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五三章 纷乱

第三百五三章 纷乱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回到房间,用热水将脚泡温暖了,躺到床上,看着绣着各色牡丹的帐顶,半点睡意也没有。

    能从姜家脱身,她的喜悦无以言表,不光是为了自己,还为了福安长公主,为了阿娘,甚至为了宁远,也许还有五皇子,和素未谋机的宁皇后……

    她跟从前完全不同了,一切都跟从前不同了,也许从前真就是一场黄梁梦,过于真切了而已,在白老夫人说到杨舅爷的亲事前,她的心情一天比一天轻松,一直缠绕着她的,从前的一切,飞快的消融,她开始要忘了那个从前,那个梦,一个梦而已,真正的未来,其实她一点都不知道。

    直到白老夫人说到杨舅爷的亲事。

    好象变化的,只有宁远的到来,和她从姜家脱了身……也许连宁远的到来,也和从前一样,从前她不知道而已……

    李桐翻了个身,心乱如麻,杨舅爷还是娶了伍姑娘,那长公主呢?晋王呢?还是该吞金的吞金,该做皇上的做皇上吗?

    为什么她从姜家脱了身?而杨舅爷还是娶了伍姑娘?

    因为她想从姜家脱身,她行动了?而杨舅爷……姜焕璋没在京城,杨舅爷并不知道自己从前娶过谁,就算姜焕璋在,他一定很乐意杨舅爷娶伍姑娘这样的市井女子,他妒嫉杨舅爷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荣华富贵,妒嫉了一辈子……

    那长公主呢?如果也象她这样去做,是不是也能象她这样,从姜家脱身出来,到了一个新天地里?就算没有新天地,至少,她不用用吞金那种法子,痛苦辗转而死。

    她不知道努力了有用没有,可是,如果她眼睁睁的坐视,长公主只怕要和杨舅爷一样,重走一遍从前。

    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

    她该怎么办?

    李桐辗转一夜,早上就醒的极早,她做了一夜噩梦,梦见长公主一块接一块的吞着金块,一边吞,一边看着她笑,笑的她如同站在地狱里……

    李桐到宝林庵的时辰比往常早了不少,福安长公主进去小院时,李桐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扇旺红泥小炉,又抽去几块炭,备好了火,开始焙茶。

    “怎么这么早?眼里象是有红丝,昨天没睡好?出什么事了?”福安长公主坐到李桐对面,探头过去,仔细打量她。

    “没出什么事,昨天宁远过来……”李桐将珍珠帘子的事说了。

    福安长公主长长的喔了一声,斜着李桐,一脸说不上来的表情,慢吞吞道:“这个宁远,倒是跟你不见外,这么半夜三更翻墙找你,他也不怕坏了你的名声?你还能跟他喝茶赏月,这事儿……有意思!你不是看上他了吧?”

    福安长公主话锋突转,李桐哭笑不得,“你想哪儿去了!这样的事,他能打发人过来人传人的传话?那岂不是要闹的满城皆知?再说,打发人往我这儿传话,不更得坏了我的名声?”

    “话是这么说,不过……”福安长公主拖着长音,“半夜三更孤男寡女……”

    “你怎么也这么俗了?”李桐不客气的打断了福安长公主的话,“你是修行的人,心中有佛,见佛皆佛,你这心中是什么?”

    “好吧,算我俗了。”福安长公主一边笑一边认了个俗,“不过,我先把话说到前头,你别想多了,宁远那样的,肯定眼高于底!”

    “我知道,我看他象看小孩子一样。”李桐无奈的叹了口气。福安长公主噗一声笑的往后仰倒,“小孩子!小妮子,你多大了?”

    笑了好一会儿,福安长公主直起上身,拿帕子拭去眼角笑出来的泪,“说起来也怪,你还真不象十几岁的小丫头,我从来就没觉得你比我小,偶尔,”福安长公主顿了顿,眼里有几分困惑,“我确实觉得你象个老太太,你这心境,我想不通。”

    “你要是想想通也很容易,嫁一次,所嫁非人,一次就行了。”李桐垂下眼皮,这话,她这么说也算是实情,只不过她没说是嫁半年多之后,还是熬一辈子之后。

    “那还是算了。”福安长公主答的飞快,端起茶,惬意的一口口抿起来,李桐捧着杯子,侧头看着她,看了一会儿道:“其实京城,或者这天下,还是能挑出不少能配得上长公主的好男子,长公主是豁达之人,一娶一嫁,在乎的是心意相通,肯定不会在乎对方是不是结发,那就更多了,这京城就有不少,比如墨二爷。”

    “年青的时候,”福安长公主将杯子放到桌子上,示意李桐添茶,端起茶杯,在手里慢慢转着,神情淡然自若,“三成是和母亲堵气,七成,确实是觉得没有能让我看得入眼的男子,后来季皇后走了,母亲也走了,我一来早就没了气性,二来,这十几年,确实见过不少令人仰视敬佩的男子,比如你说的墨二爷,不过,我不想嫁人了。”

    福安长公主淡然中透着自在和闲适,“不是因为和谁堵气,不是因为看不上男人,也不是因为世俗礼法的不公,什么都不因为,我就是,不想嫁人。”

    福安长公主嘴角弯起笑意,“现在这样的日子,我觉得最好,我一个人逛园子,逛的悠游自在,不用关心旁边的人心情如何、心意如何,长夜里,突然醒了,我想起来就起来,挑灯写几篇字,或是穿了衣服出门赏月,或是沏一碗茶喝,不用应付别人的关切,也不用担心别人眼里的惊怪,更不用给谁一个交待。。”

    从这些话里,李桐仿佛看到了一个个的画面,很美好。

    “象我这样的人,就算不是贵为公主,也不会受了谁的闲气,被人拿捏了,可我不愿意生儿育女,打理家务,往来应酬,特别是生儿育女。”福安长公主一脸嫌弃,“我要是生几个象皇上那样的儿女,还活不活了?”

    李桐差点想抬手捂住脸,长公主说话好象越来越刻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