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398章 一包糖的礼

第398章 一包糖的礼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二爷声音低沉,李桐沉默听着,这样的话,她早就想到了,从前,长公主死了很多年之后,还不时被人提起,提起来,都是说长公主是不堪受辱而死,因为杨太后给她挑的丈夫,实在配不上她,从前她也这样以为过。

    现在她知道了,至少这一件事上,杨太后是冤枉的,不管她当挑的是谁,长公主都是宁死不嫁。

    “季公子一提长公主不肯嫁人,十分内疚。”李信低低接着道:“听他那意思,他觉得长公主之所以不嫁人,是心伤他姑母季皇后的早殇,恨皇上不公,他以为,长公主是在以不嫁相抗争。”

    李桐错愕。

    “你看,各有各的想法,却没人觉得,长公主不嫁人,是她自己的心意。”文二爷看着李桐,“这一趟长公主必定有惊无险,以后可就说不定了,姑娘要劝劝长公主,与世人为敌,只有粉身碎骨一条路。”

    “好,我知道了。”李桐声音里有几分悲凉。

    回到自己院里,李桐刚刚坐下,窗户上传来几声轻轻的敲击声,“李姑娘。”

    李桐示意水莲推开窗户,卫凤娘探头进来,看着李桐道:“我不进去了,就几句话,我们爷让转告姑娘,他寻周六问了,长公主这两天一直在长宁宫住着,赵老夫人这两天天天一早进宫,很晚才回,今天回到府里,气色很不好。七爷说:请姑娘放宽心,他觉得长公主这两天就能出宫回宝林庵了。”

    “知道了,多谢你,多谢你家七爷。”李桐心里一宽,她知道赵老夫人天天进宫,可气色很不好这个信儿难得。

    “姑娘客气了。”卫凤娘客气了一句,伸手带上了窗户。

    直到第四天午后,福安长公主的车驾才出了宣德门,直奔出城,往宝林庵赶回去。

    李桐得了信儿,急急忙忙跟在后面,也径直往宝林庵过去。

    福安长公主的车驾直奔别庄,李桐远远跟在后面,看着车辆进了别庄,吩咐大乔,车子掉个头,往紫藤山庄回去了。

    入夜,李桐吩咐在后园摆了香案,望空感谢祈告,刚站起来,就听到身后面宁远的声音,“你看,我说没事就没事吧。”

    李桐急忙回身,宁远手里托着细棉纸包,笑眯眯看着她。

    “你怎么又来了?”

    “长公主怎么样?没事吧?”宁远指了指李桐身后的花厅,示意她进花厅说话。

    “我没见到她。”关于长公主,李桐一个字也不打算再跟宁远说。

    宁远仿佛有几分明了,将手里的细棉纸包放到花厅中的石头桌子上,解开,推到李桐面前,“窝丝姜糖,我亲自去给你买的。”

    “我不爱吃这个。”

    “你那个丫头,叫绿梅的?天天去买,我就知道你肯定爱吃这个,这姜糖确实是刚做出来的最好吃,你尝尝,我出城的时候买的,刚做好。”宁远一脸自得的笑,仿佛在说,这你可瞒不过我!

    李桐低头看着推在她面前的窝丝姜糖,抬手往回推了推,“是水莲她们爱吃,我不吃这个。”

    “吃一块吧,姜糖驱寒,你刚才拜月祷告的时间长,正好吃一块驱驱寒气。”宁远说着,双手托着那包糖,两条胳膊压着石头桌子伸过来,一直伸到李桐面前,“吃一块吧,就一块。”

    “我说了不吃这个。”李桐没想到他会这样,简直要窘迫起来。

    “主要是为了驱寒气,再说这糖也确实好吃,就一块,你尝一块。”宁远又往前伸了伸,李桐哭笑不得,只好伸手掂了块糖,放进嘴里。

    宁远眉开眼笑,将纸包放回石桌上,自己也掂了一块放进嘴里,“这糖是好吃,这姜汁味儿好,吃一块身上就暖洋洋的。”

    “你来,就是为了问长公主好不好?”李桐问道。

    “不是,长公主怎么会不好。”顿了顿,宁远抬手拍着额头,“这话不知道怎么说,我想了一路,觉得这事得跟你解释解释。”

    李桐侧头看着他,没说话,他要跟她解释什么?他设计让随国公府催长公主出嫁这事?

    这事不用解释。

    “我这个人。”宁远一脸严肃指着自己,“算得上心狠手辣,在北三路,他们都说我是土匪中的土匪,就是因为我比那些土匪心更狠手更辣。”

    李桐看着宁远,看这开头,不象是解释长公主的事,那他要说什么?

    “死在我手里的土匪和关外蛮人,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可有一样,我从来不杀女人和孩子,我围剿土匪,如果其中有女人和孩子,都会网开一面,许女人和孩子离开。”

    “那卫凤娘这样的呢?”李桐脱口问道,卫凤娘的功夫,一般的男子也比不上吧。

    宁远往花厅外瞄了一眼,“卫凤娘她爹卫大狐狸是北三路数得着的土匪头子,手底下有三百多号人,他很狡猾,狡兔才三窟,他有四处,两处明,两处暗,我盯他盯了一年半,才烧了他这四个寨子,把他和他那三百多号人,全部赶了出来,三百多号人里,有一半的人都是拖家带口,我都放了,包括卫凤娘,许她们带马,带干粮,就是银子,也许她们带一点,一人五两。”

    “带马……”李桐忍不住嘀咕了句,宁远眉头一抬又落下,嘿嘿笑了几声,“你比卫凤娘聪明多了,当时卫凤娘站出来,说她的功夫比她爹还强几分,问我敢放她走吗?这有什么不敢的?”

    宁远摊着手,“我就把她放了,不过她没走,那帮女人孩子哭天呛地,后来宁大狐狸就伏法投降了。”

    宁远一句带过,李桐微微蹙眉,这句话带的太轻巧了,这中间肯定没那么简单。

    “连卫凤娘这样的女人,我也觉得她是个女人,可是,老实说,我真没觉得长公主是个女人。”宁远这句话转的太陡了,李桐瞪着他,一时竟然反应不过来,“长公主不是女人?”

    那她是什么?

    “你这话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