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三百四六章 撒泼的阿萝

第三百四六章 撒泼的阿萝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六少爷得帮帮我!”阿萝拉着周六的袖子摇来晃去的撒娇,“除了您,也没别人能帮得上我了。”

    “好好好,不过这个事儿……”周六少爷挠头无着,这事儿,他能帮上什么忙?

    “六少爷,要不,你跟四爷说一声,接我进府吧。”阿萝往周六少爷身边凑了凑,脸凑到周六少爷脸边,声音嗲嗲道。

    “嗯嗯,进府倒是不……进府?你说进哪个府?”周六少爷被阿萝温香软玉贴上来,一阵心猿意马,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她要进哪个府?四爷府上?

    “还有哪个府?六少爷要是肯接我进府,我哪儿也不去,六少爷又不肯,那我只能去四爷府上了,六少爷跟四爷说一声,让他接我进府吧。”阿萝摇着周六的胳膊,娇滴滴道。

    周六少爷连伸了好几下脖子,才说出话来,“你要进四爷府上?四爷那是皇子府,那个府……”

    “皇子府怎么啦?”阿萝一脸认真的问道。

    “皇子府……”周六少爷手指点来点去,“皇子府没怎么,是你,你是女伎……”

    “女伎不能进皇子府?我怎么没听说?”阿萝嘟着嘴不高兴了,“四爷对我那么好,他肯定愿意接我进府,四爷又不是你,上头有老祖宗,有爹有娘,在府里不当家,四爷府上,就是四爷说了算,他对我那么好,肯定愿意接我进府!”

    “不是对你好不好的事,他没法接你进府。你别打这个主意了,我告诉你……”

    “你不让我打这个主意,那好,你告诉我,我以后怎么办?”阿萝大发娇嗔,“还有,你不让我打这个主意,那我吃什么?还有多多,还有软香楼那些人,还有妈妈,还有妈妈的银子,我每个月要给妈妈银子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说怎么办?你得给我这些银子!”

    “我哪有……”周六少爷一句他哪有银子说到一半就赶紧咽下,他一向以财大气粗自诩,没银子这话说出来太丢脸,“这不是银子不银子的事,我要是给你银子……这事儿,你得去找四爷。”

    “你说的,那我去找四爷了!”阿萝斜着周六少爷,上一回他可嘱咐过她,说四爷不找她,她不能去找四爷。

    “你找四爷干嘛!”周六有点急了,他哪敢让她去找四爷,弹劾四爷狎妓的折子还热乎着呢。“别找他,找他也没用!”

    “那你给我银子?”阿萝白白嫩嫩的小手伸到周六面前。

    “这不是银子的事……”

    “那你让四爷接我进府!”阿萝截断了周六的话。

    “不能进府……”

    “又不让我进府,又不给我银子,又不让我找四爷,那你让我怎么办?六少爷您这是要逼死我吗?你说我该在哪儿抛根白绫上吊?”阿萝开始撒泼。

    “你看你这话,抛什么绫子,这是什么话?”周六有点乱了,阿萝虽然笨了点,对付他还是可以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这不就是逼我死吗?”阿萝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六少爷,那你说我怎么办?我活不了了,我就不活了,拿把剪刀自戳在你面前好了,要不在四爷面前,到你们随国公府门口?还是四爷门口?”

    “行了行了,你别哭,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先别哭,别说什么戳不戳的,我不是那个意思,行了行了,这事你别急,你也知道这事得四爷做主,我去找四爷,我这就去找四爷,问问四爷怎么办,这样行了吧?你先回去。”

    周六被阿萝哭的浑身燥汗,也是,四爷宠幸她这事又过到了明路上,京城哪还有人敢到她的软香楼去?没有银子,四爷再不接她进府,不给她银子,难道让她喝西北风?

    这事是得问问四爷怎么办。

    阿萝听周六这么说,松开他,软软的抽泣着,深曲膝福下去,“六少爷,阿萝和软香楼几十号人的命,都在六少爷手里,六少爷的大恩大德,阿萝没齿不忘,六少爷,您可得快点。”

    “放心放心!”周六满口答应。

    送走阿萝,周六上了马,骑在马上,呆怔怔想着这事。

    四爷肯定不会接阿萝进府,他就是再喜欢阿萝,这个当口儿也不能接阿萝进府,坏了大事,不接阿萝进府,就得给阿萝银子,这银子……肯定是吩咐他给银子,他哪有银子?跟家里要?要是从家里帐上支出来,肯定瞒不过大伯和大哥,大伯和大哥知道他每个月支银子给阿萝,肯定又得生出事来……

    找阿爹?这事不好找阿爹,再说阿爹哪有银子?阿爹有银子也是自己的,替四爷出这个银子……这银子还不知道要给多少月多少年,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这银子的事……要不找远哥讨个主意?远哥那么聪明,他肯定有主意,就去找远哥!

    周六打定主意,调转马头,直奔京府衙门。

    宁远却不在京府衙门,周六再往殿前司去,果然,在殿前司演武场上,找到了刚刚从场上下来的宁远。

    “远哥你这功夫真厉害!”在旁边看着宁远一个人摔倒四五个侍卫的周六,羡慕的两眼绿光。

    “这功夫叫厉害?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上场试试?”宁远一边接过小厮递上的湿帕子擦着手脸,一边随口答着话。

    “远哥,我找你商量点事。”周六十分狗腿的从大英手里接过茶捧到宁远面前。

    “找我商量事?没银子用了?”宁远接过茶,一口气喝了。

    “不是,”周六一口否了,叹了口气,“不过也快了。”

    “什么事,说吧。”宁远和周六在旁边坐下,宁远看着场上的比试,显得极其随意不在意。

    “是阿萝的事……”周六先将阿萝找他的事说了,“……四爷对阿萝挺中意的,不过这会儿肯定不能接她进府,要是接她进了府,乌台那帮乌鸦不得疯了一样的咬四爷?四爷肯定是给银子,四爷那脾气,就是吩咐一声,我跟他说这事,他一句给银子吩咐下来,唉,我到哪儿弄银子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