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396章 知客僧无智

第396章 知客僧无智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提到长公主,文二爷一脸敬仰,“长公主本来就不是寻常女人,生时不寻常,长时更不寻常,被皇上亲手带大的孩子,古往今来,你听说过几个?”

    “确实不寻常,只是……”李信只是了之后,没再往下说,只示意文二爷接着说。

    “长公主文韬武略,比世间绝大多数男人都强太多,比你我都强,但凡聪明太过的人,大多会看的太穿太破,最容入魔……佛道,长公主大约就是这样,天底下的事,大约也没几件她没看穿看破的了,妥良人生育儿女,夫唱妇随,恩爱和美这些,在她眼里,大约就跟荣华富贵一样,是过眼云烟,根本不屑一看,人各有志,长公主的志,大约就是象那些隐士,独行天地间,听花开,看风起。”

    李信沉默良久,“二爷这么说,我大概懂了,只是……”李信顿了顿,象是在想怎么说,“人生于世,哪有能随心所欲的?长公主深受先皇宠爱,连皇上即位,从朝廷到民间,都知道就是因为皇上是长公主同母兄长,为了长公主,先皇才传位给他,就为了让长公主这一生过的幸福美满。

    象二爷说的,长公主觉得不嫁人,在宝林庵那样的地方,喝茶看花,听经读书,是她所愿,可世人怎么看?有几个能象二爷这样,看得懂长公主的自在逍遥?长公主这样,这天下几乎所有的人,也就象我这样,觉得她不嫁人必定有原因,必定是皇上苛待了她,必定是有人算计了她,皇上岂不成了不孝不悌,忘恩负义之人?”

    文二爷沉默,李信也不说话了,好半晌,李信长长叹了口气,“这是个两难的局,要象二爷说的这样,逼长公主嫁人,那太委屈她了,可要是顺着长公主的心意,天下人又怎么看皇上?长公主不嫁,皇上就得担上骂名。”

    文二爷唉了一声,李信也唉了一声,两人相对唉了好几声,李信两根眉毛抬起又落下,慢吞吞道:“这事儿吧,于情于理,皇上这个兄长都该担下这个无过之过,一来他是长兄,二来,反正,百年之后,他那篇本纪,失德之处写上三五百字,也轮不到长公主这件事。”

    文二爷放下杯子,哈哈大笑起来,“可不是,他失德之处多如牛毛,也就不多长公主这一件了。”

    李信跟着笑起来,两人相对笑了一阵子,文二爷才接着说正事,“大爷最好找吕公子探探话,还有季公子那边,最好能把赵老夫人逼婚这事,透到白老夫人那里去。”

    “好,正好,这篇文章总也写不好,我这就让人去请吕大郎和小季出来,让他们替我指点指点这篇文章。”

    李信立刻答应,提笔写了两张贴子,叫了清平进来,吩咐给吕炎和季疏影送过去。

    宁海和清平一进一出进来,报了名进来,文二爷先问道:“姑娘回来了?”

    “回二爷,姑娘去撷绣坊了。”宁海回道。

    文二爷满意的点了点头。姑娘极少进城,进了城先去大相国寺随喜,再去撷绣坊,万一被有心人看到,也不会有什么怀疑。

    “姑娘让小的过去,是吩咐小的往大相国寺施舍灯油和年例银子的事,姑娘说,让小的跟无智法师核计个数目,还有,大相国寺今年的腊八粥,姑娘说,由咱们家出银子施舍,姑娘还说,往后咱们家往大相国寺施油施银一切事,都由小的统总。”

    宁海说着,抬头看向李信。

    “以前这事是谁管的?”李信问了句。

    “是万嬷嬷和孙嬷嬷,姑娘还交待了一件事。”宁海真正要说的,是还交待的这件事。“姑娘交待说,让小的好好交好无智法师,姑娘说,无智法师做知客僧十来年,京城各家,但凡有什么祈求,或是点长明灯赎业赎罪这样的事,都是他经的手……”

    宁海一边说,一边瞄着李信和文二爷,见两人脸上的惊讶越来越浓,先顿住后面的话,让他们两个有个品味的时间。

    “姑娘还说了什么?”文二爷眼里闪着光,急忙问道。

    “姑娘还说,无智法师爱喝几杯小酒,特别是江南的桃花酒,还说无智法师在茶道上也极精通,最爱白茶。”宁海一边说一边看着文二爷和李信。

    他听到这几句吩咐时,心里的惊讶无以言说,他自诩知道的事儿不少,可姑娘说的这些,他竟然半点也没听说过,无智这个大相国寺知客僧,在京城,大大小小算个人物,他还有这些爱好,他竟然一丝风也没听到过。

    文二爷眼睛微眯,李信惊讶的看着文二爷,张了张嘴,却转头看向宁海吩咐道:“姑娘吩咐的差使,一定要用心办好。”

    “是。”宁海答应了,垂手告退而出。

    李信看着文二爷,文二爷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文二爷伸出食指竖在嘴上,“且看着,只怕是可看不可说。”

    “二爷,我有点害怕,万一……”李信忧心忡忡,他想得多,神鬼妖魔的……

    “不怕,李家几代人积德行善,天道很公。”文二爷倒十分笃定,李信舒了半口气,嗯了一声,两人默契的一起站起来,出了暖阁,沿着湖边栈道,一边散步,一边闲聊起京城旧闻。

    …………

    傍晚,李信出门和吕炎、季疏影请教他那篇文章,文二爷则往孝严寺附近几家内侍们常去的酒肆茶坊喝茶去了。

    李桐回来,喝了半碗汤,歪在炕上,拿着本书却心不在焉,她今天跑了大半天,半点消息没没听到,文二爷和大哥那边,肯定也没有消息……长公主不知道怎么样了,她脾气不好……唉,她多虑了,长公主是聪明人,知道哪儿能发脾气,哪儿不能发,她也是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

    可要是长公主不选个人定下来,她们就不放她离宫回宝林庵外的别庄呢?选一个定个来……那就更回不了宝林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