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九八章 七爷的差使

第二百九八章 七爷的差使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那位长的怎么样?”贾婆子往船舱里努了努嘴,镖头嘿笑一声,“放心,人品俊秀,长的好看着呢,准保她一眼看中。”

    “那成!”贾婆子也笑起来,“说起来,这位娘子可真是好福气,哪辈子修来的。”

    “哪那么多废话?办差时别说废话,办砸了差使可不是玩儿的!”镖头警告了句,“咱们明天中午就能到浏阳码头,泊在浏阳码头,明天一早再走,这事我安排,到了码头,你带她出去看人,怎么带出去是你的事。”

    “这你放心!”贾婆子满口答应,这一趟差使顺当的出乎她的意料,一是帮手个个得力,二来,这位姑娘,可真是……也不能说她傻,反下这一趟下来,她只有好处,就是不糊涂也得装糊涂。

    …………

    京城,软香楼上,阿萝对着铜镜,仔细看着唇的胭脂,好象太红了,抿掉了些,又好象太淡了,再抿上去些,怎么看着又太红了?

    “多多,你看看我这唇,是不是太红了?今天这胭脂怎么有点不对劲儿?不是红就是淡!”阿萝有点急了,多多往前凑了凑,“小姐,我瞧着挺好,小姐这么好看,红了好看,淡了也好看!”

    “你就不能说几句有用的?算了算了,让你看也是白看!妈妈呢?去叫妈妈来,替我看看这胭脂,还有这身衣服,好象素了些。”阿萝又嫌弃上衣服了,多多斜着她撇了撇嘴,也不下楼,走到窗前,探身出去招呼帮闲,“阿三,妈妈呢?让她上来一趟,小姐叫她有要紧的事!”

    阿萝叫上来妈妈,又嫌弃妈妈态度不认真,人老了眼光不行,一直折腾到车子停在门口,帮闲一迭连声传话上来,才左嫌弃右嫌弃却不得不披上斗蓬下了楼。

    那天四皇子庆贺秋闱新科举人的宴会上,周六少爷没有食言,果然把她带了过去,而且还真把她带到了四皇子面前,很认真的向四皇子推介了她。

    可没等她施展平生所学将四皇子诱到她的石榴裙下,大皇子就在凌云楼下闹起了事,那一场事闹的凌云楼上热闹象是热油锅下去抽掉了火,白烟还在冒,热度却是不停的下降。

    连四皇子也有些心神不宁,没多大会儿,就寻了个借口走了。

    阿萝在四皇子面前露了脸,周六兑现了承诺,可这个脸露的,全无作用!

    阿萝从凌云楼出来,上了车差点哭出来,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个机会,好不容易在四皇子面前露出张小脸,好不容易……却被大爷一顿鞭子抽了个七零八落!

    阿萝坐在车上,一路眼泪回到软香楼,越想越难过,越想越害怕,从得了七爷那句吩咐,眼看一个来月过去了,这差使就办成这样?说不定哪天夜里,卫凤娘提着自己的脚,就从哪儿扔下去了……

    阿萝越想越怕,越怕越没办法,哭的眼睛都肿了,卫凤娘进来,胳膊抱在胸前,歪着头盯着她看了半天,她都没觉出来。

    等到总算看到卫凤娘,阿萝吓的小腿发抖,没想到卫凤娘没提着脚把她从哪儿扔下去,反倒扔下了几张银票子,和几句话:四爷喜欢木樨花香,喜欢女子妆容艳丽,衣着素雅。

    捏着几张银票子,看着卫凤娘从眼前消失,再一遍一遍回想了不知道多少遍卫凤娘留下的几句话,阿萝一点点活过来,看样子,她这算是搭上四皇子了?七爷这银票子,这话,是要她以后用心讨好四皇子?

    阿萝那颗心从悲伤的谷底一下子跳跃到半空,喜嗞嗞一遍遍数着银票子,数完银票子想想那几句话,想完了那几句话再数数银票子,这银票子和这几句话,就是说,这头一桩差使,她办好了!

    果然,没过几天,傍晚,一个声音软绵绵的小厮过来传了四皇子的话,让阿萝好好收拾收拾,一会儿有车来接她。

    阿萝默默念叨着卫凤娘留下下的交待,木樨花的香味儿,这个不会错,从那天得了这句话,她就只用木樨花香露,从自己到衣服,连这软香楼,都用木樨花香露熏的透透的了。

    妆容艳丽衣着素雅,阿萝唇上的胭脂抿了擦,擦了抿,衣服脱了穿,穿了脱,车子到了楼下,其实她还没打扮好,可也只能这样了。

    坐在车上的阿萝忐忑无比,四皇子是皇子,听说他脾气不大好……好象大皇子脾气更不好,上次太紧张,她都没看清四皇子长什么样儿,好象挺好看的,衣服上绣着龙,金光闪闪……

    胡思乱想中,车子停下,那个声音软绵绵的小厮打起帘子,伸手扶下阿萝,看着下了车就不停的东张西望的阿萝,脸一冷沉声道:“低头!”

    阿萝急忙低下头,眼睛盯着小厮的脚后跟,亦步亦趋跟在小厮后面,转一个弯,再转一个弯,再转弯……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弯,进了一间温暖宜人、馨香馥郁的暖阁里。

    小厮侧身垂手站在暖阁门口,示意还在呆看着他脚后跟的阿萝,“进去吧。”

    “是。”阿萝答应一句,进了门槛高高的暖阁。

    暖阁里灯火通明,四皇子一身松垮的亵衣,歪在炕上,上上下下打量着浑身紧张的阿萝,笑了起来,“别怕,过来,到这里来。”

    …………

    曲大姑娘的船赶上一天顺风,扬起帆顶着水正哗哗赶路,临近中午,正鼓足风力的帆突然狂落而下,直落而下的帆让船来回摇晃,在河中间打起转来。

    正歪在船舱中,拿着本书似看非看,由着玉砚和丹青两个丫头一个捏肩、一个捶腿的曲大姑娘被突然而起的猛烈晃动从榻上甩下来,结结实实摔在船舱板上,直摔的唉哟疼呼。

    “大姑娘没事吧?”王嬷嬷一头扑进来,尖叫着扑向曲大姑娘。

    “船要翻了?”还没爬起来就被甩到另一边的曲大姑娘,吓的脸色惨白。

    “姑娘别怕,别怕!嬷嬷在这儿!”王嬷嬷一头跄倒再爬起,爬起再晃倒,眼里却只有曲大姑娘,不顾一切的往曲大姑娘身边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