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五十章 天上掉馅饼

第二百五十章 天上掉馅饼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是长公主一厢情愿。”见识过那一对兄弟争斗结局的李桐,极不客气的接了句。

    福安长公主呆了下,半晌,苦笑出声,“你看看我,说是超然出世,清修多年早就看开了,可一想到林家人将要流的血,就……”

    李桐抬头看着福安长公主,好一会儿,才低低道:“血脉相连,人之常情,就象我,一想到阿娘……”

    李桐想到从前,痛苦的闭了闭眼,“或是大哥有什么不好……唉,人人都是这样,血流在自己身上,才叫痛,林家和别家又不一样。”

    “是,林家的争斗,流的是天下人的血。”福安长公主渐恢复如常,伸手掂起杯子,慢慢啜着。

    两人谁都没再说话,只听着风吹过蔷薇,鸟儿在树上愉快的鸣叫。

    …………

    江南太平府,文庙旁边的一家不起眼的小铺子里,文二爷坐在墙角的一张桌子旁,桌子上摆了四五样小菜,两幅碗筷。

    小铺子门口,一个二十四五岁,穿着件锦缎长衫的男子四下打量。

    这就是江南祝家这一代的佼佼者,祝青程祝三少爷。文二爷站起来,拱手招呼,“三少爷,这边。”

    祝青程看到文二爷,眉头皱起,看起来十分失望,犹豫了下,还是进来,站到文二爷对面,犹豫了下,坐到了文二爷对面。

    文二爷一脸亲切无比的笑容,招呼伙计,“这几个菜凉了,撤了吧,让你们铛头看着再配几样拿手菜。”

    伙计脆声答应,手脚利落的收了桌子上的菜,重新沏了茶端上来。

    祝青程面色微霁,再次打量起文二爷。

    “三少爷是六月初九的生辰?才刚二十五岁,正是年青有为的时候。”文二爷满眼怜爱,完全是一幅长辈打量有出息的晚辈的架势神情。

    “您是……从京城来的?”祝青程一脸狐疑。

    “也算也不算。”文二爷操着一口地道的河南官话,“我这口音,你也该能听出来,只不过这趟来,确实是从京城来的,三少爷的文章,我早就看过,四五年前还颇为稚嫩,这几年突飞猛进,进步很快。”

    祝青程听文二爷这么说,脸上浮起层隐隐的骄傲。

    “三少爷的文章是不错,不过离中举,还是差了不少火候。”

    祝青程的神情象是从天上啪哒掉到了地下。

    “不光三少爷,其它几位爷、少爷,也是如此。”文二爷叹了口气,“不瞒三少爷说,江南祝家但凡出色些的子弟,我都替……咳,我都看着呢,看了这些年,唉!”

    文二爷忧心忡忡,“你看看,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能看几年?”文二爷努力咳了几声,抬手捶了几下后背,“一来是实在等不得了,二来,”文二爷顿了顿,环顾四周,“明年春闱,是千载不遇的大机会,所以,我就和……咳咳,就只好跑一趟江南,咱们这些祝家子弟,只要今年的秋闱过了,今年秋闱过几个,明年,江南祝家,就能有几个进士。”

    祝青程眼睛一下子瞪的溜圆,这话太让人惊心了。

    “可是……”文二爷深吸了口气,又喘了几口气,拿起杯子喝了两口茶,再喘了几口气,这才接着道:“你是祝家这些子弟中最出色的了,离中举还差着火候,唉!”

    祝青程的心情再次从云端摔进地狱。

    “再有个三年五年,这火候就到了,可是,等你火候到的时候,机会就没有了。”文二爷脸上的忧虑简直能刮下来好几十层。“如今,只能行非常之法,好在,这江南,是童敏牧守。”

    文二爷捶着后背,又是一阵咳。

    “什么非常之法?怎么行?我不是没想过……”祝青程急不可耐,都有些口吃了,“童使司那里,咱们怎么搭得上……”

    话没说完,祝青程就反应过来,从前搭不上,现在就不一定了。

    “就是搭得上,也不能去搭。”文二爷垂着眼皮,有几分无奈的叹了口气,“唉,江南这一支,真不能再耽误了,看看你们,连个……唉!无论如何……三少爷放心,我既然来了,这一趟必定不能无功而返,三少爷也要尽力,江南这一支,这一场秋闱若能考好了,有这几个进士,江南这一支,老祖宗也就能放心了。”

    “是哪位老祖宗?”祝青程想到进士两个字,心情激荡的不能自抑。

    “不用管这个,这是一万两。”文二爷从怀里取出个小小的纸封,推到祝青程面前,“明天一早,你去凌云楼一楼最北的那个雅间,寻左先生,左先生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听到一万两三个字,祝青程心里的狐疑不信任化的干干净净,别的都不说,要不是至亲,平白无故的,谁肯出一万两给他?

    “知道就好,”文二爷又咳了几声,“去寻左先生,多话别说,只说高使司托他代问童使司安好,再将这银子给他,全部给他!告诉他,这是你孝敬给他的,请他多多照应。”

    “然后呢?”祝青程等了片刻,见文二爷不说话了,愣愣的问道。

    “然后你就可以走了。”文二爷看着他,叹了口气,“江南这一支,可不能再拖了,等你考过了秋闱,我托人找几个好幕僚给你,我的话,都记下了?记着,银子全部给他,多话别说,说完就告退。”

    “那……”祝青程急了,这叫什么事儿?白送一万银子给人家,连个响都没有?一万银子!

    “唉!”文二爷好象快被忧虑压垮了,“这就是官场,讲究个心知肚明,别多问了,就照我说的做,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会让人找你的。”文二爷扶着桌子,颤颤巍巍站起来。

    “那……二……二叔,我要是找二叔,该到哪里找?”祝青程急忙上前去扶他二叔。

    “不要找我,我这趟来,就是为了你们几个人这件事,我都看着呢,哪还用你找我?票子收好,赶紧回去吧,记着,守牢嘴,守牢心,听话,还有,守好银子,去吧去吧。”文二爷越发象个上了岁数,絮絮叨叨的老人家。

    祝青程听话无比的松开文二爷,紧紧捏着那个小小的纸封,眼看着文二爷颤颤巍巍出后门走了,突然长长呼了口气,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连走带跑出门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