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九四章 偏心

第二百九四章 偏心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能查出来的,也就是凌云楼前,大皇子马踏鞭打凌云楼迎门小厮这件事,周渝海多转了几个心眼,亲自跟赵老夫人禀报:“四爷在凌云楼宴请秋闱新贵人,大爷路过,四爷……”

    周渝海为难的叹了口气,“没打听出来为什么,大约是四爷吩咐的,凌云楼那几个小厮上前拦大爷的马,太婆也知道,这一阵子,先是四爷放火烧了贺家,太婆知道那些东西到底是谁的,四爷也知道,就是知道才让人去放的那把火,大爷多聪明的人,心里自然明镜儿似的,都是同胞兄弟,大爷不能跟四爷计较,可这口气,唉!”

    周渝海一声长叹,这一阵子,四爷是太过份了!

    “四爷烧了那批珠宝,接着又截了大爷的生意,太婆,小六非说那笔生意就是碰巧了,哪有那么巧的事?这银子能从天上往下掉,还砸到他头上,一砸就是二三十万两?唉,就算是截了大爷的生意,也不该做成这样,四爷不怕大爷生气,小六也跟着瞎起哄,您看看,大爷这股子怒气,都发到您这儿来了,您这是替小六受的这气。”

    赵老夫人没说话,脸色却不怎么好。

    “接着就是江南这桩事,太婆,祝家那几个子弟,高使司已经查清楚了,祝家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祝家留在太平府的那一支,当时跟祝家老祖宗一家出过人命官司,祝家老祖宗这一支搬出太平府,当年也是被太平府这一支逼走的,仇深似海,祝家老祖宗怎么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做这样的事?”

    赵老夫人‘嗯’了一声,“这些外头的大事,我不懂,祝家老祖宗我见过,是个明白人,这事儿……唉,外头的事,她哪知道?”

    周渝海呆了下,他没听明白太婆这话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认可他的话,还是觉得他说的不对?

    “太婆,江南这事,只怕也是四爷挑起来的,您也知道,这趟江南科场案的主犯童敏,是大爷门下出身……”

    “这个童敏,就是童氏的大哥?”赵老夫人突然问了句,周渝海有几分尴尬,又不敢不认,“是,不过……”

    “那童氏当年多能闹腾,这个童敏……唉算了算了,这是外头的事,外头的事我不懂,唉,你说得对,大哥儿和四哥儿老这么闹脾气可不行,这事儿我得找贵妃说说,两兄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一个娘的亲兄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能有什么解不开的结?替我递牌子,备车,我去贵妃说说话。”

    长宁宫里,周贵妃送走赵老夫人,越想越气,“把大哥儿叫来,我有话跟他说!”

    大皇子带着六分忐忑,四分忿然,进了长宁宫,周贵妃气色极其不善,不等大皇子行了礼站直,就开始训斥:“你越大越不象话了,发脾气撒野竟敢闹到你外婆面前!你哪还有半点长兄的样子?”

    听到头一句训斥,大皇子低下了头,听到后一句,脖子一梗,头又昂了起来。

    他就知道她偏心老四,偏的已经没法再偏了,果然!她果然心里眼里只有老四!

    “你看看你闹的这事?象不象话?你怎么有脸到你外婆面前撒野?你外婆多疼你你不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你外婆,你这条小命只怕都保不住,你两岁的时候,那场大病,要不是你外婆拼了命送汤药进来,两幅汤药治好了你,你能活下来……”

    “我有病自然有太医院救治,用得着从外头递药?”大皇子脖子一梗起来,就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

    “那时候你阿娘有多难你难道不知道?太医院要是肯尽心……”

    “太医院怎么不肯尽心了?若是治不好我,阿爹就屠了太医院,这话不也是你说的?你今天这样说,明天那样说,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大皇子梗着脖子再次顶了回去,只顶的周贵妃气都快上不来了。

    “你!你连我都敢顶,你敢跟我顶嘴!反了你了!你怎么敢跟我顶嘴?你到你外婆面前说那些话,还砸了你外婆的东西,这是你的孝道?我说错你了?你跟我顶嘴?我是你娘!你连我都敢顶,那明儿你是不是连你爹也不放眼里了?你看看你,越大越长回去了!你哪有四哥儿懂事?你能有四哥儿一半懂事……”

    “你心里眼里只有四哥儿!四哥儿懂事?你眼睛瞎了?你口口声声我没有长兄的样子,那老四呢?你偏向他,惯着他,你怎么不问问他有没有当弟弟的样子?长兄如父,他什么时候把我这个长兄放眼里了?他没有一丝半点当弟弟的样子,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不说他?你眼里就是我不好对吧?”

    大皇子呼的站起来,怒目周贵妃,吼声连连,周贵妃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旁边侍候的心腹女使硬着头皮上前劝大皇子,“大爷,您不能这样跟贵妃说话,这是孝道,孝道不可违……”

    “滚!”大皇子一声怒吼,吓的女使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你!你!你……反了!”周贵妃气的脸色腊黄,抖着手指点着大皇子,好半天才说出几个字。

    大皇子冲周贵妃昂起头,“你那颗心,偏的还能摸得到吗?我反了,也是你逼的!你既然眼里心里只有四哥儿一个,干脆跟阿爹说,让阿爹赏我一杯毒酒一丈白绫,我死了,你就称心了,四哥儿就称心得意了,多好!”

    大皇子说完,看也不看气的快要晕倒的周贵妃,转身冲出殿门,忿怒之下,一头撞到挂在廊下的那只金刚鹦鹉身上,这只金刚鹦鹉是周贵妃最心爱的东西,脾气和大皇子差不多,正站在架上理毛,被大皇子这么一撞,一声厉叫,猛一嘴狠狠啄在大皇子头上,只啄的大皇子一声痛呼,伸手一摸,满手是血。

    大皇子气的眼都红了,一把抓住金刚鹦鹉,连鸟带架子狠狠砸在台阶上,金刚鹦鹉被摔在凄声惨叫,大皇子上前一脚,狠狠跺在金刚鹦鹉身上,把这只嚣张的鹦鹉跺成了一团血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