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八五章 各自的看法

第二百八五章 各自的看法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看呢?”季天官看着儿子问道,季疏影紧皱着眉,凝神细想了片刻,摇了摇头,“他应该不知道,文涛去江南前,我和他,还有吕炎就进了庄子,直到秋闱前几天,都是一步没出过庄子,他不象是知道,他不知道!”

    季疏影肯定了一句,季天官‘嗯’了一声,“从前不知道,拿到这张榜单和揭贴时,肯定知道了,李信,毕竟刚刚过继。”

    “我觉得,李家太太和李家那位姑奶奶,只怕也不知道。”季疏影迟疑了下,“这几个月,我和李信说话最多,他有心有胆,最难得的是还有份赤子之心,我听他说过很多关于李家太太的事,李家太太不是一般的内宅女子,她不会因为李信刚刚过继,就对他有所隐瞒,或者把他当外人看。”

    “要是这样……”季天官象是松了口气,“看来长公主只是从李家借人,这就好,那个李信,我也很喜欢他,你多多跟他来往,他那个妹妹,”季天官顿了顿,“和姜家的事,你也想法子劝一劝,姜家是不堪了些,可也……唉,也算不得什么,下狠手收拾一阵子,几个小妾,实在不行就去母留子,这些都是小事,理好也就好了,姜焕璋虽然才能平平,好在谨慎守份,跟在晋王身边,还有最近这桩案子,都很不错。她和长公主往来得勤,可别受了长公主的荼毒,难不成她还想象长公主那样,不尴不尬的住在尼庵里,若是那样,往后李信的人品官声,都得因为她受人非议。”

    季疏影低着头,没答季天官的话。

    “怎么了?这件事还有隐情?”季天官敏感的问道。

    “那倒没有,”季疏影顿了顿,象是在想怎么说,“李信和我说过他妹妹的事,他打过一个比方,说姜焕璋和李家大娘子,就如同一君一臣,并非是因为为君者做了一件两件错事,而是这位君主,昏聩暴虐,一无是处,为臣者,自然要择良主而侍,没有良主,宁可归隐山林,与竹鹤为伴,就如同……如同儿子。”

    季疏影最后一句话说的极轻极低,底气全无。

    季天官笑起来,“这个比喻胡闹得很。夫妻之间,跟君臣之道哪能一样?夫妻之间,讲究不离不弃,李家商户出身,到底见识浅薄。”

    “是。”季疏影低低应了句,似乎并不怎么赞成父亲的话。

    季天官没留意,或者留意了也没理会儿子的那隐隐约约几丝不赞同,又交待了几句,季疏影告退,出了书房院子,在花树下呆站了片刻,心里有一团说不清理不清的乱麻,却又不知乱从何起。

    江南的乱相,宁远比所有人知道的都早,也比所有人知道的都多。

    那张榜单,和那张揭贴,宁远吩咐挂在墙上,拖张椅子对墙坐下,下巴抵在椅背上,看看榜单,再看看揭贴。

    江南这一场事,把季家扯进了他希望的乱相中,是这场事中,他最大的收获。不管季家想扶助的皇子是哪一个,但能肯定的是,不是老大,也不是老四,这就足够了。

    除去了老大和老四,别的,他还怕什么?季家?哼!季家可没有第二个季老丞相。

    长公主……难道江南这场事,真只是为了给大皇子一个巴掌?大皇子那样的,他能知道这事是长公主对他的惩罚?

    别说大皇子,要不是文涛的明说暗示,连他都想不到!

    别人一无所知,这惩罚还有什么用?难道,因为那六十个侍卫,长公主也决定要掺进这潭浑水里了?

    这事还真是说不准!

    宁远跳起来,凑到那张榜单前,从上到下,又细细看了一遍批注。

    这几个祝氏子弟,是文涛的私货,还是长公主的授意?由祝家牵进高书江,高书江最近和周泽轩走的极近,高泽轩是四皇子的人!

    宁远反手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这一巴掌打了老大,又顺带上老四,长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这才是高手,云笼雾罩,根本不知道她真正的目标在哪儿。

    算了,先不想这个,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好,宁远退后一步,再退后一步,转身出门走了。

    李桐看到的只有那份榜单,挂在茶桌旁的墙上,福安长公主愉快的晃着脚,“这个文涛,果然锐不可当,竟然把祝家人挖出来用了一回。”

    话没说完,长公主就笑起来,“这一着棋,只怕和宁远脱不开干系。”

    “嗯?”李桐看向长公主,她的思绪跳跃太快,她经常跟不上。

    “这些年,高书江可没少苛扣北地的军费,若论算帐,宁家一帮舞枪弄棒的,可算不过山西佬,宁远恨他也是人之常情,再说,听说,最近高书江和周家老二越走越近,哼!”

    福安长公主一声冷笑,“想伸手,就得先做好被人背后砍刀的准备。”

    李桐听的心里一紧,她们李家,也算是想伸手了吧?

    “这个宁远。”福安长公主转着手里的杯子,带着一脸让人品不出味儿的神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前一阵了,我往那座离宫伸了伸手,你猜结果怎么样?”

    “被打回来了?”这是李桐头一个反应。

    “咦!你这么聪明了?”长公主夸张的抬起眉毛,“不是打回来,是一无所获,传回来的信儿,跟传到外面的信儿一模一样。”

    “也许就是那样。”

    从前的宁皇后和五皇子自始至终悄无声息,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走。

    “哼!”福安长公主斜着李桐,“刚夸过你聪明,你这就要打我的脸了?就是那样?宁氏是个病殃子?五哥儿是个病殃子?你又不是没见过五哥儿,是根病殃子?你都敢把他挂到船外边去!”

    李桐尴尬,五哥儿不但健康,而且聪明可爱。

    “宁氏进宫,一共只带了八个丫头,四个婆子,一共,就这十二个人,当初在宫里,就凭这十二个人,她就护住了自己,护住了五哥儿。”

    “五哥儿不是托你的福?”李桐插了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