赵氏和霍氏一起去挑的花……

    “是大嫂不小心把水洒在院门口了吧?”四皇子妃郑氏盯着霍氏道,既然无论如何得死一个,那是死她吧!

    “我没!没……”霍氏惊恐万状,可赵氏哪容她推脱。“姐姐,水洒了就是洒了,在娘娘面前,姐姐怎么敢谎话连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