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零八章 脸皮要厚

第二百零八章 脸皮要厚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坐在福安长公主对面,正碾着茶的李桐的目光从那滩鸡屎移到宁远等人身上,看了个目瞪口呆。

    宁远四个人,也不知道是跑的,还是树枝勾的,头发乱了,衣服上挂着树枝,沾着一块一块极其可疑的脏东西,宁远手里抓着两大把小石头,紧挨着他的周六两只手提着不时往下滴一滴血的山鸡,另一边的墨七两只手紧紧抓着山鸡,头发更散,因为簪子没了。

    稍落后半步的苏子岚,衣襟掖在腰带里,手里提着只山鸡,下意识的把山鸡挡在面前。

    宁远反应最快,他的反应是:转身就要跑。

    “回来!”福安长公主一声厉呵,宁远象被人施了定身法,呆了片刻,慢慢转回身,“是……您……怎么……在这里……”

    “这话应该我问你!”

    宁远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周六、墨七和苏子岚也赶紧跪了。

    “你们手里提的是什么?我这后山的规矩,你们不知道?”福安长公主目光从那几只还在滴血的山鸡身上挨个移过,怒气冲冲问道。

    “你闭嘴!你说!”福安长公主止住张嘴要说话的宁远,指着周六,周六吓的脖子直往里缩,“提的这是……是……那个啥,死鸡,是这鸡……这鸡它……”

    “它一头撞到你手心里然后自己抹了脖子对吧?”福安长公主不客气的接了句,李桐强忍着笑,站起来背对宁远等人,看向亭子外。

    “我平时看着你是个懂事的,你娘你外婆没少嘱咐你吧?你怎么也跟着胡闹?”福安长公主越过墨七,厉声训斥苏子岚。苏子岚头都快垂到地上了,唉,太丢人了!

    “还有你!今天你太婆还说到你,我看你真是越来越混帐了!”福安长公主接着训斥墨七,从墨七再指到宁远,“这事是你领的头?别跟我狡辩!要不是你,他们三个能逮得着这山鸡?你们宁家的功夫,到你手里,全用来偷鸡摸狗了是吧?”

    四个人被福安长公主挨个训的抬不起头。

    “……都老大不小的了,照镜子好好看看自己,成天胡闹!竟然闹到我这后山,一只山鸡你们也不放过!脸呢?都给我跪着,什么时候把这几只鸡跪活了,什么时候再起来!我们走!”

    “长公主,我错了,求长公主饶了这一回!”周六一只要跪到山鸡活过来,傻眼了,急忙磕头求饶,墨七也不停的磕头,“长公主我也错了,求您看在太婆面子上,饶了这一回。”

    福安长公主‘哼’了一声,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就准备往外走。

    “姐!饶了小七这一回吧!”宁远可怜兮兮的一声姐喊出来,正抬步要往外走的福安长公主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李桐急忙扶住福安长公主,实在忍不住,噗一声笑出了声。

    宁远用力捅了周六一把,周六这回反应快了,急忙跟着叫:“姐……”

    “蠢货你怎么能叫姐?错了辈了,你得叫姑!”宁远一巴掌拍在周六头上。

    “姑!求您饶了小六这一回!”周六急忙再叫,墨七这个时候倒机灵无比了,不等周六落音,刚张嘴要叫,突然转头问宁远,“我叫啥?姐还是姑?”

    “叫姑!”苏子岚从后面捅了墨七一下。

    李桐松开福安长公主,转过身,闷声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绿云等人也忍不住,拧着头笑的肩膀抖动,只不敢放声笑出来。

    “你这脸皮……”福安长公主指着宁远,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姐,小七知道错了,求姐饶了小七这一回,小七再不敢有下回!姐!”宁远仰着头,可怜巴巴看着福安长公主。

    “你跟皇上,也这么不要脸皮耍无赖?”福安长公主瞪着宁远那张因为太漂亮,所以可怜起来就特别让人觉得可怜的脸。

    “小七不敢。”宁远这会儿乖巧极了,“姐,小七真知道错了。”

    “你!”福安长公主点着宁远,“有皇上呢,好,我管不了你,让皇上管你!来人!把这山鸡,还有这四只,给皇上送回去!”

    福安长公主站起来出了草亭,李桐急忙跟在后面,路过宁远时,低头看着他,又忍不住笑,急忙移开目光,提着裙子,跑几步跟上了福安长公主。

    宁远的目光从李桐脸上一路移到裙角,看着那几丛兰草露出一双穿着绿缎绣鞋的小巧的脚,看着那双脚踩在粒小石头上,下意识的皱了下眉,仿佛硌痛了的是他。

    看着福安长公主走远了,宁远和周六三人站起来,跟着个婆子往山下走。

    周六一边走,一边轻轻捅了下宁远,“远哥,你那一声姐……”周六直着脖子咳了一声,“若论脸皮厚,远哥你天下第一。”

    “滚!”宁远一脚踢在周六屁股上,周六摸着屁股,闷声笑个不停,“远哥,我今天学了一招。”

    墨七一脸崇拜的看着宁远,“七哥这叫能屈能伸,这才叫大丈夫!”

    苏子岚噗一声,喷了。

    午后没多大会儿,紫极殿前,一排跪了四个,面前摆着那几只死山鸡。

    奉召进出紫极殿议事的相公大臣们,进去出来,都得停一停,看一看头发蓬乱、衣衫零乱沾着鸡屎的四位,宁远很淡定,他早习惯了,周六、墨七也能撑得住,虽说没在紫极殿前罚过跪,在家的时候可没少跪,只可怜苏子岚,一向以懂事知礼被人称道,跪在紫极殿前,面对那几只山鸡,只羞愧的恨不能有条地缝钻进去。

    直到天黑透了,皇上吃了饭,陪皇上吃饭的四皇子才踱出来,一脸笑挨个打量了一遍四人,再打量了一遍,才慢吞吞传了皇上的旨意。

    “皇上说了,你们四个老大不小,闲极了,竟然闹出这样丢人的事。从明天起,宁远除了在御前卫当值,再领一份差使,京府衙门人手不够,你去找邢府尹领份差使,记着,让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不许挑三拣四,不许怠慢差使,否则,朕不饶你!”

    “是!”宁远磕头答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