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四七章 长大了的周六

第三百四七章 长大了的周六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们府上不是有的是银子?”宁远眼睛看着场上,看起来仿佛不经心的随口答道。

    “我们府上真没多少银子,这些年一直紧巴得很,不是这个,再紧巴也不在乎这点子银子,这事要是从我们府上支银子,大伯和大哥肯定得知道,大伯和大哥知道了,就是大爷知道了,那事就得闹大了。”

    “这话也是。”宁远总算回过头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就是没办法,才来找远哥你商量的。”周六一脸烦恼。

    “你怎么知道四爷肯定给银子?”宁远突然问了一句,周六一愣,“不给银子,那阿萝吃什么?”

    “四爷要是给银子,软香楼就算关门了,这么说起来……”宁远捏着下巴,“那阿萝算是四爷的外室了吧?”

    “可不是……这可不行!”周六赞成一句,立刻醒悟了,养外室就是别财另居,那可是十恶不赦的事儿,四爷养外室,那还不如纳阿萝入府呢!“那怎么办?现在不是软香楼关门不关门的事,是没人敢去软香楼,阿萝要是闹起来,拿剪刀自戳了,更不得了,这事,真是……这可怎么办?”

    “你愁个什么劲儿!”宁远一脸不在乎,“这是四爷的事,四爷的事当然得四爷作主,你也就是去请个示下,四爷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四爷说纳就纳,说养外室就养外室,说不要了就不要了,咱们这些做臣……咳,”

    宁远仿佛说漏了嘴有些不好意思,重重咳了一声,“我是说,咱们这些人,也就是把这事儿要是这样会怎么样,有什么好处什么坏处,那样会怎么样,有什么好处什么坏处,都说给四爷听,然后听四爷的,四爷说怎么样就怎么样,难道你还想替四爷作主?”

    “远哥你说的真对!”周六一脸敬佩,“这话我阿爹也说过,这叫为臣之道!行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找四爷,远哥什么时候去城外溜狗?有几天没去了,明天去不去?”

    “明天?”宁远沉吟片刻,“明天上午我没空,吃了中午饭还有点事,也行,明天下午,晚上咱们晚点回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周六愉快的应了一句,辞了宁远,上马而去。

    宁远往后仰靠在椅背上,看着周六的背影,神情渐沉,连叹了好几口气,大皇子当街鞭抽了晋王,要是四皇子再冒着乌台御史的弹劾,冒着周贵妃的愤怒,非得把阿萝抬进府,或是养成外室,那该多好。

    可四皇子身边有还算聪明的周副枢密,还有那位颇为老辣的高书江高使司,他对阿萝又很一般,这件事没有挑动的可能,唉!

    …………

    周六寻到四皇子,周副枢密也在,听周六说了阿萝的事,眉头紧皱,一脸不悦的盯着周六,阿萝搭上四爷这事,就是从他这儿起来的,他竟然还敢在四爷面前又提起这个话。

    不过他说的也是,这事是自己疏忽了,阿萝这事,总得有个安排。

    “四爷的意思呢?”周副枢密微微欠身,恭敬的先征求四皇子的意见。

    “四爷,这事难办。”周六抢在四皇子前头先开了口,“抬她进府肯定不好,她一个女伎,又不是清倌人,哪能进四爷府上?给银子也不好,月月往她那儿送银子,这不成了养外室了?这可是不孝大罪,不送银子吧,她那软香楼现在哪还有人敢去?没人去就没银子,没银子她怎么活?这事难办。”

    周副枢密请四皇子示下的话,被周六抢过去,本来十分恼火,听了周六这一番话,恼火没了,看着儿子,心里涌起股惊喜,儿子这番话考虑周到,从前他总觉得他使力不使心,凡事不用心长不大,没想到几乎就是转眼的功夫,儿子就长大了。周副枢密感慨而欣喜。

    “舅舅的意思呢?”四皇子看着周副枢密问道。

    “小六说的对,这个阿萝,不值得四爷多费心,这事得看四爷的意思,一个女妓,四爷别放在心上……”周副枢密转着圈,正想着怎么暗示最好,周六愣呵呵的笑道:“要是没那帮乌鸦就好了,从前多好,她接她的客,四爷时不时乐哈乐哈。”

    “嗯!”周副枢密沉着脸打断了周六的话,“我看你越来越不懂事了,在四爷面前,这是什么话?”

    “小六说的对。”四皇子打圆场道,他是挺喜欢阿萝的柔弱无骨,可周六说的对,他也觉得从前那样最好,阿萝等她的客,他时不常叫她过来侍候一夜,象打野食一样,这样才最合他心意。

    “要是这样,那是再好不过。”周副枢密赶紧接话,小六的话就是他想说却没能说出口的话,四爷现在也赞成,那太好了,得赶紧趁热打铁。“软香楼跟从前一样,乌台那帮御史的弹劾也就不攻自破,真要象他们弹劾的那样,四爷不顾身份,宠幸了阿萝,四爷的女人,怎么能容别人染指呢?四爷英明!”

    “可是现在软香楼没人敢去,怎么办?四爷发句话?”周六一脸聪明的问道,周副枢密横了他一眼,“这件事跟四爷有什么关系?四爷发什么话?又胡说!”

    “阿爹说没关系有什么用?没人去啊!”周六摊着手,一脸委屈。四皇子看着周副枢密,等他出主意。

    “我看这样,”周副枢密捻着胡须,“这事四爷不能出面,让小六出面,这事,有初一就有十五,小六多去几趟软香楼,也就解了那些谣言了。”

    周六两根眉毛一起抬起,喜笑颜开,见他爹怒目横过来,急忙落下眉毛,拧眉攒额,努力攒出一脸勉为其难,显的他十分难为,“儿子一向自爱,既然是阿爹的吩咐,儿子一定办好,就是……”周六捻着手指,“四爷也知道,阿萝那身价,这银子……”

    周副枢密气的哼了一声,四皇子十分大度的吩咐道:“银子上不能亏了她,这事你和舅舅商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