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四七章 庆贺

第二百四七章 庆贺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史班头抹着脸上的茶沫,急的跺脚,“七爷唉!您怎么连贺大爷是谁都不知道?贺大爷是随国公世子嫡嫡亲亲的大舅子!他说让咱们京府衙门吃不了兜着走,咱们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随国公府……”宁远拖着长腔,嗤一声笑了,“不就是周六家么?让爷吃不了兜着走?别说姓贺的,就是随国公府,也没这么大脸!爷我累了,走水这点小事,别来烦我!”

    宁远往后仰在摇椅上,一只手往旁边抓起折扇。

    “七爷,唉哟!随国公世子可不是六少爷能比的,那是……”

    “那是什么?”周六的声音在史班头身后阴阴的响起。史班头浑身僵直,片刻,才象只僵尸般转过身,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正错牙瞪着他的周六。

    宁远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跺着脚,“老史还不快滚!等六少爷抽你鞭子是吧?”

    史班头这才反应过来,陪着一脸笑,恨不能把自己扁成一片纸,紧紧贴着门框,从周六身边挤出去,撒腿就跑。

    “呸!”周六啐了一口,又猛的甩了个鞭花,“什么东西!”

    “进来进来!”宁远招手叫周六,“你跟老史发什么脾气?难道老史说错了?你们府上,你跟你大哥能比?外头看你,跟你大哥,是一个样儿?老史不过说了句实话,你生什么气?”

    “我跟他怎么不能比?我什么时候怕过他?我什么时候理过他?他算什么东西!”周六被宁远几句话说的红头涨脸,这话要是换个人说,他手里的鞭子指定就抽上去了。

    “行了,不说这些让人心烦的话,走,咱们去莲池,听说今天莲池开采莲子,人面荷花相映红,咱们瞧瞧热闹,散散心去,多叫几个人,今天好好热闹一天。”宁远站起来,示意周六。

    “我就是来找远哥好好热闹一天的!”周六顿时又高兴了,“有好事儿!今天就该好好庆贺庆贺!今天我做东!远哥可别跟我抢!”

    两个人出来,走到半路迎上墨七和苏子岚,到了莲池,其它七八个常来常往的世家子弟也到了,大英早就包下了临水的一幢两层小楼,又叫了阿萝等人,一会儿功夫,两层小楼上下就热闹的不堪。

    “今天是周六请客,大家千万别客气,想要什么只管点!”宁远站起来,扬声招呼诸人。

    “喔哟!这可难得!”墨七一声怪叫,“我还以为是七哥做东,敢情是小六子请客!小六怎么这么大方了?有什么好事儿?”

    “胡说八道!小爷我什么时候不大方了?小爷我就是不象你那么不懂事,拿银子不当银子使!”周六先堵了墨七一句,再举着杯子,趴在楼栏杆上,楼上楼下扬声招呼诸人,“今天小爷我高兴,大好事儿!小爷我要好好庆贺庆贺!诸位今儿一定要玩个痛快!”

    “他有什么好事儿?”苏子岚忍不住拉了拉宁远问道,宁远漫不经心道:“谁知道,一会儿问问他,许是昨天阿萝让他玩了新花样,是不是啊阿萝?”

    阿萝笑着不停的摇头。

    墨七一把揪过周六,“什么事儿这么高兴?说出来,让我也替你高兴高兴。”

    “懒得跟你说,我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周六一脸得意,斜着墨七,一脸的神秘。

    “到底什么事?”苏子岚也凑上去,周六高高抬着下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到宁远身边,“远哥肯定知道。”

    “什么?”正就着云袖的手喝酒的宁远一脸茫然,“我知道什么?你倒是说说,什么事这么高兴,非要这么庆贺?”

    “远哥你也不知道?”周六揉着胸口,一脸受伤,“你怎么能不知道?昨天夜里那场大火……”

    “哪场大火?昨天夜里失火了?啊?噢!”宁远猛一拍桌子,“刚才史班头说的,什么昌行走了水,咦,不是说那什么姓贺的,是你们府上……对对对,你大嫂的大哥?是这场火?”

    “远哥!”周六揪着宁远,示意他轻声,再俯身凑到宁远耳边,低低道:“远哥,我跟你说,茂昌行那把火,烧的是他们要穿珍珠帘子的那箱子珍珠!我跟你说,你可别跟别人说,那天我听说茂昌行要穿珍珠帘子的事,就赶紧找四爷说了这事,四爷气的当场就砸了杯子,四爷那脾气,我就知道,四爷肯定不能就这么欺负了,果然!啧!”

    周六这一声啧里,充满了感慨加感叹,“四爷越来越杀伐果断了,一把火,多少利落!一切,好了!”

    “什么?”宁远惊的差点跳起来,“四爷……”

    “嘘!”周六一把捂在宁远嘴上,“远哥,你酒多了!”

    “呃!”宁远急忙打了个酒嗝,一脸不自在的干笑着掩饰道:“我是酒多了,大家都知道,我量浅……”

    墨七莫名其妙,苏子岚脸色微变,急忙拧过头看向窗外,装着十分专注的在看湖里采莲的美人儿。

    阿萝莫名所以,柳漫脸上有几分不自在,拉着云袖低低的说话起来。

    屋里几个世家哥儿,有的哈哈笑着喝酒喝酒,有的茫然的到处问,“六少爷要庆贺什么?啊?到底是什么事?”

    “小六的好事儿,就是我的好事儿,也是你的……”宁远站起来,揪过墨七,又揪过苏子岚,“还有你,你们!咱们大家的好事儿!来,都满了这杯,今天都得给我一醉方休,有一个还竖着的,那就是瞧不起小六,瞧不起小六,就是瞧不起我!”

    宁远一向是整个宴席的主导,他要冷清,这宴席必定鸦雀无声,他要热闹,这宴席必定热闹到不堪,今天这场由周六请客的庆贺宴,热闹的声闻十里。

    周六这场庆贺宴还在热闹,一阵接一阵的风言碎语,就传到了随国公世子、以及大皇子耳朵里,大皇子怒不可竭,当场掀了桌子,直奔出去寻四皇子,他得给他个说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