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一十章 福祸难知

第二百一十章 福祸难知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墨七酒也喝了不少,醉眼迷离的看着柳漫,一头扑过去,“漫儿,今儿个,让爷好好疼疼你,咱们走。”

    “*一刻值千金,咱们也走,别扰了这楼上无限春光。”宁远站起来,伸手搭在苏子岚肩上,一幅醉态十足的模样。

    苏子岚有几分犹豫的看着墨七,宁远伸手在他脸上拍了下,“你看中哪个了?别客气,今儿个小爷我请客,两个都中了?那就双飞!你们俩……”

    “七爷酒多了就胡说,今天不行,我还有事,七爷去哪位小姐楼上?还是送你回府?”苏子岚赶紧回绝,他还得回去好好过一遍河图呢,这趟差使,墨七是个帮闲的,责任全在他身上!

    “过来,让爷瞧瞧。”宁远醉眼迷离的招呼余下的几位小姐,几个人急忙过来,宁远凑过去,几乎贴到人家脸上,一个个看过去,抬手挨个脸颊拍了一遍,“有色无韵,看看还行,真上了身……嗝!”

    宁远猛的打了个酒嗝,“无趣,还不如我府上那几个,走走走,回府,大英呢!明儿个去打三幅头面,给三个颜色美人儿,美人儿,想要什么头面,跟大英说,啊?乖。”

    宁远一边脚步踉跄往外走,一边挨个捏了一遍脸,三人喜不自胜,赶紧曲膝道谢。宁七爷这手面之大,真是太让人喜欢了。

    杜妈妈看着搂着柳漫,一路走一路贴着脸时不时亲一口的墨七,看着两人从连着两家的角门进了飞燕楼院里,慢慢叹了口气,今天晚上歇在软香楼的,不知道是哪位爷……

    没多大会儿,苏子岚扶着宁远下了楼,杜妈妈急忙迎上去,宁远胡乱挥着手,“大英呢?小六酒多了,先把……那个什么……”

    宁远挥着手,仿佛醉的糊涂了,大英急忙接话,“头面?银子?”

    “对对!银子给妈妈,替爷记着,明天找小六讨回来!还有头面,明儿去打,一人一套!”宁远边说边出了软香楼院门,等在院门外的小厮急忙接过,扶着他上了车。

    杜妈妈送走诸人,站在楼下看了一会儿,掂着脚尖上了楼,轻轻推开门,示意多多噤声,上前熄了外间的灯烛,掂着脚尖走到里间门口,将帘子往两边挂起,站在门外的黑暗里,看着里间阔大的床上,压在阿萝身上不停耸动的周六少爷,和在周六少爷身下,婉转呻吟的阿萝。

    看了一会儿,悄声退出,招手叫出多多,低低吩咐,“六少爷这样子,要尽兴还早着呢,这一夜只怕都不得消停,我让人准备消夜,多送点热水上来,一会儿你进里屋侍候,都是教过的,这不用我说,好好侍候着,往后,有的是比这辛苦的时候。”

    多多撇着嘴,简直要哭出来,“妈妈,七少爷不是说……”

    “七少爷什么时候说过那话?是她自己妄想。”杜妈妈声音淡漠,“以后不许再提这话,你不要命,我还要呢。进去吧,好好侍候。”

    让人押走了宁远等人,福安长公主从山上下来,直接就回了别庄。

    季疏影侍候白老夫人上了车,离宝林寺远了,白老夫人掀起车帘,示意季疏影,“影哥儿到车上来,陪太婆说说话。”

    季疏影忙下马上了车,白老夫人看起来心情不错。

    “长公主午后就回去了。”白老夫人示意季疏影自己倒茶。季疏影倒了杯茶,却没有喝的心思,凝神听着太婆的话。

    “说是午饭后,宁远和周家小六,墨七哥儿,还有苏家那位,到后山上捉山鸡,正好被长公主撞见,长公主发怒,将四个人和偷的几只山鸡,发给皇上处置去了。”白老夫人的话缓慢却清楚。

    季疏影听了个目瞪口呆。

    午后宁远等人一直没回来,长公主也没再到法会上,他一直在猜想,没想到……

    “也太胡闹了……”

    “谁知道是不是胡闹。”白老夫人慢吞吞接了句,看着季疏影,“太婆知道你的心思,唉,可你这孩子,还是太实诚,宁远那里,你和他路数差的太远,常来常往,任谁看了,都得多想。”

    季疏影垂下眼帘,低声答应了句。

    “不用和宁家亲近,咱们家,和宁家走的太近,也不好。那个李信,有他就够了。”

    季疏影有几分惊讶,白老夫人怜惜的拍了拍孙子的肩膀,“李家那位姑娘,和长公主越来越亲近了,今天我和长公主说话,她一直都在,我特意提了几件不宜外人的事,长公主一丝反应都没有,可见,这份交情比从前亲近的多了。”

    季疏影微微蹙眉,外婆说的是李家姑娘,不是姜家媳妇,想到姜家媳妇,季疏影心里泛起层浓厚的腻歪,那样一位清淡出尘的女儿家,冠上姜姓,这份明珠风尘的感觉,几乎让人无法忍受。

    “姜家那边?还有晋王?”季疏影忍着心里的别扭,低低问道。

    “姜家如今……”白老夫人顿了顿,“真象是他们府上下人说的,五通神附了身,这边不用理会,李家姑娘亲近长公主,只怕也存着借势的意思,借了势,自然是对抗姜家。晋王不能理会,还早呢,什么时候你和你阿爹能出面了,是不是该亲近晋王,才能看得出来,也许,还是看不出来。”

    白老夫人语速渐慢,陷入沉思,半晌,声音极低,“你姑母的事,是我的错,我贪了心,长公主说的对,你姑母……不宜为后,居上位者,这份狠心,她没有,光聪明有什么用?狠不下心,再多的聪明,都没有用。”

    季疏影听着太婆的话,心里莫名的泛起股森森的寒意。

    墨夫人听说了后山的事,虽说急的恨不能插翅膀飞回去,好看看儿子怎么样了,可被钱老夫人压着,还是得等下午的法会结束,才急急忙忙的出来上车。

    上了车还是急不得,车上有钱老夫人,这车速无论如何是快不起来的,墨夫人在车厢里坐立不安,钱老夫人也不劝她了,歪在车厢里,一会儿竟睡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