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二五章 哭出风情

第二百二五章 哭出风情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二爷出了长亭,宁远突然叫道:“等等,还有件……小事。”

    宁远几步下了台阶,上前一把搂住文二爷,连搂带拖将他往旁边拖了几步,俯到他耳朵,嘀嘀咕咕了几句。

    文二爷眼睛越睁越大,瞪着宁远,“你这……真的假的?”

    “计较那么多干嘛?做成了真,就是真,做不成真,就是假,这头你放心,那头,就看你的了。”宁远用马鞭捅着文二爷。

    文二爷被宁远捅的上身一前一后,眉梢乱飞,嘿嘿笑了几声,“七爷这头真了,那头,我还能让他假了?唉哟!这回真要多谢七爷!这事真能成了……”

    “你我各管一头,还成不了,小爷我都没脸活着了,行了,赶紧走吧,回头见。”宁远一拱手,几步过去,翻身上马,纵马而回。

    文二爷看着飞卷而去的宁远等人,晃着手里的书回到车上,放下帘子,将手里那本童敏的折子扔在一边,从怀里掏出那封信和那枚小印,先仔细看了一遍小印,将小印和张太太给的印章系在一起,再拿起信,信并没有封口,文二爷抽出信看了一遍,半晌,叹了口气。

    …………

    宁远告了假,今天朝堂上的热闹没看到。

    有御史言词激烈的弹劾墨七和苏子岚,以及墨相,拘津河码头等各处扛包苦力修河,以至于各大码头无人卸货,客商损失惨重。

    墨相表示此事得问问孙子墨七和苏子岚,墨七和苏子岚的差使是皇上亲点的,被人弹劾,皇上心里先有了十二分的不自在,外加七八分的怒气,这帮混小子,怎么这么能惹事?

    传了墨七和苏子岚进来,两人都是一脸茫然,河工都是分段包出去的,津河码头的苦力……这事得找周渝民啊!

    再传周六,周六没等御史一脸激愤的说完,眼泪就下来,一边哭一边从怀里摸到袖子里,再从袖子里摸到靴桶里,总算摸出团皱巴的不成样子的宣纸,将纸铺在地上压平,双手捧起来。

    “皇上,这是我从津河码头招走那些苦力之后,靠到津河码头的船和货,都在这里,您看看,有没有耽误,皇上,您给派了差使,京城内外,不能有人因为暑热伤了人命,大夏天儿的,船少货更少,那些苦力,好些都是一连好几天没活干,我到津河码头查看时,亲眼看到的,这要是饿死了,也算是因为暑热致死的吧?回来我就一直想这事,得给他们找点活干,正好,墨宸修河缺人手,我把找到墨宸,把这活包下来,给津河码头头的苦力干,好让他们活命啊。”

    周六手里那张从靴桶摸出来的皱巴纸,被内侍递到皇上面前,皇上看着上面歪七扭八的字,仿佛闻到了周六臭靴子的味道,忙挥手道:“吕相最精民政,给吕相看看。”

    “皇上啊!”趴在地上的周六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开了,“我就知道,最近我领了差使,上进了,有人就不舒服,盯着我要害我,我就怕啊,皇上啊!皇上我害怕啊,津河码头那里,天天让人看着,就怕船来了货来了没人卸货,我就想了,要是没人,我就去替他们卸货啊……”

    跪在周六旁边的墨七忍不住笑,赶紧趴在地上,这周六,越来越有七爷的味儿了。苏子岚无语之余,也闷了一肚皮笑意,这个周六,敢这么哭,肯定是有十成十的把握,也是,他事事听宁七爷调遣,宁七爷哪是个会吃亏的人?

    嗯,只要周六没错处,他和小七也就没错处!

    “皇上您瞧瞧啊,我就知道他看我上进心里难过,可他也不能这样啊……”周六头一下接一下跄着金砖地,哭一声,手拍一下金砖地,直哭的随国公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几次忍不住想呵斥,甚至想猛踹周六几脚,却没敢动,君前失仪,他先有大罪。

    “皇上啊,到今天……不是,到昨天,就我大嫂那几船花椒说是没人卸货我大哥一鞭子把我抽的破了相啊……”周六抬起头,指着自己还没怎么消肿的额头,“皇上,呜呜呜,我苦啊!我快没活路了……皇上……”

    周六又哭又诉,还真哭出委屈来了,一头跄在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皇上看了随国公一眼,又看向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的枢密副使周家老四周泽轩,再看向吕相,“怎么回事?”

    “皇上,确实如周渝民所说,并没有耽误津河码头来往船只卸货装货。如今盛夏,各个码头船货都少,津河码头的货栈最多,每家货栈,都养着些在货栈内扛包垒货倒仓的苦力,每家货栈都有,少则五六个,多的二三十个的也有。船少货少,货栈里的活也少,各家货栈管事,很乐意从码头上接一些装卸的活,省得自家工人总是闲着,因此,津河码头,以及其它各个码头,并不缺人装卸货物。御史台这份弹劾,乃不解民情。”

    吕相回话时,周六的哭声降了至少一个八度,等吕相说完,周六这哭声,一下子升了两个八度都不止!

    皇上微微昂着头,吕相这番话,让他颇为自得,都说这几个是京城最不成器的祸害,看看,到他手里一调教,周六这差使办的多好!

    “好了,朕知道你委屈了,这趟差使,你办的很好,朕很满意。墨宸,苏子岚,你们两个也很好,肯用心至此,朕心甚慰。”

    皇上出声安抚,周六的哭声往下降了一个八度。

    “也不能白委屈你们,周渝民、墨宸、苏子岚,赏佩金鱼袋,实补七品衔,周渝民民政上极有天赋,到户部领份差使吧,墨宸、苏子岚进工部,往后,京城内外河道的事,就着落到你们两个手上,其余细节,季天官看着办吧。”

    跪在大殿里的三人此起彼伏的磕头谢恩,季天官急忙躬身答应。

    皇上目光扫过脸色青灰一片的御史,脸色微冷,“身为御史,连这点子民情都不通,却做几任知县,好好学一学民情经济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