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二九章 哪儿不对劲了

第二百二九章 哪儿不对劲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舅爷突然‘咕咚’一声,咽了声口水,两只手搭在桌子边上,手指头乱动。

    周六大瞪着眼睛,上身前倾,伸手在杨舅爷眼前晃了下,杨舅爷急忙拧头,躲过周六的双手,再盯着桌子上的美味。

    宁远给大英使了个眼色,拿起筷子塞到杨舅爷手里,“吃吧。”

    “那我……”杨舅爷一句话没说完,筷子如飞,恶狠狠下去,一筷子就挟起半块火腿,嘴巴张到最大,一口咬了下去。

    周六看的唉哟一声,入后退了一步,幸亏他退了一步,要不然杨舅爷这一口下去咬溅出来的汁水,就喷他脸上了。

    桌子上的虾蟹之类,杨舅爷一概不理,先奔那碟子蜜汁火方,再奔蟹粉豆腐,桌子上摆的都是宁远、墨七他们常吃的,碟碟精致有余,份量不足,杨舅爷几口喝光了蟹粉豆腐,再看其它,正要动手,大英喊着‘让让’,捧了一大盆热气腾腾的虚汁猪头肉上来。

    杨舅爷顿时两眼放光、满脸红粉,一头扑到猪头肉上,一口下去,舒服的哼哼起来。

    满屋子人围在杨舅爷周围,象看一场大戏,确实,比一场大戏还热闹。

    杨舅爷一口气吃了半盆猪头肉,撑的猛打了一个嗝,一个饱嗝下去,又一个饱嗝上来,一个接一个,响亮无比。

    周六一脸厌恶,恶心的连连往后退,“把窗户都打开,散散这味儿!”

    宁远示意大英端走猪头肉,自己上前从杨舅爷手里拿走筷子,“杨舅爷要是爱吃,这猪头肉多得很,明天还有。”

    “嗝!”杨舅爷又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扑上去抱住猪头肉盆,“明天……给我留着,晚上……嗝!”

    大英哪理他,在他手腕上弹了下,杨舅爷手一麻,那盆猪头肉就被大英端走了。

    “给杨舅爷煮壶普茶,浓浓的,化化腻。”不等宁远吩咐,柳漫忙吩咐小丫头。

    猪头肉端走了,杨舅爷不停的打着嗝,这下正常多了。浑身拘谨的坐在椅子中间,缩着肩低着头,眼珠从这边眼角移到那边眼角,再移回来,看着四周。

    “阿萝,给杨舅子揉揉肚子,别撑着。”宁远眯眼看着一脸嫌弃的阿萝,慢吞吞吩咐道。

    阿萝顿了顿,咬着嘴唇上前,半跪在杨舅爷面前,解开杨舅爷的腰带,给他揉肚子。

    杨舅爷一双眼睛瞪的溜圆,架着胳膊,浑身紧张,又垂诞不知道多少尺的死盯着阿萝白腻的脖子,和半露的胸前。

    周六看大戏看的乐不可支,墨七也笑的坐在椅子上起不来,苏子岚蹙眉看看杨舅爷,看看阿萝,再看看宁远。

    这阿萝可真听宁远的话,这杨舅爷……七爷什么时候喜欢看这种笑话儿了?

    红楼里的女伎们,揉搓按捏,都是有专门师傅教授,极有章法,揉没多大会儿,杨舅爷肚子舒服,眼里只盯着阿萝,人一放松,下身就支起了高高的旗杆。

    周六从阿萝身后探身过去,用折扇拨了拨,“咦,这玩意儿还挺雄壮。”

    宁远一把拉过周六,示意柳漫,“妈妈呢?找个人好好侍候杨舅爷去去火。”

    杨舅爷眼睛不离阿萝,被妈妈带来的两个女伎连拖带抱下了楼。

    苏子岚不停的摇头,“晋王……怎么有这么个舅舅?这也太……有损皇家尊严。”

    “他算什么舅舅!”周六啐了一口,“老三是个蠢货,他这么胡乱认舅舅,这是没人理会,真认真计较起来,这是欺君的大罪!”

    “咱们不过寻个乐子,你又扯哪儿去了?爱谁谁的舅舅外甥,管那些干嘛?”宁远懒散道。

    苏子岚赶紧点头打圆场,“可不是,咱们不管这些。”

    “这舅爷不舅爷的,都是下人乱叫的。杨嫔家就杨蜗牛这一根独苗,晋王既然开府出宫,能照顾肯定得照顾一二,总是生母。”墨七和晋王有过几回来往,替他说了句话,周六撇了撇嘴,却没再多说。

    “我不过是……”宁远打了个呵欠,“日子无聊,找个乐子,这么个夯货,多有意思,到哪儿去找?你们说是不是?”宁远指着柳漫等人问道。

    “可不是!”柳漫急忙接上话,“这位杨舅爷住的离这儿不远,最有意思的一个人,看到他过来,只要闲着,我们都爱看他的笑话儿。”

    “旧年里,那时候晋王爷还没出来开府,有一年他偷了人家一只烧鸡,被人家扒的精光,从街这头赶到街那头,就那样,他手里抓着只鸡腿,都没舍得丢。”

    另一个女伎忙接着道。

    “怎么能贪吃成这样?”苏子岚惊叹。

    “猪都是这样!”宁远有兴致,周六更有兴致,“一会儿他来了,得好好问问他,女人和猪头肉,哪个更好吃!哈哈哈哈!”

    云袖一支曲子唱完,杨舅爷脸色绯红,跟着妈妈上来了。

    宁远招手示意他坐,周六凑过去问道:“怎么样?痛快不痛快?”

    杨舅爷一张脸笑的简直梦幻,不停的点头。

    “你那个外甥,就是晋王,怎么也不多给你点银子?看看,把你饿成这样,你是杨家独根独苗,你外甥没给你娶个媳妇?”宁远两只脚高高翘起问道。

    “对啊!不是说你外甥很照顾你?”周六忙跟了一句。

    “王爷说……没钱。”杨舅爷还是有几分扭捏,但比刚才好太多了,“银子都给阿娘了,阿娘说攒着娶媳妇,媳妇儿,王爷说我姐姐说了,得挑个人好有家世的。”

    周六噗一声喷了,不停的点着杨舅爷,“就你?挑个有家世的?有家世的?”

    宁远眼睛微眯,笑起来,“倒也是,如今宫里,除了贵妃,就是你姐姐最尊贵,你这媳妇,要说挑个有家世的,不算过份。”

    “呸!”周六啐了一口,“她一个嫔……”

    “小六!”宁远喝住了周六后面的话。苏子岚拉了拉周六,“七哥没说错,宫里,可不就是除了贵妃,就是杨嫔最尊贵了?”

    周六一想也是,可总觉得哪儿不对劲,满肚皮不自在,仿佛吞了只苍蝇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