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400章 了

第400章 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娘从不会说话起,就坐在阿爹怀里听政,老娘学的是帝王之术!”

    正关窗户的李桐只觉得后背一片森寒,比刚才更冷。

    宁远说的对,长公主是猫儿中的猞猁,现在这只猞猁不打算再当猫了,她这算是放出了一只猛兽么?李桐回头看着福安长公主。

    “看什么?这不是你希望的?”福安长公主微微昂头,居高临下看着李桐,李桐坐回去,“文二爷正闲着。”

    “用不着他。”福安长公主端起杯子,啜着茶,眼睛微眯又舒开,“还没到用他的时候。”

    …………

    腊月的天黑得早,季天官从衙门出来时,外面天已经黑透了,上了车,车子走到半路,转了个弯,进了条僻静的巷子,季天官下了车,从阴暗中,一直走到巷底,推开角门,进了一间茶坊后院。

    离后院最近的雅间里,姜焕璋陪着晋王,刚刚落了座。

    见季天官进来,刚刚坐下的晋王急忙站起来拱手见礼,季天官长揖到底,态度极其恭敬,姜焕璋比晋王晚了些,对着季天官长揖到底,直起上身,掩着满心的鄙夷和不以为然,让季天官坐到自己上首。

    “我就不多寒暄了。”季天官还没坐下就开始说正事,“礼部正在安排腊月和正月里各项大礼,宫里从祭灶起,到年三十的大傩戏、年夜饭以及守岁诸事,往年都是四爷领着,今年皇上点了四爷主理郊祭的事,他就顾不上了,大爷从不管这些事,下官以为,这是个机会。”

    季天官顿了顿,看着眼里闪着点点兴奋的晋王,又扫了眼微微蹙眉、一脸不以为然的姜焕璋。

    “王爷一向深居浅出,不爱抛头露面,朝中诸臣,以及各地方官员,对王爷知之甚少,从现在起,王爷要开始领些差使,一件件办好,让朝中和地方臣子,知道王爷才能出众,品行高洁。”

    季天官的话很委婉,晋王呆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天官真觉得……觉得……”

    “王爷是皇子,先尽人力,再听天命。”晋王虽然没说出来,可季天官已经明白了他要说什么,不过他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这事没成定局之前,谁都不敢说什么。

    “喔。”晋王看起来十分失落,季天官眼皮微垂又抬起,“王爷先不要想这些,先把眼前的事一件件办好,礼部那边,下官来安排,差使派下来之后,还要有劳姜长史,辅助王爷,无论如何,这桩差使要漂漂亮亮的办下来。”

    姜焕璋微微欠身,却看着晋王,晋王没看姜焕璋,有几分忐忑,犹犹豫豫谢道:“有劳季天官了。”

    “那就这样,下官先告退了。”季天官站起来,冲晋王长揖告退,晋王急忙跟着起来,刚抬脚要往外送几步,却被姜焕璋拉住衣袖,晋王顿住步,回头看了眼姜焕璋,犹豫了下要不要挣开姜焕璋接着送时,季天官已经出门走了。

    姜焕璋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掀帘子看了看,见季天官已经走远了,放下帘子回来,低低问晋王,“王爷,您真要接下这桩差使?”

    “这就是件闲差,老四,老大都不管,宫里过年的事,也算家事,总得有人管。”晋王言语含糊,他的心很乱。

    “王爷,这桩差使,不是一桩差使的事,这是个开头,您真要接下了,那就是……”姜焕璋顿了顿,“现在还不到时机,王爷,下官以为,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好的对策,大爷和四爷纷争未了,王爷这会儿走这一步,不明智啊。”

    “嗯,也是。”晋王有些心不在焉,这些话他想听,却又不怎么爱听。“可是,季天官都说了,他一片好心,我要是一口回了……”晋王摊着手,一脸难为。

    “王爷,这是大事,不能因为一时心软,或是为了季天官的面子,而置王爷于险地,要不,我跟季天官说说,告诉他,王爷这会儿还没到抛头露面的时候,一切且待天时。”

    “也好,那也好,昭华好好说,千万别伤了季天官一片热心,我也不是不愿意接,就是……总之昭华好好给季天官说说,千万别惹季天官不高兴。”

    晋王答应了,这几句话翻来覆去的交待了好几遍,和姜焕璋一前一后出来,各自回府。

    晋王回到王府,低着头甩着手,径直进了秦王妃的正院。

    秦王妃正在吃饭,见他进来,听说还没吃饭,急忙吩咐撤下吃了一半的饭菜,重新摆饭。

    晋王心事重重,哪有吃饭的心情,喝了大半碗汤,一碗米饭吃了两口就放下了,见他放下碗筷下了炕,秦王妃也赶紧放下,挥手示意撤了,跟过去,沏了茶奉上。

    “怎么啦?没出什么事吧?”见他满腹心事一脸烦恼,秦王妃侧身坐到他旁边,柔声问道,晋王扫了眼屋里侍立的丫头婆子,秦王妃会意,挥手屏退诸人。

    晋王长叹了口气,将季天官今天说的那些话说了,“……也就是一桩小差使,都是宫里过年的事,老四有事,大哥不愿意管这样的琐碎事,皇室过年的事,总不好安排给别人,你说是不是?季天官其实没有别的意思,是昭华想的多,他也是为了我好,怕我招来无妄之灾,大哥和老四如今神仙打架,殃及了不少人了。唉!”

    晋王琐琐碎碎,净扯没用的,有用的话他一句不想说。

    秦王妃看着他,两只手慢慢扯着帕子,好一会儿,目光谨慎的看着晋王道:“这确实挺让人……”

    秦王妃刚开了个头就顿住了,“这么大的事,王爷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季天官让王爷领差使抛头露面,这是要往前走,姜长史的意思,是让王爷按兵不动,这会儿,大爷和四爷闹成这样,也确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差使接不接,要看王爷打算怎么办?是往前一步,放手一拭呢,还是按兵不动,不做池鱼,也不做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