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四八章 二爷的乱入

第三百四八章 二爷的乱入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江南回来,文二爷又闲了下来。李信几乎每天进城会文会友,文章的事,文二爷帮不上忙。李桐已经从姜家脱身出来,再嫁不再嫁的,用不着文二爷操心,至于张太太,天天忙着看帐薄打理生意,这些更用不着他。

    京城那些大事,福安长公主不找他,宁远不找他,他不好主动,他是李家的幕僚,李家这会儿不宜动,他就最好不动。

    文二爷每天除了听听京城的闲话,就是吃饱喝足到处闲逛,观风赏景。

    文二爷在栖霞寺吃了素斋,听了晚课回到紫藤山庄,天色已经黑透了,下了车,进了二门,文二爷揉了圈吃了一天素的肚子,顺脚就往大厨房过去。

    从进了二门,他就觉得饿了,饿的还挺厉害。

    这个点儿,紫藤山庄上上下下已经吃过了,大厨房也已经收拾干净,人也都走了,阔大的院子里一片安静,只要西边厢房里灯光明亮,人影晃动。

    “小悠!”文二爷站在院子里,对着灯光明亮的厢房叫小悠。

    “谁啊?”小悠一边扬声问话,一边掀帘出来,见是文二爷,惊讶道:“是二爷,还没吃?二爷不是说不回来吃饭?”

    “吃是吃了,又饿了,都是素的,不顶事。”文二爷一边答着话,一边抽着鼻子闻,“鱼汤锅子?还有醉蟹,一股子腐乳味儿,小悠还没吃饭?”

    小悠身后,菊黄和秋媚一左一右伸头出来,秋媚最无拘无束,“刚摆上桌,二爷就来砸场子。二爷说了不回来吃饭,厨房里火都封上了!”

    “秋媚!”菊黄推了把秋媚,“小悠姐,要不我给你搭把手,捅开火给二爷热碗羊肉汤,再切一碟羊肉,早上糟的猪手该能吃了,再烤两个饼。”

    “……还有酒。”文二爷抽着鼻子又闻出一样,听到酒字,秋媚一声惊叫:“唉哟,光顾着说话,酒都热开了!”

    “要是不嫌弃,再拿双筷子,我跟你们一起吃。”文二爷越闻越香。

    小悠看向菊黄,菊黄笑道:“我和秋媚是来听你说话的,行不行得听你的。”

    “嗯,二爷不嫌弃,那就进来吧。”小悠往旁边让开,菊黄一边往正屋过去,一边笑道:“我再去拿一套碗碟,再捞一碟子糟猪手,二爷爱吃。”

    宽敞的西厢房里,靠东墙的那盘大炕上,两张小炕几拼在一起,炕几上的红铜锅子里奶白的汤微微翻滚,锅子四周,放着羊肉片,白菜心等七八样涮菜,以及醉蟹、血肠、酸萝卜条、爆肚等几样凉菜,炕角的高几上,红泥小炉上正煮着一壶姜丝黄酒。

    文二爷看的眉飞色舞,食指大动,“这个好!你们不用动,就在炕上坐着,给我找个凳子,我就坐在这炕边,还是你们会吃会乐!”

    小悠叫上秋媚,把她坐着蹲汤看菜的高脚扶手圈椅搬过来,文二爷坐上去,拿筷子拭了拭,高矮远近正正好好,秋媚顺手拿了两个小锦垫,塞在文二爷腰间,文二爷舒服的叹了口气,“还是家里好啊!”

    菊黄拿了碗碟筷子,将新捞的一碟糟猪手放到文二爷面前,小悠拿过碗,给文二爷调了碗调料,秋媚将酒给大家满上。

    文二爷拿起碟子,先涮了半碟子羊肉,一边吃一边示意三人,“你们该吃吃该说说,就当我没在这儿,不用侍候我,我自己来,吃锅子我在行,你们随意,就当我不在。”

    小悠三人见文二爷涮肉吃肉喝酒毫不客气,也确实不用她们侍候,三人各自上了炕,各自涮肉抿酒。

    “小悠姐,你真不回去?”两杯酒下去,秋媚先开口问道。

    “不去!”小悠答的很干脆,脸色却有点往下沉。

    “我看陈家大哥挺好,长的好看,又高又壮,而且一看就是个本份可靠的,我就站在边上,他也没偷眼看我。”秋媚有自己的看男人标准。

    菊黄正要往嘴里送羊肉,听乐了赶紧把羊肉放下,“小悠姐的事,你不知道别乱说。”

    “陈家大哥到底哪儿不好?”秋媚一脸困惑,“下午我问你,你说晚上告诉我。”

    菊黄无语的横着秋媚,往文二爷那边瞬了瞬眼,秋媚瞄到了菊黄的眼神,大大咧咧笑道:“二爷又不是外人。”

    正抿着酒的文二爷差点呛着,放下杯子,指着秋媚笑道:“你这丫头,菊黄提醒你,你怎么能说破?亏得是我,要是别人,你这不是替菊黄得罪人?”

    秋媚吐了下舌尖,菊黄气的翻转筷子,用另一头隔着桌子敲在秋媚额头,“死妮子,我看你从姜家回来,人是回来了,心没带回来!”

    “菊黄姐说错了,心带回来了,是心眼没带回来。”秋媚一边笑一边往后仰,“姐姐饶了我这一回,我就是觉得在咱们自己家里,不用使心眼。”

    “那也不能缺心眼。”小悠毫不客气的接了句,秋媚缩了缩脖子,不敢再乱说了。

    “到底怎么回事?要是没什么避忌,说来我也听听,说不定还能帮你们参赞一二,拿个主意。”文二爷吃了半饱,管闲事的心旺起来。

    “哪有什么避忌,菊黄你说吧。”小悠脸色不太好,示意菊黄。

    “小悠姐的事,咱们家里知道的人不多,万嬷嬷带小悠进来那天,我正好在姑娘身边侍候,姑娘在太太那儿说话,我是听万嬷嬷说的,要是说的不对,小悠姐在呢。”

    菊黄是个仔细的,先交待个开场白,“小悠姐的阿娘……”头一句话,菊黄就卡住了。

    小悠涮着羊肉,淡定的接道:“我阿娘十五六岁的时候被卖进了私窠子里,我够丑的了,阿娘还没我长的好看,人丑挣不到什么钱,后来又怀上我,好在阿娘做的一手好茶饭,从怀上我,就到厨房里专门做茶饭,后来有个贩马的商人,爱吃阿娘做的茶饭,就把她连我买出来,后来这个商人病重,阿娘侍候的尽心尽力,他死前,将身契还给了阿娘,还给了阿娘十两银子,放阿娘和我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