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七十章 一场大戏的前奏

第二百七十章 一场大戏的前奏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京府衙门不远的一间南北货铺子的后院,居中一间光线晦暗的厢房里,宁远站在帘内,神情冷峻,帘子外,小厮大英正低声禀报:“……姜焕璋提审了阿萝小姐,头一句就问阿萝小姐是谁指使她的,是不是妈妈,阿萝小姐说不是,说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姜焕璋又问,说他问的清楚,杨舅爷是在软香楼院门外脱光的,问阿萝小姐看没看到是谁主使威胁杨舅爷的,阿萝说没看到,一直哭,姜焕璋就让她好好想想,说明天一早再过来审问她。”

    宁远眼睛微眯,果然,晋王府是要和稀泥,这是想让阿萝指一个人出来顶罪?这可是能杀头的大罪!

    “姜焕璋审完阿萝小姐,请见邢知府,限邢知府一天内将软香楼逃逸的妈妈等人全数捉拿归案,邢知府说连阿萝都是晋王府捉拿归案的,京城这么大,这么多人,也许软香楼诸人早就逃出京城了,限他一天全数捉拿归案,这怎么可能拿得到。”

    大英在帘子外接着禀报,宁远神情有几分凝重。

    “姜焕璋就说,皇上限他三天结案,他只能给邢知府一天,他不管邢知府怎么拿到,总之明天这个时候必须全数归案,否则他就往上递折子弹劾邢知府。说完就走了,邢知府气的脸都白了。”

    大英禀报完了,宁远追问了一句,“姜焕璋出府衙之后呢?”

    “直接回绥宁伯府了,绥宁伯府两个怀孕的小妾胎相都不大好,几乎一替一天请大夫上门诊脉,昨天同时请了两个大夫上门,说是姓顾的姨娘被姜家二娘子养的一只猫吓着了。”

    “嗯,退下吧,叫卫凤娘来。”宁远吩咐,大英垂手退出。

    宁远回头看着影子一般站在他背后的崔信,“姜焕璋其人,你亲自盯过?说说他。”

    “是。他很安份,除了每天准时到晋王府当差,就是喜欢到处会文,和京城那些待考的士子交往,他交好的士子,小的列了单子,都让人查过了,没什么异样。”

    “交往士子……你接着说。”宁远拧眉沉吟,再有半年,就是春闱,这是替晋王张网?

    “到现在为止,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只一样,”崔信看了眼宁远,“姜焕璋神情举止,气势强盛,极其老成沉稳,比大爷现在都不差什么。”

    “你都多少年没见大哥了?比大哥不差?”宁远斜着崔信,姜焕璋能跟他大哥比?给他大哥提鞋都不配!

    “就老成沉稳这一件,不比大爷差,就是比老爷,也不差多少。”崔信实话实说,这是定北侯的规矩,宁远哼了一声,随即皱起眉头,他相信崔信的眼光,大哥自小就以老成沉稳著称,姜焕璋那份老成沉稳,竟比得上大哥,甚至不比阿爹差,这就太不一般了。

    “气势强盛怎么说?”

    “居高临下,位高权重,心中无人,却又掩以谦逊知礼,有墨相的放,没有墨相的收。”崔信想了想形容道。

    “有意思。”半晌,宁远自言自语了一句,“其它呢?还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没看出来,只看他在外面行事为人,极难想象他府中乱成那样,这一条,也十分诡异。”

    “嗯,这个……”宁远轻笑了一声,这个他倒不觉得奇怪,绥宁伯府后院的乱,只怕和紫藤山庄的那位脱不开干系。

    “曲氏的事,安排的怎么样了?”宁远想不出头绪,暂时抛开姜焕璋,问起另一件重要的事。

    “安排妥当了,交给了刁家兄弟。”

    “把上古徽墨卖给姜华远的那对兄弟?”

    “是。”崔信露出丝笑意,“要不是七爷捎信让查这上古徽墨的事,小的还真是错过人才了,这一对兄弟……”崔信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

    “你也被他们骗过?”宁远敏感的问了句,崔信有几分尴尬,“是。刁家兄弟三人,老二早夭,刁大秀才出身,刁三……唉!”

    崔信这一声叹息里充满赞赏,“年青时候小聪明太过,被革了秀才,连他大哥,虽然秀才功名保住了,但被革了秀才禀米,永不许再考,从那以后,这一对兄弟就入了歧途,明面上,刁大往来各家文会帮衬逗趣,是出了名的百事通、雅趣帮闲,刁三专门帮衬新进京城的富家子弟,暗地里,兄弟俩设局,将不少富家子弟骗的倾家荡产。上古徽墨这事,不过是这一对兄弟顺手玩笑,从姜华远手里骗来的银子,被刁家兄弟分了些给京城里的穷士子,余下的施进了大相国寺,这事,京城很多人知道。”

    “真是三教九流处处有人才!”宁远夸了句。

    “是。这一对兄弟极难对付,太聪明,油盐不进,小的只好照七爷当年对付蒋大的手段,一力降十会。”崔信想着收服刁家兄弟的经过,下意识的想抹一把冷汗。

    “嗯,光力服不行,传我的话,只要他们兄弟竭心尽力,未来之日,我给他们兄弟一个七品之职。”

    “是!”崔信一个‘是’字里透着喜悦,若能这样,他就再也不担心这对兄弟了,刁大还好,对自己前程已经不在意了,可刁大的前程毁在刁三手里,这是刁三心中最重最深的愧疚。

    “既然安排好了,尽快发动,越快越好。还有,”宁远顿了顿,“这对兄弟可以多用用,让他们留在京城,把家眷送进北三路,这两天就启程。”

    “是!”

    “去给软香楼找个顶罪的,这件事,只怕是杀头的罪,一切都要安排好。”

    “七爷放心。”崔信答应一声,见宁远动了动手指,示意他可以走了,垂手退步,从侧门出去了。

    宁远隔着帘子看着卫凤娘走到门口,隔着帘子吩咐:“把软香楼诸人交给府衙,记着,是晋王府交过去的,跟杜妈妈说,这事另有主使,和软香楼无关,谁是主使,你查出来就告诉她,让她放宽心不要怕,再跟阿萝说一声,还有,问问阿萝,爷交给她的差使,她办的怎么样了。”

    “是!”卫凤娘垂手退步而出,宁远隔着帘子出了一会儿神,才掀帘出来,径直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