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四五章 江南风情

第二百四五章 江南风情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南路太平府。

    文二爷逛了文庙,又赏了两天景,溜溜达达上了凌云楼,挑了个视角开阔的角落,要了菜要了酒,示意孔大坐下陪着,翘着二郎腿,一脸闲适的抿茶啜酒。

    菜刚上齐,比刚从京城出时黑瘦了整整一圈的吕福进了凌云楼,扭着头四处看,孔大忙站起来招手,“这里。”

    吕福几步过去,躬身见礼,文二爷有些惊讶的看着黑瘦的吕福,急忙示意他,“快坐!饭吃了没有?坐下吃点。”

    “这些天吃的都是干粮,爷,小的就不客气了。”吕福先盛了碗汤,也不怕烫,呼着气喝了,又盛了一碗,孔大已经给他要了碟子油饼,吕福撕开泡在汤里,连吃了两碗,舒服的吁了口气,“有汤有水真舒服。”

    “刚到家?”文二爷示意孔大沏了杯茶给吕福,吕福点头,“刚刚到,说爷到凌云楼来了,没敢在家等,就赶过来了。”

    “怎么样?”

    “都查清楚了。”吕福一脸笑容,“我是傍晚到的,歇了一夜,第二天没到午正,黄头儿就抄出来册子给我了,上头倒是写了爷说的那些事,可黄头儿说,不一定不错,我怕那错的地方误了爷的大事,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挨个儿看了一遍,好在人不多。”

    “你全看了一遍?”孔大惊讶的脱口接了一句,“那得……”

    “还好还好,怕耽误爷的事,日夜赶路,没想到爷到的这么早。”吕福有些不安的看着文二爷,文二爷忙道:“不耽误,一点儿也没耽误,这差使你办的极好,细事等咱们回去再说,你歇一歇,咱们就在这儿看场热闹。”

    吕福长舒了口气,“没耽误就好。”

    三个人没说几句话,三三两两年龄不一的士子进了凌云楼,文二爷指了指那些士子,“这些都是来考秋闱的大才子小才子,逢五在凌云楼会文,听说,咱们这江南路的童使司也微服来过几回,这是咱们江南路头一份儿的文会,你们也知道,爷我最喜欢附庸风雅。”

    吕福和孔大一起笑起来,孔大一边笑一边接道:“爷可不是附庸风雅,爷的学问比他们强多了。”

    “还真不如他们,”文二爷晃着二郎腿,“他们学的那些,爷我还真不懂,看看那几位,鹤立鸡群,那几位都是季家子弟,啧!”

    文二爷这几啧啧说不出什么味儿,“季家子弟,也来凑这个热闹了?唉,季家确实……”

    怪不得季天官和那位季公子一心求变,季家沉寂了十年,再沉寂下去,季天官和季公子能沉得下心,只怕他们族里的这些,可就沉不住了!

    “不如京城那位,差的可不少。”孔大打量着文二爷说的季家子弟,老实的给出了评价。

    “那边一群,都跟咱们家一样,这个多。”文二爷搓着手指,吕福无语的看着文二爷,孔大呵呵笑起来,“爷可真实在,咱们家……我觉得他们比不了。”

    “那当然,就会使银子这一条,他们就比不了,蠢得很,还有那边……”文二爷的话突然停住,下意识的抬起一只手,声音压的低若耳语,“他们的座师来了。”

    “什么?”孔大没反应过来,吕福急忙拉了拉他,嘘了一声,“轻点,布政使。”孔大立刻就明白了,顺着文二爷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大厅一角,站着位个子不高,十分富态,背着手昂着头,十分傲然的中年男子。

    这位,应该就是这江南西路布政使童敏童使司了。

    童使司身边跟着位一脸微笑,气度极好,看起来有四五十岁年纪的男子,两人身后,垂手站着四五个精壮长随。

    “那个……是谁?”孔大示意四五十岁的男子问道。

    “最得用心腹的幕僚,左先生。”文二爷的注意力全在左先生身上。

    大约凌云楼内的士子都知道从角门悄然进来的这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是谁,个个努力装着若无其事没看见,可目光却不停的瞟向两人。

    夹在无数道灼热的目光中,文二爷和孔大等三人的打量,就太不起眼了。

    童使司和左先生在大厅里慢慢踱着步子,挨个看着挂出来的诗词以及破题,不时停步,两人说笑着低低点评几句。

    满凌云楼的士子们三五成群,装着没有看到、或者这楼里根本就没有童使司,装着无比专心投入、挖空心思写诗填词破题,高谈阔论以显示高明……

    看了两刻来钟,文二爷站起来,“走吧。”

    出了凌云楼,文二爷用力挥了几下胳膊,长吸长吐了几口气,“一群小丑!”

    孔大摇头叹气,“可不是,简直就是戏子,还没戏子演得好。”

    “唉!”文二爷这一声叹气充满了悲凉,“读书人的风骨……哪有什么风骨?走吧,幸好爷我瘸了一条腿。”

    孔大猛一声咳,呛了,吕福斜了他一眼,紧几步跟上文二爷,绕了几个弯,上了车,往南城竹阁过去。

    …………

    李桐从宝林庵出来的比平时略晚了一些,离紫藤山庄不远,大乔突然勒慢了车子,有些急促的敲着车门,“姑娘,又是那位宁七爷。”

    水莲惊讶的‘啊’了一声,李桐也是一愣,示意水莲镇静,抬手掀起帘子。

    车子侧前,宁远一身深蓝长衫,站在路旁,手里的鞭子转来转去,迎着李桐的目光,含笑颌。

    “大乔,停一停。”李桐低声吩咐大乔,大乔停稳了车,取了脚踏放好,李桐示意水莲不用下车,自己下了车,宁远站着没动,李桐走过去,离宁远两三步站住,曲膝见礼,“宁七爷。”

    “你今天比平时晚了半刻钟,长公主有什么事?”

    宁远的话说的李桐一个愣神,随即有几分哭笑不得,他紧盯着他,还盯的这么肆无忌惮、理直气壮,真是难得。

    “没什么事,长公主要是有什么事,你难道会不知道?”李桐话里有话的反问了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