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六七章 不必谢

第二百六七章 不必谢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擦干净,重新沏茶。

    “看这样子,宁远是要先给你们李家一点甜头。捧姜焕璋,必定是为了江南,我人手不够,只能顾京城,要不然……”

    长公主尾声里都是遗憾,“要是知道文涛在江南都干了什么就好了。不过,虽然不知道宁远和文涛是怎么打算的,要出什么招,这一趟江南之事了了之后,李家和姜家,大约要彻底翻脸成仇了。”

    “文二爷这趟江南之行,因为是长公主的差使,阿娘把南边所有的钱和人,都交到文二爷手上,随他调用,而且,阿娘吩咐了随行的护卫管事,一切听文二爷吩咐。”

    顿了顿,李桐接着道:“文二爷走前,和阿娘说了,中间一个字儿也不会让人递送回来。”

    福安长公主笑眯眯看着李桐,“你不用和我解释这些,江南之行,文涛不会告诉你阿娘,更不会告诉你,走前不告诉,中间就更不会说了,我的差使,你和你阿娘不知道最好,这一条,文涛清楚明白得很。”

    “嗯。”李桐毫不掩饰的舒了口气,福安长公主笑起来,“你怕我做什么?我这么个只能困在这儿闲聊的废人,我还能怎么着你?”

    “不是怕怎么着,是怕伤了长公主的心。”

    福安长公主神情一滞,随即岔开话题,“这事,虽说算是宁远帮了大忙,不过,你不用谢他。”

    “嗯?”李桐疑惑看着长公主。

    “用用心眼!”福安长公主横着李桐,“你和姜焕璋新婚夫妻闹闹别扭,这不算大事,至少在世人眼里,不是大事,都说劝和不劝离,坏人亲事如杀父,宁远却逆世情而为,非要坏了你这门亲事,你不会当他是知音了吧?”

    李桐哭笑不得,今天这些话之前,她压根没想到宁远会帮她摆脱姜家,就是现在,她也持怀疑态度,姜家,不是那么好摆脱的,两世加一起,她都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她当他什么知音?

    “姜焕璋已经上了老三这条破船,你要是跟姜焕璋和好了,除掉老大和老四之后,李家和宁家,就得分道扬镳,不对,是刀枪相见,就是现在,也得是同船而行,各怀心思,互相提防,互留后手,谁也没法信得过谁,可要是你从姜家脱身出来,李家和姜家由亲家成了仇家……”

    福安长公主悠悠叹着气,“偏偏你正好铁了心想从姜家脱身,这宁远,真是好运道。”

    “长公主把话都说的这样明白了,他还有什么好运道?”

    “还是好运道,我也想帮你脱身,可还没能想出一个又打了老鼠,又不伤你这只玉花瓶的好主意,宁远要是做到了,这件事,还有上次那把火,老娘我就放他一马,不跟他计较了。”

    李桐心里一酸,眼眶有些湿,忙低头掩饰,“多谢你。”

    福安长公主调开目光,仿佛没看到李桐眼角那滴隐隐约约的泪珠,“文涛是个不拘世情的,眼光又利,你的打算,他必定看的清清楚楚,和宁远结盟,这是替李家、替你打算,对于李家来说,老大和老四你们攀不上,老三已经被姜焕璋占了,只能老五,对于文涛来说,和老大或是老四结盟,难度太小,没意思,和老三结盟……他大约看不上老三,老五最好,因为难度最大。”

    李桐失笑无语。

    “那你呢?把别人想的这么透,你自己呢?”

    “我?”福安长公主沉默了片刻,没答话,对她来说,老三是最佳人选,不过,她已经决心终老在这间庵堂里了。

    “文涛野心勃勃,不过,他是靠着李家,再由你而借着我的势,才得了和宁远结盟的资格,若没有李家,他寻宁远,那就是投靠,投靠和结盟,这就是天渊之别了,他聪明着呢,你不用担心他反噬,只要要看着他别兴奋的太过,他不怕粉身碎骨,李家可犯不着。”

    福安长公主错开话题,叮嘱李桐,李桐目光复杂的看着她,半晌才低低应了声。

    福安长公主没看李桐,指甲弹着杯子,望着天空想的有些出神,“宁远算得上无法无天,文涛,百无禁忌……文家到这最后一代,总算一了心愿,做了件不亚于造反的大事。”

    几句话听的李桐后背一层冷汗,长公主的话,越来越骇人了。

    “你别看我。”福安长公主突然收回目光,看了眼直直盯着她的李桐,神色有些阴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我有心无力,阻止不了宁远,也管不了文涛,至于皇上……”

    福安长公主笑容凄凉,“只要林家不绝嗣,我就对得起阿爹,对得起林家,旁的……哪一代不是这样?我曾经问过季老丞相,为什么皇上要用朱砂,季老丞相说,那不是朱砂,那是人血,那是要提醒皇上,他每一个字写下,都关着无数生灵,一字不慎,也许就血流成河。其实还有一句,季老丞相没说,他不敢说,朱砂,是每一代皇族的血,旧的干了,新的又流出来。”

    李桐移开目光,那里面,仕子百姓的血更多。

    …………

    江南,太平府。

    祝青程沿着秦淮河,边走边四下张望,一条小巧雅致的花船靠过来,船上,一个小丫头冲祝青程招手:“三少爷,这里!”

    祝青程正经过一个一个往下的小台阶,急忙几步奔下去,船靠过来,小丫头伸出手,祝青程借着点力,跳上了船。

    花船速度快起来,顺着水流,飞快而下。

    祝青程掀帘进舱,船舱里馨香扑鼻,占了一半船舱的榻上,文二爷盘膝而坐,对着满桌丰盛的菜肴,手里捏着杯黄酒,正悠闲的慢慢啜着。

    “二叔!”祝青程一脸喜悦,长揖见礼。

    “坐吧坐吧。”文二爷看起来十分疲惫,放下杯子,示意祝青程。

    “二叔,我到处找你,有急事,我急的这几天都睡不着觉!”长揖还没起来,祝青程就急急忙忙道。

    “左先生要见我?”文二爷一脸淡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