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二百零三章 好兄弟

第二百零三章 好兄弟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厌烦的挥着手,“大老爷们搞这事?”

    “大老爷们也是人!”周六少爷接的飞快,“我跟你说,你还别不信这个,这种事儿真心……邪门说不清楚!”

    “六少爷说的是。”云袖接话道:“晋王家那位杨舅爷,就中过一回邪,就在柳漫姐这楼下不远,直着眼睛叫,说什么好多血,全是人头,那样子、那声音特别吓人,正巧大相国寺的青空大和尚路过,摸着他的头念了半卷经就好了。”

    宁远眼底爆过道亮光,“这么巧?念的什么经?”

    “我这里有几个帮闲特别爱看热闹,当时凑得近,有一个,说是听着象是地藏经,不过青空大和尚念的极快,听的不太清楚。”柳漫急忙补充道。

    宁远眯起眼睛,比刚才还要懒散,“爷又不是杨舅爷那样的蠢货!能跟他一样?”

    “瞧远哥你这黑眼圈。”周六少爷老实不客气的接了一句。

    “滚!”宁远象是被戳到了痛处,恼了。

    “好远哥,就去一趟吧,就当……咱们去吃山鸡行了吧?上回那山鸡,一口没吃成,全让远哥你砸我脸上了,远哥还没吃过宝林寺后山的山***那味儿!啧,绝了!你没吃过,说什么也得去吃一趟不是!”

    周六换个角度劝宁远,宁远斜着他,慢腾腾翘起二郎腿,示意云袖和柳漫,“你俩到楼下避一避,我跟你们六少爷说几句体已话儿。”

    柳漫和云袖笑应了出去,宁远招手,示意周六坐到他身边,凑到他耳边低低道:“小六,哥也不瞒你,这事,哥有难处。”

    “什么难处?”周六一脸茫然,“远哥你只管说,这京城,还能有咱们兄弟办不了的事?”

    “唉!”宁远晃着脚,先悠悠叹了口气,“小六啊,哥跟你不一样,哥难啊!”

    “瞧远哥说的!这满京城,谁敢欺负远哥你?敢呲呲牙,咱们兄弟就敢打的他满地找牙!远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周六往前凑了凑,一脸猴急,他耐性一向很差。

    宁远为难的呲牙裂嘴,片刻,才一拍大腿,“咱们兄弟也没什么话不能说!”

    “就是就是!”

    “说这话前,我有句话得先问问你,你得实话实说,要是没说实话,或是没法说,我这话,也就没法说了。”

    宁远一脸郑重,周六拼命点头,“远哥你放心,只要是我周渝民知道的,要是跟远哥说了假话,或是知道了说不知道,就让我天打……”

    “得!”宁远赶紧止住周六,“你瞧瞧你,一大老爷们,怎么跟个妇人一样,发什么誓?哥还信不过你?”

    “远哥。”周六居然有几分羞涩。

    “我问你,你们家,或是四爷,有没有让你防着我?或是盯着我?担心我要这样那样什么什么的?毕竟,我是宁皇后嫡亲的弟弟,是不是有过这话?”

    宁远一脸惬意的靠在椅背上,眼睛微眯,紧紧盯着周六的神情。

    周六顿时不自在起来,“远哥,你是聪明人,这事……是有。”周六一脸愧疚的看着宁远,“我爹交待过一回,我跟我爹说了,你不是那样的人,四哥也问过我,我跟四哥说,远哥说过好几回,京城里,他最敬佩的,就是四哥,姑母也跟我说过……”

    周六声音越说越低,“姑母……她一个女人,我就哼哼哈哈应付过去了,远哥你别理他们,日久见人心。”

    “我听说,宁皇后当初生子,多亏了福安长公主护持,才顺顺利利生下来的?”宁远看着周六,周六赶紧点头,“这事谁不知道?因为这个,姑母……咳!女人家,咱们不理她。”

    “福安长公主在宝林寺做法事,我去了宝林寺,万一你姑母想多了怎么办?你姑母说什么,皇上听什么,你姑母想多了,就是皇上想多了,我还活不活了?还不如被邪鬼缠死呢!唉!”宁远长叹了口气,揉着太阳穴,“实在不行,就不在京城呆着了。”

    “这倒也是,远哥,你真不容易!让我想想……”周六两只手一起拍脑袋,“好好想想!”

    宁远斜着他,从桌子上拿了碟葡萄吃起来。

    “要不……不行!这样……也不行!”周六眉头都快拧下来了,他一向没主意,绞尽脑汁,看着宁远道:“远哥,你比我聪明,你也想想办法,你说咱们怎么办?”

    “我哪知道?这几天我成夜成夜睡不好。”宁远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我昨天夜里就想了,实在不行,我搬进御前卫那间小屋里去住,在宫里,肯定能睡个好觉了,唉!这龙子凤孙就是有好处,不怕邪祟!”

    “对了!”周六来了灵感,“我去找四哥!就跟四哥说……算了算了,你这事,也算不上什么丢人的事,我就跟四哥明说,请四哥发句话,发你,还有我,发到宝林寺去,四哥发了话,姑母肯定没话说!就这样,我去找四哥!”

    周六兴奋的跳起来,宁远咧着嘴,一幅牙痛的样子,“哎!这事怎么不丢人了?多丢脸的事……小六,你……给哥留点面子,别什么都说了。”

    “这有什么丢人的?远哥你真是。”周六几步窜到门口,回头冲宁远挤了挤眼,“远哥也别回府了,就在这里,让云袖和柳漫侍候你好好玩玩,玩痛快了睡得沉!我叫她们上来!”

    周六连蹦带窜的下楼走了,柳漫和云袖上来,宁远懒洋洋躺在椅子上,由着柳漫和云袖捏着半天胳膊腿,挥了挥手,“叫卫凤娘上来,把爷抬下去,爷今儿个,有心无力。”

    柳漫抿着嘴儿笑,云袖脸上闪过层失望。

    宁远上了车,低低吩咐卫凤娘,“传话给崔信,我要认识晋王府那位杨蜗牛,越快越好。”

    邵师说过,逆天改命难的不是法术,而是牺牲,他问过邵师,需要什么样的牺牲,人命?屠一座城够不够?邵师没理他。

    杨蜗牛看到了满眼的血和人头,青空大和尚念的是地藏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