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一百八七章 纵容

第一百八七章 纵容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皇子从上了船,就盯着船工黑黝黝的小腿,特别是脚板,低着头看个不停,李桐跟他一起弯着腰看,“看到什么了?”

    “有本书上说,船工自小起,常年赤脚,脚就比一般人阔大,脚趾分的极开,竟然是真的!”五皇子看起来又是惊讶又是遗憾,仿佛还有泄气,一脸的怎么竟真的这样!

    李桐笑,“你阿娘拿这个教训你,让你约束天性了?”

    五皇子歪头斜着李桐,“才不是!不过你挺聪明的。”

    “那是。”李桐看着还是一幅小大人姿态的五皇子,忍不住笑。

    五皇子没理她,蹲下来继续看升帆船工用力踩在甲板上的脚,看着小腿和脚上青筋时露时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船工唉哟一声,升到一半的船帆‘哗’一声掉下来一丈多。

    “小少爷!”船工一边笑一边躲,“这脚这么脏,可不能拿手摸!”

    五皇子顿时红了脸,“你脚上那筋……起来了。”

    李桐又是想笑又有些心酸,这是极难见外人,一旦出了门,才会对各式各样的人这么好奇。水莲和绿梅不用李桐招呼,急忙拧了干净帕子过来给五皇子擦手。

    “小少爷心善,不碍事,俺们这些出力气的,个个都这样。”船工乐呵呵接着升帆。

    “不光是出力气的,就是咱们,用力大了,或是暴怒之下,这青筋也会暴出来。”李桐跟着解释了一句。

    “我都知道!不用你说。”五皇子好象有几分恼羞而怒。挪到离甲板边不远,探头看着蹲在船沿上,低头往下,手里几根绳子拉来拉去的船工旁边,“你在干什么?当心掉下去。”

    “小少爷放心,掉不下去,就是掉下去也没事!放几个虾笼,等中午的时候就有鲜虾吃了。”船工回过头,笑眉喜颜的和五皇子解释。

    “我想看看。”五皇子又往前挪了半步,一个船工过来,“来,我拉着你,去看看。”船工先打了招呼,再伸手拉住五皇子的腰带,提提试了试,示意五皇子往前去看看。

    五皇子带着七分兴奋三分胆怯,探头往下看,逆水顺风,船速虽然不算快,可船边的水流却不慢,五皇子一眼看下去,顿时觉得眼晕心惊,‘唉哟’一声,就要往前跌倒,后面的船工一把将他扶正,顺手往后拉了一步。

    “水流急,俺们看着也眼晕,小少爷往远处看。”

    “没事没事,让我再看看!”五皇子却兴奋的两颊绯红,张着胳膊往前扑,船工笑着将他放到甲板边上,五皇子紧盯着水流,越看越兴奋,挥着胳膊,连跺了好几脚。

    “逝者如斯夫!象是,风驰电掣!能不能再快点?”五皇子转头看向李桐,一脸渴望,李桐示意船工,“把帆都升起来。”

    随着其余两面帆的升起,船速立刻提了上来,船边的水流由还算安静的流淌,成了一片急速往外翻滚的水浪。

    五皇子兴奋大叫,“往外往外!把我往外放放!我要迎着风!”

    船工回头看了眼李桐,见她垂了垂眼皮,干脆吼了一声:“老三,拿块板子!”

    “好咧!”老三从棚上抽了块两尺来宽,一丈来长的桐木板出来,伸出船舷两尺余,另一头固定在锚柱上,自己又一脚踩上去站住。

    船工提起五皇子,将他放到了伸出船舷的那块桐木板上。

    紧缀在后面的文二爷瞪着站在那块桐木板上,兴奋的挥着胳膊一声接一声狂喊怪叫的五皇子,大瞪着双眼,好半天才呼了口气。

    这李氏一家三口,个个都不简单,一个小娘子,明知道面对的小娃儿是什么身份,却有这份胆色,男儿中……换了自己……

    文二爷紧拧着眉,认真想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自己肯定不敢。

    唉,这样一个小娘子,有手段有胆色有眼光,沉稳老道,姜家竟然看不上,这不是目不识珠,这是有眼不见泰山!

    困在姜家这滩烂泥上,可惜了……

    “二爷,有只船。”李家护卫刘老三示意文二爷,文二爷急忙顺着刘老三的示意看过去。

    是条五帆船,升了全帆,比汴河里最常见的三桅船快了不少,这会儿正在落帆。

    “别妄动!”文二爷先吩咐了刘老三一声,一步进到船舱,从怀里掏出只缀满宝石的千里眼,眯起一只眼,看向那只正在落帆的船。

    李家,连这种东西都有,文二爷借着千里眼,看的清楚了不少,心里忍不住再次感慨。

    文二爷看了片刻,放下千里眼,小心的揣进怀里,吩咐刘老三,“传话,放那只船靠上去,那是宁七爷的船。”

    “是。”刘老三也松了口气,这趟差使,十几个护卫,他和大哥是知道根底的,这一趟,他们是打算舍了命出去的。

    李桐站在船舱前,不错眼的看着兴奋的怪叫不已的五皇子,只觉得心酸难忍,她不知道从前他怎么样了,宁皇后死后,他全无消息,她问过白老夫人一回,白老夫人只说周贵妃死后,皇嗣里就没有五皇子的名子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先皇原本有五个皇子,成了四个。

    他应该是死了,宁皇后一死,他还怎么活?可怜他从生下来就困在离宫,坐牢到死。

    现在有机会,她希望他能放纵的玩一回乐一回,一生中至少有一个想起来就忍不住笑的片刻。

    宁远追上李桐的船时,正好看到五皇子悬在船舷外,乱挥乱舞,嗷嗷怪叫。

    “爷,那是……”六月瞪着五皇子,简直不敢相信。

    “是你见过还是我见过?”宁远有点没好气,把五哥儿吊在船外这么玩,这是谁的主意?这万一有个万一……

    李家那位小娘子?胆子可够肥的!

    五哥儿也……看样子是乐疯了,不愧是宁家的血脉,够胆量!

    “爷,要不要把五哥儿接过来?”六月死盯着悬在船外的五皇子,见五皇子竟然跳起落下,落下跳起,只看的心惊胆颤,这水流这么急,万一……(未完待续。)