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八九章 无人理会

第二百八九章 无人理会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趟,昭华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一定要居中守正,大哥和四弟,都不是咱们能得罪得起的。”晋王明知道事不由他,只怕也不能由姜焕璋,可还是一遍又一遍的交待道。

    “王爷放心,下官心里有数。”姜焕璋再三保证,又开解了晋王好半天,才告辞回去,出晋王府时,天色已经落黑,姜焕璋烦躁的看着眨眼就黑了的天色,吏部让他明天一早就启程,他要准备行装,还要点人随行,这天怎么就黑了呢?

    姜焕璋坐在马上,心里急一阵又烦一阵。

    从前,他记得清楚,他是在大爷和四爷相败俱伤前一年,陪晋王到河北赈灾,走到一半,晋王病倒,他一个前往河北。

    那一次,临出发前,是怎么准备的行装,怎么挑的人?

    不是他不记得了,是从前,他从来没管过这些事,他要出门,不过打发人往府里说一声,什么时候出发,到哪儿去,要去多久,临到启程时,一切都好好儿的,一路上,从来没有不妥贴的时候,就算偶尔有什么短少的,到处都有他们府上的商号铺子,就是办案,都便利许多。

    那些铺子,是他们府上的,还是李家的?

    从前,他从来没留意过。

    姜焕璋想的出神,领了旨意后,他没打发人往府里传信。阿婉和阿宁当家,家里也没能清静,姜焕璋厌恶的皱起眉头,从前,阿婉和阿宁也没能把自己家打理妥当过,他记的清楚,她俩出嫁之后,就没消停过,阿婉和阿宁和李氏不和,有了事都是找他哭诉,或是找阿娘,以至于他有一阵子厌烦透了,因为这事,还罚李氏跪了半夜,那次罚跪的细节他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初是因为阿婉回家哭诉小妾作耗……

    府里很多事,他都不记得了,最多有一丝半点模模糊糊的印象。

    顾氏这一胎胎相很不好,他记得她从前怀头一胎时,好象胎相也不好,有一阵子,府里干脆请了两个大夫住在家里,青书这一胎胎相不也好,姜焕璋想到几乎天天有事的两人,心里的烦躁几乎压抑不住。

    府里怎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李氏?因为李氏死揪着阿婉和阿宁的过失不放,搬到城外,从前的府里,他承认她打理的不错……顾氏这一胎怀的太早了,要是顾氏没怀上这一胎,家里的事,她大约也该上手,也该打理的妥妥当当,就算不比从前李氏打理的好,也应该不会差太多吧?

    可她偏偏这个时候怀上了,胎相又不好。

    怀胎前,她把府里……姜焕璋上身随着马晃来晃去,她不肯打理府里的事,不肯打理庶务,她说她自小读书诗词,做不来这些俗务。

    做不来俗务!

    顾姨娘最擅长挑刺,做事是做不来的。姜焕璋心里突然冒出秋媚的话,当时他冷脸厉声训斥了她,可这话,青书也说过。

    他每天去看顾氏,顾氏和他说不了几句,就是阿婉和阿宁今天哪一处没做好,哪些地方没想周到,要是她应该如何如何……

    姜焕璋用力摇了下头,他被她们盅惑了,可顾氏……是从前那个顾氏吗?从前的顾氏,他看了几十年,他不会看错!他怎么会看错呢?

    怎么会错呢?

    一片纷乱中,姜焕璋在绥宁伯府门前下了马,径直往正院去,这事,先要跟阿娘说一声,辞了行,还得打点行装。

    陈夫人一听姜焕璋明天一早就启程南下,一句话没听完就泪如雨下哭起来,“这都九月了,眼看天寒地冻,你偏要出门,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这可怎么好?”

    “夫人这是哭什么?大爷领了这么大的差使,现在是钦差!这是天大的喜事,高兴还来不及呢,夫人怎么哭上了。”吴嬷嬷忙上前劝道。

    陈夫人的眼泪应声而止,“我就是想着出门多苦。”

    “吃得苦中苦,方是人上人!再说,大爷这出门有什么苦的?钦差的排场,夫人又不是不知道,到哪儿都有人迎着送往,谁也得罪钦差?唉哟,还没恭喜大爷,恭喜大爷高升,往后就是平步青云了。”

    吴嬷嬷劝了句陈夫人,忙又冲姜焕璋曲膝恭喜,姜焕璋一肚皮纷乱的心思,被陈夫人这一通莫名其妙的眼泪流的更加心烦,冷着脸勉强敷衍了两句,甩了句要赶紧收拾行李,转身就出了正院。

    姜婉和姜宁却被吴嬷嬷几句话说的从内到外都是喜气,她们哥哥平步青云,她们自然也要跟着青云直上,这是大喜事。两个人叽叽咕咕先是展望青云直上之后的美好,再是计划青云直上之后的一二三件事,最后落到实处,明天送大哥启程之后,她们得好好庆贺庆贺。

    两个人,谁都不知道出门还得收拾东西祭祀路神诸如此类,绥宁伯府,从她俩出生起,就没人出过门。

    别说她俩,连陈夫人也没想起这事,吴嬷嬷倒是想到了,不过她懒得说,陈夫人的规矩,谁说了,那就是谁的事,如今她可没心思多管闲事。

    姜焕璋出了正院,走到路口,呆了片刻,从中间先往青书的院子过去,说不清为什么,今天他不怎么想见顾氏。

    青书听说他明天一早就要出门,又急又舍不得,“怎么这么急?爷院里,衣服,随身的东西……爷院里到现在也没个主事的人,我去替爷收拾。”

    青书说得急,行动却慢而笨重,半天也没能从榻上挪下来,“我这身子笨重,今天一早上,肚子又疼的几乎受不住,大娘子说一个月就那点银子,请不起大夫了,我没事,让人抬我过去。”

    “不用了。”姜焕璋看着一脸担忧焦急却挪不动的青书,“让秋媚看着人收拾就行,你好好歇着,大夫的事,一会儿我跟阿婉和阿宁交待一声,不能从你和顾氏这儿省银子,这一两个月,你自己保重自己。”

    姜焕璋带着股子说不清的感觉,青书这里,他一分不想多呆,从青书院里出来,姜焕璋呆站了好一会儿,才往顾姨娘院里挪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