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七五章 莫逆之交他是谁

第二百七五章 莫逆之交他是谁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御街往东,汴河沿岸,一家接一家,不知道有多少家茶楼。

    从御街过来的几间茶楼尤其清雅,其中一间茶楼二楼临窗,绥宁伯姜华远一个人坐在窗前,无聊的看着靠岸边停着的几只花船。

    最近几个月,他这日子越来越难过,已经快难过到和李家结亲前那一两年了。

    姜伯爷无滋无味的抿了口茶,看着花船上隐约的人影发呆。

    跟李家这门亲事,他最不赞成,李家那样的商户,怎么能结亲?都是那个逆子!姜伯爷想到儿子姜焕璋,忍不住错牙,真是个逆子!

    结亲的事,他不赞成,他逆了他,这也就算了。

    姜伯爷想着和李家结亲后那一年多的日子,心里一阵接一阵的泛酸水,那一年多,日子多少快活!不说用不完的银子,可再没少过银子用,还有那几位帮闲,多少知情知趣,有银子有人,天天都是清雅热闹,这汴河上的花船,他总算又重新坐过了一遍,可后来……

    姜伯爷忍不住一阵接一阵愤懑,都是那个逆子!

    当初结亲,他不肯,他非要结,刚结了亲,他却开始闹起事来,先是要害了媳妇儿,接着把十几万都贴给了顾家,就为了顾氏那个贱人,那贱人也就是有几分姿色,这逆子就昏了头了!

    再就是,这逆子竟敢苛扣他的用度!一个月只能他十两银子,十两!

    姜伯爷想到他这几个月月月只有十两的用度,气的手又抖起来,这个逆子!他有银子养姨娘养粉头,却没银子供奉他这个亲爹,他真想到礼部告这逆子忤逆不孝!

    姜伯爷仰头喝了茶,长叹了口气,这个逆子!

    “咦,这位……是姜伯爷?”旁边有个声音响起,姜华远气色极其不善的斜眼看过去。旁边站着的男子和他差不多年纪,气度雍容,一件寺绫长衫,腰间束着缀玉丝绦,戴了顶软角幞头,幞头正中,一块成色极佳的羊脂玉闪着富极且贵的光芒。

    这是位贵人!

    姜伯爷急忙站起来,拱手见礼,“恕在下眼拙,兄台是?”

    “果然是姜兄!多年不见,姜兄风采更胜从前!真没想到,在下刚进京城,就能偶遇姜兄,你们兄弟,真是三生三世的缘份!”男子看起来十分激动。

    “兄台过奖过奖,确实缘份不浅。”姜伯爷一脑门全是雾水,一边陪着满脸笑应酬,一边用力回想,这到底是谁?

    “一恍,咱们兄弟不得见面,整整十四年了!”男子泪眼花花看着姜伯爷,那份激动,看的姜伯爷满腔感动。

    “竟然十四年了,可不是,一恍,就是十四年。”

    可他到底是谁?姜伯爷急的简直要抓狂了,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都是被那个逆子给气的!他竟然把这样一位相交莫逆的朋友给忘了!

    “姜兄这十来年可还好?”男子满眼激动的泪水,一脸关切,上上下下打量着姜伯爷问道。

    “尚好,兄台可还好?”姜伯爷汗都急出来了,这到底是谁?他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

    “唉,这两年总算熬过来了。”男子长叹了口气,示意姜伯爷,“咱们坐下说话,来人。”

    男子在姜伯爷对面坐了,扬声招呼茶博士,“有上好的雪峰茶没有?我记得当年姜兄最爱雪峰茶,如今?”

    男子含笑看着姜伯爷,姜伯爷心里一阵激动,十几年前,他确实最爱雪峰茶,如今也爱,就是太贵,喝不起了。

    “依旧!”姜伯爷声音微抖,这位旧友,到底是谁?

    “再配些上好的茶点,这几张桌子我也包下了,省得让人扰了咱们说话。”男子吩咐了茶博士,转头和姜伯爷解释了一句,姜伯爷心头一阵舒畅,他最爱这样的派头!这位知交,他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唉!”男子吩咐好了茶博士,接着和姜伯爷说旧话,“那年老父病重,我接到家里来信,匆匆赶回,衣不解带侍候老父亲,父亲病情刚刚好转,没想到母亲突然病重,不到半年,一病没了。”

    男子泪水潸潸,“可怜老父亲痛心之下,病情突然加重,熬了半年,随母亲而去,我当时……”

    男子抬手掩面,泪水从指缝里不停的淌,“痛不欲生,在父母坟前结庐六年,唉。”男子叹了口气,好一会儿才平静心绪,接着道:“本想收拾收拾就进京,可正好犬子文章略有小成,我就留在家里,看着他读了两年书,直到中了举,又陪他四处游历了两年,直到今年,才得以进京。”

    “令郎已经考中举人了?可喜可贺,恭喜恭喜!”姜伯爷总算能接句话了,可他还是没想起来这位莫逆之交姓何名谁!

    “也是不幸之中聊有慰藉,想想十四年前,我刚刚中了举人,正意气风发,进京略过考春闱,得以结识姜兄,当年我们兄弟几三个,畅谈学问,填词吟句,多少快活,对了,不知道曲兄如今怎么样了?我当年匆匆走时,曲兄正病着,说起来,当年我和曲兄,都多亏了姜兄照应,多谢姜兄。”

    男子说着,站起来冲姜伯爷长揖到底。

    “哪里哪里,客气客气。”姜伯爷急的后背一层白毛汗,他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曲兄?曲兄是谁?

    “我来前,先打发了人过来打听姜兄和曲兄可还好……”男子坐下,没等话说完,楼梯一阵脚步声近,一个极其干净利落的长随进来,冲男子长揖见礼,叉手禀道:“回老爷,打听到了,曲士旺曲老爷在老爷回乡之后半个月,就一病不起没了,就葬在城东宝安寺后头,姜伯爷……”

    “不要说了,姜伯爷……”男子泪如雨下,指着姜伯爷,示意长随不要再说了,“曲兄竟然……竟然……”

    姜伯爷差点要念佛,他这运气真是太好了!

    曲兄,曲士旺?他怎么还是想不起来?一病死了,死了!他大概是太难过,才忘了的。

    “怪不得姜兄……姜兄是怕我难过,真是令人痛不欲生!”男子捶胸顿足,泣不成声,姜伯爷也难过的不停的掉眼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