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四八章 打起来了

第二百四八章 打起来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皇子正在周贵妃宫里说话奉承,不知道说了什么,周贵妃正笑的透不过气,大皇子一头冲进来。?  ?? ?

    忿恨再加上遍寻不见的焦躁愤怒,让大皇子这会儿象只将要暴裂的火球,眼睛里只盯见了笑意到处流淌的四皇子,那笑意看在他眼里,充满了得意和讥讽。

    “那把火,是你放的?”大皇子冲到四皇子面前,手指点在他鼻尖上,咬牙切齿,他恨不能用双手把他撕成碎片!

    “什么火?”四皇子满眼嘲讽的看着大哥,他就是因为昨天夜里那场大火,这会儿才心情好的出奇。“大哥这话,我可一点儿也不明白。”

    “你不明白?你放的火,你会不明白?你这只畜生!连放火这种事,你都能做得出来!你还是个人吗?这事儿,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待,我一脚踹死你!”大皇子被四皇子的得意洋洋激的更加暴怒,两眼血红,牙齿错的咯咯响。

    “话可不能乱说,我是畜生,你是什么?阿娘和阿爹呢?就这一句话,就是大不孝,大不敬,大逆不道!”四皇子欣赏着大哥的暴怒,心情更加愉悦,语气轻佻的挑着大皇子话里的错处。

    “混帐东西!”大皇子再也忍不住,猛一巴掌下去,将四皇子从榻上打的直摔到地上,不等四皇子恍过神,大皇子已经暴跳而上,往四皇子身上猛踢狠踹,周围的宫人一片惊叫,有的傻了,但还是反应快的居多,一起扑上前,抱大皇子的抱大皇子,扑到四皇子身上挡脚的挡脚。

    周贵妃一声尖叫,直直的往榻上往下扑,“我的儿!”

    左右的宫人奋不顾身的扑上前,有的去拉周贵妃,多数直扑上前,垫在了周贵妃身前。

    周贵妃扑上去抓大皇子,“快住手!有话好好说!我的儿!”

    大皇子这会儿已经被愤怒冲的没了理智,怒到没理智的时候,力气大的出奇,嗷的一声,甩脱了抱着他的宫人,也把周贵妃甩的仰面朝天往后倒去。大皇子甩脱束缚,一步冲前,冲着紧围着四皇子抱成的人团,死命的踹。

    四皇子隔着被踹的痛的叫不出声的宫人,叫的快被杀死了一样。

    “快拉开!没用的东西!快拉开!”周贵妃摔在几个宫人身上,颤颤巍巍爬起来,看着暴怒的如同凶兽一般的大皇子,和叫的仿佛就要死了的四皇子,又急又恐,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扶着她的宫人脸上。

    好在周贵妃这里宫人多,人多力量大,一齐冲上前,总算抱住了还在暴怒中的大皇子,扶起了被大皇子一巴掌甩肿了半边脸,快要哭死的四皇子,以及害怕、担心,以及伤心的放声痛哭的周贵妃。

    宫人分成三团,一大团紧紧抱着不停的往外窜,怒骂不止的大皇子,一团抱着叫着爹娘痛哭不时抽抽几下再叫几声他要死了的四皇子,还有一团,打扇子抹药油连呼带叫的围着哭的时不时要晕厥过去的周贵妃。

    这就是皇上急匆匆冲进周贵妃宫里时,看到的情形。

    “都给我住嘴!”皇子气的手脚冰凉,一声暴喝,大皇子四皇子同时收声,周贵妃却放声痛哭,越过宫人扑向皇上,“你怎么才来!我……我……”周贵妃一头扎进皇上怀里,揪着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没事没事,小孩子吵闹,你别往心上去。”皇上柔声安慰了周贵妃几句,瞪着还是一脸怒气的大皇子,以及时不时小声抽一抽的四皇子,“跪下!越大越混帐!闹脾气闹到你们阿娘这里,还打起来了,长本事了是吧?”

    “我没有,都是他,我快被他打死了,阿娘!阿娘都看到了。”四皇子扑通跪倒,那一脸的委屈,仿佛全天下的委屈全集中到他脸上了。

    “不怪四哥儿。”周贵妃觉得自己是个极其公正无私的母亲,忙替四皇子说话,“大哥儿疯了!进来就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又是下那样的狠手!”

    周贵妃从皇上怀里直起身子,一眼看到四皇子肿涨的半边脸,顿时疼的揪心一般。

    “你看看!你把四哥儿打成什么样儿了?这是你亲弟弟!你怎么下得去手?你真是疯了!”

    周贵妃扑过去,摸着四皇子的脸,疼的大哭起来。

    “你们这些废物!还愣着干什么?太医呢?还不快去召太医!四哥儿,你没事吧?我的儿!”

    “头痛,晕的厉害。”四皇子哪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在周贵妃怀里摇摇欲坠。

    “你说说!怎么回事?是什么事,能让你下这样的狠手?”皇上点着大皇子,又气又痛。

    “昨天夜里,茂昌行走了水,一库房的珍珠宝石,烧了个精光,是他放的火。”大皇子愤怒依旧,可当着皇上的面,他还是能冷静下来的。

    “茂昌行?”皇上皱起了眉头,他没听说过这个茂昌行,是老大的商号?他怎么敢开商号做生意与民争利?

    “是随国公世子周渝海夫人贺氏的嫁妆铺子。”四皇子接话了,“昨天夜里走了水,我早上听说的,因为关着随国公府,还打人往府衙传了话,让宁远好好勘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四皇子一脸委屈,“贺氏的嫁妆铺子,周渝海都没着急,大哥怎么倒气成这样,急成这样了?”

    四皇子的话是另一种意思,皇上听明白了,可周贵妃却听岔了,“你跟贺氏?那是臣妻,是你嫂子……”

    皇上猛咳了一声,他是真呛着了,“不是,大哥儿再不争气,也不至于……你想哪儿去了。”

    “那你说说!”周贵妃闲着没事,听的全是脏唐臭汉那些污糟事,她想象力又丰富,这一会儿功夫就不知道脑补了多少细节多少场景,“贺氏的嫁妆,你着什么急?你怎么能跟贺氏……那贺氏又不好看……”

    四皇子斜着被周贵妃几句话说的脸都青了的大皇子,要不是情况不允许,他真想放声大笑,老大跟贺氏……嗯,可以用一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